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8.时髦观音茶-许玉莲

18.时髦观音茶-许玉莲

时髦观音茶-许玉莲

时髦观音茶

许玉莲

20100307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清香观音很容易做得不好,但有人说无论做得好不好,都一样可以卖光光,因为现在市场流行,不止流行,市场也很大,说得好像都对,所谓市场,今时今日已经不单指原来喜欢喝观音那些地(如华南、港、台、新、马)那些人了,它还包括了其他地方许多亿的人口。

清香观音在色相、形体、气息、滋味上的表现,恰恰与喝惯绿茶、花茶的中国中、北部人口衔接,轻而易举占领他们的味蕾感官,经过清香观音洗礼的绿茶、花茶人口,一个二个应声而倒已成不争的事实,遇见不少这样的茶友,认为自己买得起喝得起清香观音,等于向世人宣告本身拥有时尚品味,追上国际潮流。

清香观音与熟香观音之间的区别是:采摘原料时不要嫩芽嫩叶,只采全开面叶,长时间低温低湿下萎凋,避免日晒。为了使稳定所需温度,如今许多茶农已经安装空调机在萎凋室,让室温分分秒秒掌握在自己手中,无须再看老天爷的脸色。然后,用中揉捻的手法,大团大团的包布机揉。这种选料与做法,造就其茶外形美,能高香,汤色美丽绿亮,风味个性成熟,说白了便是要香有香,要味有味。

绿汤是这群人口喜爱的汤色,访问过他们,他们说绿绿的才感觉这茶高尚、健康、干净。如今不但照旧绿下去,有些变本加厉做得比绿茶还绿,滋味清爽鲜灵之余,还取开面叶之高香、易收存的长处,补绿茶之短,故清香观音面世后即狂扫市场,一下子普及开来,产量大,风头劲,造成今天堪称观音小天后的气候。

但没脱胎好的清香观音也到处可见,比如广州芳村,北京马连道上,总有一些发酵过轻,萎凋欠佳,杀青不透的观音等着让人破费,像这类做得不完整的茶,根本也不配称清香观音,刻薄成性的茶民只管笼统叫它空调茶。空调本属于一种文明方法来调控室温,致使茶青能安静萎凋,但当我(们)恨铁不成钢时,会反过来生气文明干扰了传统制茶法。

有时我真的看不懂也喝不懂市场上的“新”观音,尤其一些一味追求减低成本,省时省力及技术不良的产品,比如为了得到绿汤,他们把红变的叶缘摘掉,不过摘叶缘时只追求方便,技工粗制滥造至教人不忍,整片叶子变得碎碎烂烂的死无全尸,如此伤害一片叶子的肉身,那已不能叫做制茶了。只是新进场的茶友好像也不大在乎这些,而常常喝茶的大军又都陶醉在追逐新鲜刺激的口味中。

许多“新”观音的滋味也偏薄利,喝进肚里马上胃会感觉寒凉之意,刺激性甚至比绿茶还强,你必须拿你身上的所有去抗御它而非享用它,心肝脾肺肾会马上受不了拉警报驱赶它,它会窜逃让人颈酸头痛,空腹是绝对不能喝,它也不耐泡,一泡始三泡止,传统观音韵丧失了,清纯蜜意又未到位,价格与所具备内涵往往不相符,一点也经不住时间的考验。

然后由于制工没做完整,大部分产品含水量较高,此类“新”观音非常容易质变散味,是不具备存放的基础的,大家只好将茶叶统统包装成一泡式的小包装,并且收在冷库存放,痴心妄想能留住(如果有)它的香,或以为这样就能使它变得较好喝。这些小包装,每小包八至十克,一吨茶叶会有几包呢?我不会算,你自己算去,于是家家店都拥有成千上万的铝箔袋堆在那里,这铝箔袋,很多人闻来无味,就我的嗅觉感官不知怎么搞的,怎么嗅怎么臭,只觉恶心,还喝?

 

  (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