Category Archives: 20.泡茶煮水的器皿-许玉莲

泡茶煮水的器皿-许玉莲

泡茶煮水的器皿-许玉莲

泡茶煮水的器皿

许玉莲

2008110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

居家泡茶,有些人苦恼于手上并无煮水器,甚难操作。所谓煮水器,是特指置放在泡茶桌边上的煮水炉及煮水壶,它们一般都长得既简便又干净,且精致的样子。二十年来,一炉风行的那款,人人都认得是由金属物制成的古色古香造型的那款,我问过了,他们告诉我金属物叫作“合金”,不明所以,还依旧跟着大多数群众管它叫“铁炉” 。

小铁炉的燃火物,是酒精,由一扁平形的玻璃瓶盛着,中有一管棉布捲成的灯芯,打火机一擦灯芯就会燃起来。适当使用的话,八分满酒精可持续燃烧三小时,是一顿足以讲完所有无聊笑话的茶会了。适当的意思:灯芯不可拉得太长,长则急火,急火则犯茶桌避忌。

急火泡茶,除了味道欠缺原韵与圆润,火及火带来的热意及火偶发的呼呼响声,皆让人警惕带来危险意识,制造紧张使人产生不安感觉的泡茶人是一位失败的事茶者。想不出谁会喜欢在这样的场合喝茶?谁会觉得连火也处理不当的人泡茶会好喝?

反过来,灯芯也不可太短,过短则火无力,水的元神即散,再也凝聚不了,则水难烧开,即使烧开,也只有水味而无甜味,好茶也难救。再说,等烧开水这段时间一增长,期待喝口好茶的需要或心情大限已过,茶就无所谓是不是茶,也无所谓泡得好不好喝了。

许多人问酒精是否“火水”?不,酒精是“火酒”。最简单的分别,酒精无色无味,遇空气则蒸发,故每次用完后须用一个小盖帽将灯芯的火熄灭并拧紧,避免棉布灯芯发生干燥情况。若没有发觉灯芯已干,照样把火点上,棉布则会烧尽成灰,须打开灯芯圈将灯芯往上推拔约一公分备用。

整条灯芯用完需要好长一段日子,另购置一条新的,价格挺相宜(约二零吉?)。那个扁平形玻璃瓶——我们叫酒精灯,万一打破了也属于可配备零件(约十五零吉?)。酒精一桶三公升,约十五零吉,听起来也不贵,但许多人嫌麻烦在于从酒精桶将酒精添进酒精灯这一过程。是,实在不容易对准酒精灯的口,酒精撒满一桌或一地的情形时时发生,一浪费酒精,二浪费工夫擦擦抹抹,三酒精会侵蚀木头桌,令木头脱色伤痕斑斑,糟蹋了一块好木头。我后来在夜市场花了丁点钱,买来一个漏斗,从此无烦恼。

配合这个“铁炉”或叫酒精炉,盛水的是只玻璃壶,二十年如一日,壶上永远描绘着那片人物山水景,高山绿水总也不老。不知为何,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一只玻璃壶,连带不肖用它的人。初初泡茶之时,我宁愿去杂货店买只小壶代替它,这么奇怪地嫉恶如仇,几乎花了我半生时间去做,我就直接用家庭装的热水保温器来泡茶喝,也甘之如饴过用它,偏心?那肯定是。

 

  (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