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8.我们可以只谈日用茶道吗-蔡荣章

我们可以只谈日用茶道吗-蔡荣章

我们可以只谈日用茶道吗-蔡荣章

我们可以只谈日用茶道吗

蔡荣章

201411《海峡茶道》月刊专栏

现在是谈论「茶道艺术」的时候了。有些人说:喝茶是日常生活极为普通的一件行为,犯不着说得太神秘、太深奥。还特别强调现在很多人不曾喝过茶,也不懂得茶里有什么对健康有益的成分,言下之意只要教会大家懂得这些就够了。

真的只要教会大家懂得这些就够了吗?教会这些后大家就会喜欢喝茶了吗、大家就会从喝茶得到好处了吗?喝茶与吃饭不一样,吃饭即使不学也人人会吃,延续生命需要食物。喝茶没人引导是不会喝、不懂得喝的,只会喝而不懂得喝的人,不见得能从茶中获得多少益处。喝茶的益处与懂得喝茶的多寡成正比,当一个人懂得了喝好茶,他就可以从茶中获得健康,当他懂得了喝茶的艺术,他就可以从茶获得美感的境界。

不是只有艺术家才需要懂得美感的境界,每一个人都需要或多或少懂得什么是美,即使穷困潦倒的时候,有些美感的细胞在身上也会让日子好过一些。也有人以为职业教育不需要离职场所需太远的艺术、思想之类,但仅仅那些基础的技能如何应付往后的持续发展呢?美感的训练本来就是人们素质教育的一环,而喝茶的美感更是茶文化内涵重要的组成部分。

有人会质疑:我每天那么认真的泡茶喝茶不是已经有了茶道艺术了吗?日常的喝茶与茶道艺术是两回事,就如同日常的哼哼唱唱不等于音乐艺术、日常的涂涂画画不等同于绘画艺术一样。现在说的茶道艺术是要将它视为与音乐、绘画、舞蹈、文学等摆放在一起的艺术项目,要以艺术学科的角度来衡量它。

说到「茶文化」,它有一圈比较小范围的,称为「茶道」,茶道内又有一圈更小范围,称为「茶道艺术」。这圈小范围的茶道艺术不是人人必修,但茶文化缺少它就只得变成一项饮食文化。我们将茶文化放进高等教育的殿堂,将它独立成为科系,就势必不能弃置「茶道艺术」这一环,否则在学术的领域显得太薄弱。

在各地举办的多次茶文化研讨会,以茶文化为主题的发言总是少于半数,这不及的半数还绝大部分只谈论着茶历史、古茶书、他国茶道比较,涉及茶道艺术的少之又少。这种场合的与会者多为当代茶文化界的领军人物,他们的不主动提出茶道艺术的见解与做法,甚至不认同现今的茶文化里缺乏了茶道艺术,甚至于认为现今混合着背景音乐、茶席布置、主题故事的茶艺表演已足以代表茶道艺术的现象让人着急。

日用即是道、童子奉茶即是道。没有错,这些话是说:道就在身边,不必说成「道可道,非常道」,那是说做人的道理,用来解释茶道也言之成理,但不能套用到茶道艺术。茶道艺术可以被包含在茶道或茶文化内,但茶道艺术不等同于茶道,也不等同于茶文化。

美学与艺术教育的不足让人们误以为日用茶道就是茶道艺术;对茶道艺术诠释的不足让人们不知道喝茶可以喝进艺术的领域。先要有茶道艺术的观念,接下来才能在人们学茶的过程或学校规划茶文化课程时安排进茶道艺术的内容,于是茶文化有了完整的领域,人们可以在这样清楚的领域上发掘茶道艺术的思想、内涵与表现手法。

(完稿2014-10-5)

 

  (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