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8.各种喝茶法之营销三谈-许玉莲

08.各种喝茶法之营销三谈-许玉莲

各种喝茶法之营销三谈-许玉莲

各种喝茶法之营销三谈

一谈:我们只要茶

许玉莲

2010053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我们开了家喝茶空间,尽量使用各种不同的泡法来侍候大家喝茶,享受喝茶。首先我们从选茶具做起。茶具所运用的材料、它容量的大小都将影响冲泡时的方法,比如茶叶要放多少呢?浸泡茶叶所需时间又该多久呢?时不时有人问茶该怎么泡?那得取决于阁下使用什么泡茶器皿,才能具体说明白。

选择茶具时,除了考虑到实用又能恰如其分体现茶性的道具,比如说我们淘汰所有提供蜡烛座保温的玻璃器皿,蜡烛点燃后会散发一种难闻的气味,与茶相冲。多数茶友会拿此器来泡花茶或工艺花茶,贪图其养眼之美色外一无是处,喝来只叫人涩得皱眉头。很多茶不适合用火加热。比如说工夫茶,我们有心向经典喝茶美学致敬,故采用了最地道的潮州风炉与砂铫。

我们也通过与当地朋友接触,了解城市人越发注重自主权、忠于自我的成长。 我们照顾这种细节,选择茶具以及设计茶谱时就依循“个人份”的份量和泡法出发,每份茶都由特定茶具盛载,让每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的品味与口感那一份自由。众人分享一壶茶固然是件好事 ,一人一壶茶却宣示了一种私密的快乐。

然后我们构思应该选何种茶叶。有时候,茶叶名称的多样化及茶叶种类的复杂性,令人闻风丧胆,提起喝茶,兴趣缺缺。有些茶根据品种取名如铁观音、有些茶根据传奇故事取名如大红袍、有些茶按地方名称立名如普洱、有些按海拔如高山茶、又有些按季节如春茶等,使人觉得喝茶像考试,别开玩笑了,还要背历史。

我们希望大家在这里喝茶有别于其他繁复的茶艺形态,故选茶叶时致力于用简单轻松方法表现,只圈定七种基本茶,即是绿茶、黄茶、黑茶、白茶、乌龙茶、红茶及花茶。其中黑茶以普洱为主,其他黑茶家族暂时先放一边,熟悉了普洱再说吧。另外,花茶里也夹杂了工艺花茶,没有将之细分,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更容易入门享用一杯好喝的茶品,而非为难或挑战大家的茶艺知识。

选好了七种茶,再为它们编为三个级别:很好、好、尚好,丰俭由人,重要是我们对茶味有一定的要求,我们选择自然流露本味的茶叶,只要经热水浸泡,轻啜一口,将打从心底发出惊喜:这就是我想喝的茶,有茶味的茶。

我们不要那种喧哗取宠喝了将长生不老、喝了会飞的炒作茶,我们不要那种朝三暮四见风使舵之流做出来的茶,我们不要那种喊一个年份就值多少钱的茶。我们只要茶。


二谈:含叶茶喝法

许玉莲

20100605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上回说我们开了家喝茶空间,为使喝茶成为一种简单的嗜好,我们花了一点工夫在制定冲泡方法上。每一个我们选定的茶叶,我们都尽量依循它的个性,将属于它的风格给诱发出来。

什么叫作简单,能把一件事情说清楚或清楚把事情做出来,就叫作简单;故在制定泡法时,我们有所谓的黄金规则,即以特定方式处理茶叶、投茶量、水温及浸泡时间,使稳定茶的香味,让泡茶不再烦人,让喝茶回归纯粹喝茶本身。

同时,因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喝茶空间,我们也望能做到在设定时间内,准确地为每位茶友亲手做一杯适当茶味的茶,不必等太久。

    首先我们有热泡,热泡是喝茶的不二法门,无论心情愉快时、或偶然感觉微微孤寂时,能握着杯热茶缓缓啜一口多好啊,闻着茶香,愉快的会更愉快,孤寂的将更孤寂,多享受啊。

    热泡又分三式,即含叶茶、茶水茶及茶包茶。最初见识含叶茶的威力,是在杭州西湖边上的茶村,人手把玩着一个玻璃杯,杯中飘浮朵朵嫩绿芽花,喜欢时吸两口,连芽叶一起吃下去,非常过瘾。

