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4.正岩茶 -许玉莲

04.正岩茶 -许玉莲

正岩茶 -许玉莲

正岩茶 

许玉莲

20090329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武夷岩茶所以叫岩茶,因为栽种茶树的“山”,是由火山砾岩的岩层组合而成的土质,亿万年前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茶树就生长在悬崖绝壁的岩缝,深坑谷底的石隙,肥沃不在话下,养什么活什么也只算基本功,了不起是它不但孕育奇种茶树,同时也成为植物王国、菌类王国、昆虫王国、蛇的王国以及山珍野味的王国。抵达当晚被带了去夜市吃饭,成行成市的飞禽走兽脱光衣服躺着展示他们美丽体态时,我知道那是真的。

这些个什么王国,无非证明武夷山的生态、环境、气候条件拥有非常优异过人之处,要不然它们也缺乏资源,活不下去,就算能够活下来,未必可以像现在这般共存亡在一个那么小的山头。

所谓的武夷山,远远望过去我只觉像几粒大石头,仿如在南北大道即将驶进怡保市之前看到的那几粒。与别不同是,此山九曲十八湾地让一条溪水萦绕其间包围着,自成一体,和外山完全隔绝,媲美小龙女古墓派的清丽。不学无术游人如我获御准登山,但须通过一道小山门,被两名守卫点算人数,额满就站小山门外候着。只有当地天心村茶农有办法随意上下。

偌大武夷山,只有约69平方公里心眼大的地方,被圈为生产正岩茶的所在,正岩茶,即正印花旦,那就是武夷山岩中心地带所产的茶叶了,中了岩茶降头的信众,无不求神拜佛让自己买到、喝到、骗到此茶在手。中心地带的关键,是它的日照、它的雾、它的烂石、它的流泉自顾自渐渐形成一种别的山头都没有的小气候,令正岩茶喝来充满石头岩韵,教茶民丧志。

偏离锁定范围但仍在武夷山边缘生产之岩茶,已毫不给颜面大打折扣被称呼为半岩茶,直滑落至五帮花旦。下了山在溪水边地上种的茶呢,就算属同类茶树品种,成茶後也必被撤掉名衔,万万不许再称岩茶,只能叫洲茶,与梅香结拜姐妹。离了溪边,在水另一方各各山头做的茶?亲爱的,那是如假包换的外山茶。

离得中心点越远,气候泥土越不是味,种出来做出来的茶当然一里不如一里,价格也一并随着节节下降。这样的方式原本无论对卖方或买方都非常专业,双方都拥有自由去做什么茶喝什么茶,纯粹属于一种选择。

比如你花五百零吉买了正岩茶,喝起来的味道价值也等同五百零吉,比如我花五十零吉买了外山茶,口感亦相当于五十零吉的价值,这样喝茶,自然是各自各精彩。学会分辨对错、好坏,是直至有日我在武夷市内忽然发觉,原来有人将铁观音当岩茶、将东方美人当岩茶,将外山茶当正岩茶,我的世界一下子跳起来。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