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9.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19.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泡茶师考试蔡荣章

看茶做茶的“消”与茶叶标准的“长”/文/蔡荣章/20170111

在多次茶王赛的颁奖仪式上都听到评审人员在做审评报告时,提出了他们对获奖茶的审评标准:我们工夫红茶组要求外形细紧或紧结重实,露毫有锋苗,色乌黑油润或棕褐油润显金毫,匀整,净度好。汤色要求红明亮。香气要求嫩香,嫩甜香,花果香。滋味要求鲜醇或甘醇。叶底要求细嫩或肥嫩,多芽或有芽,红明亮。另外绿茶组有绿茶得以获奖的标准、黑茶组有黑茶得以获奖的标准—-。

这些获奖茶的要求标准都是茶叶专家的意见,甚至列为必须的标准,一般从业人员或喝茶者是要奉为圭臬的,遇到茶就拿这些描述来比对,差距愈大就是等级愈差。这个现象在茶叶评比上最少产生两个后果:一是平行差距稍大的茶(是类型的不同,不是上下质量的好坏差距)就不敢放在一起比赛,如乌龙茶组要求要清香,稍为焙一点火就认为不符合本次比赛的要件而无法参赛,唯恐遇到质量好,但又不符合本次比赛所要求的清香,怎么办?如果这样的案例多了,下一次比赛就会有人建议增加乌龙茶熟香组,结果又要等待优等熟香乌龙茶的茶叶标准产生。如此下去,组别的分割是没完没了的。第二个后遗症是评审人员受“茶叶标准”的影响太大,不敢接纳新的“好”,本来标准是由茶叶产生,现在反过来是标准指导了茶叶的生产。在茶的品饮上,第一个后遗症是大家依“茶叶标准”喝茶,只要符合茶叶标准的茶,大家喝了就要觉得好,忽视了自己的判断力。当喝到一款不是茶叶标准所描述的好茶时也不敢大叫,因为不符合即定的茶叶标准。这样的影响之下,制茶界不敢“看茶做茶” ,不敢发揮自己的创作力,只朝茶叶标准去做了。

再说,这番影响之下,泡茶的人也会倾向茶叶标准泡茶,本来泡茶应该也是“看茶泡茶”,然后融入自己的风格,但一旦有了茶叶标准在前面作为指标,泡茶的方法就容易朝“实现茶叶标准”去做,结果泡茶、喝茶所在的茶道艺术就被压在箱底而无法发挥。

我们想想如果绘画也有油画标准、水墨画标准,音乐也有音乐标准、文学也有文学标准,(这是有可能产生的,身边不难发现这样的例子,只要一办比赛、一制订政策,都容易有类似的规章出现。)绘画、音乐、文学还成其什么艺术?要一位画家依美术标准去构图、去用色、去表现情感与内容,真正有艺术概念的人会发疯的。

茶叶、泡茶还没有普及到艺术的阶段,有了“茶叶标准”与“泡茶标准”,大家还会觉得有所遵循,认为是进步的现象。在茶叶评比与泡茶比赛时,大家还要依赖这些标准打分数,否则大家会认为分数打得没有依据,评出的结果不够客观。当茶道艺术进展到成熟的时候,大家要依据的只是茶叶与泡茶、奉茶、茶汤在色香味性上的美与内涵,没有“标准”的限制。

市场上有各种商品的标准,如茶叶有绿茶、红茶、黄茶、白茶、乌龙茶、黑茶、花茶、紧压茶、袋泡茶、粉茶等标准,还有细分类与质量等级的标准,这在方便市场流通与保障消费者上有其效用。但生产者、设计者、享用者不应该受其束缚而不敢将之设计得超越实用性的美,或不敢将乌龙茶做成片状。当有一款茶看是应该用高温冲泡,我们就不必担心得出的茶汤不是茶叶标准上所描述的。

20170111中国《茶道》专栏完稿

蔡荣章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