    到了上海在饭馆用餐,他们也用此法招呼。有次茶未喝完,朋友急着喊走,我站着一口气把茶尽饮,骤然发觉随着水流的痕迹,玻璃杯壁内残留了一滩茶渣,马上触动另一扇记忆的开关,那范柳原,他曾把这样的茶渣形容为“马来亚森林”,先声夺人将白流苏给震慑住,再驻入她的心。这是张女士一九四三年的作品,非正式记录了当时已有含叶茶喝法。

    含叶茶容易冲泡又好喝,茶叶要挑选一些比较轻柔风格,制程无需经过特别太多精加工,入口或甜或苦皆宜,比如龙井,用此法炮制绝对错不了,历尽改朝换代的沧桑,仍然首屈一指的好。呷一口,嫩芽清香中永远蕴含着鲜为人知的蜜味。除了龙井,碧螺春、黄山毛峰、君山银针、蒙顶黄芽与茉莉花茶都成为我们精选名册的花旦。

这是最适合让茶友在短时间内即能喝到茶、又不想逗留太久、茶水也漂亮的一个方法,那就是采用少茶叶,增长浸泡时间,浸好后还可以边浸边喝。含叶茶的冲泡黄金规则:容水量(毫升)x  0.015  =  投茶量 ,我们用不同水温和不同的浸泡时间试泡试饮无数次,认为冲泡上述茶叶时,水温只需用摄氏七十五至八十五度,稍微调整一下各自的浸泡时间,约二至五分钟就可开始饮用,饮之前先轻轻搅拌一两下味道会均匀些。说不定,阁下也可使用此茶渣来当调情道具,因而造就一段倾城之恋。

三谈:茶水茶

许玉莲

2010061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我们的喝茶空间,将泡茶设计成四个方案,那是热泡、冷泡、煮泡与手工泡。其中热泡又分为三式,即含叶茶、茶水茶及茶包茶,只要掌握其黄金规则泡法,想做多少款都没问题,冷泡就那么一款,煮泡共有六款,手工泡共有三款。

    我们因当代茶民需要而开发新喝法,比如茶水茶, 冷泡茶,我们也期许茶民包容一些经典(或许传统)的泡茶理念以及一些原始的喝茶美感,比如潮州工夫茶,继续使它们发光发热,显示它们应有的存在价值。

    就这样,我们的泡茶游戏出来了:热泡冷泡兼有、清饮煮饮同在、新法古方平分秋色、半手工全手工流程并存。无论怎样泡,它们都必须能表现出“好喝”的味道就对了。

    上回说过热泡中的含叶茶,这次我们要谈谈茶水茶。简单得很,喝茶时只给茶水,不附带任何茶渣或茶叶,即是茶水茶。我们的茶水茶,挑选的尽是上等优质、完整叶片的茶叶,选好后现场即时磨研,磨成细粒细粒的颗状,再加入适温的开水密封盖着,使它全然释放所有的香味,预设时间到了,将之倒出来就是一壶散发幽香的热茶。

    这是借用煮咖啡的方法,为什么不呢,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我们曾取各类茶来做研讨,试着用不同的茶叶份量,分别磨研成不同的细碎度,再以不同的水温不同的浸泡时间,把茶泡来试饮,终于找出其中最适口的滋味组合。

    不必含糊其辞,我郑重赞美使用传统方法慢悠悠泡一小壶,啜几口的茶味实在美艳不可方物,甜酸苦辣分明得很,茶水茶并非展示这种个性的泡法,它比不上传统小壶泡的出色,但它的滋味却是融和的,浓浓茶味包围整个口腔,久久不散。

    茶水茶,注重亲手为每一位茶民现场即做的那种窝心感觉,并且,冲泡法经过合理的计算,当这个茶叶把它生命中最美丽的内含物都奉献出来後,我们才会倒出来奉上桌。如此,茶民不但能享用一杯彻底溶出香味的茶,也免得烦恼:“这个茶能够冲多少泡啊?”茶叶物尽其用不浪费,完全符合经济效益。

    有些茶民觉得我们在泡茶时讲究经济效益很好笑,他们认为泡茶是艺术性质的,喜欢艺术的人不懂从那里取得一张认证,认定他们这族群的灵魂就特别自由奔放,有创意不受约束,爱怎么泡怎么泡,爱怎么喝怎么喝。什么经济效益?多俗气。啊阁下也许仍未搞清楚,在茶道国度里,滥用任何一颗茶叶一滴水都是十恶不赦的死罪。

(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