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5.「无我」与「茶会」如何理解-蔡荣章

「无我」与「茶会」如何理解-蔡荣章

「无我」与「茶会」如何理解-蔡荣章

「无我」与「茶会」如何理解

蔡荣章

201305《海峡茶道》月刊专栏

〝无〞是一个很可爱的字眼,因为只要无了,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所有的事物都是从无中产生的,要在这片土地上种玫瑰花,就得先把杂草除掉,盖房子也是从无中起造的。您说:〝不是的,有些只是改造。原本对自己的工作很不满意,经过一番心情改造与努力,现在已天天过得很高兴。〞但这也是把先前的坏心情排除掉了才重新塑造的新乐园呀。

我爱极了这个无字,于是在构想了一个类似性质的〝茶会作品〞时,就想把它叫做〝无茶会〞,但是这样的名称太不合逻辑了,于是就在无字的后面加了一个我字,而变成无我茶会。但是等无我茶会叫开后,很多人却将这里的无我解释为不自私或理解为空。我八五高龄的老师特别爬上楼来告诉我:不要把自己给忘了。我告诉老师,不会的。无当然要在有的对照下才能被认知(没有〝有〞哪有〝无〞?),而且这个有是要我来排除的,如果无法将有排除,我喜爱的无也就没有办法产生了。

为什么说无我茶会是与无同性质呢?因为无我茶会是围成圈圈泡茶,大家抽签决定座位,无尊卑之分,这是第一个无。泡好了茶,大家依同一方向奉茶(如规定向左,则大家都要向左,奉茶给左边的茶友,但喝的是右边奉过来的茶),无报偿之心,这是第二个无。喝到的茶都是茶友自己带来,可能都是不一样的茶,都要一一欣赏,无好恶之心,这是第三个无。喝到泡得又苦又涩的茶,要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把茶泡坏了,存着求精进之心(无傲慢之心),这是第四个无。茶会间大家依事先的约定(即公告事项)进行各项进度,不设司仪,无需指挥,这是第五个无。茶具自备,泡法不拘,无流派与地域之分,这是第六个无。泡茶奉茶间不准说话,又无指挥,体现群体律动之美(学习无干扰的大自然节奏),这是第七个无。这七个无也就是无我茶会的七项特殊做法与七大茶道精神。因为具备了这么多的无,所以说无我茶会与无的意义同性质。

再说茶会,有人认为茶会必须从头到尾有完整的仪轨,英译的时候会用tea ceremony。有人认为茶会就等同于聚会,英译的时候会用tea gathering。我对无我茶会的茶会是采用后者的解释,虽然无我茶会有七大特殊的做法,形成了一定的聚会程序,但不要把它仪式化了,应该将重点放在内涵上。除了上述两种对〝会〞的解释外,对〝茶〞的解释有其绝对的约束力,也就是必须要以〝茶〞会友,以酒会友不能叫做茶会,在无我茶会的時候甚至不可以使用非茶的茶(如药草茶或米漿)。上述这个对茶会的解释也影响了对茶道的理解,有些人以为要有一定的形式才能叫茶道,有些人则认为只要有目标与内涵。

无我茶会早期英译成Wu-Wo Tea Ceremony,后来发现使用英语的人们不理解Wu-Wo的意义,而且会从Tea Ceremony将无我茶会视为一种茶道表演。二0一二年春(2012.04.18),我们决定将无我茶会的名称英译定为「Sans Self Tea Gathering」。sans 一词取自于莎士比亚剧作《皆大欢喜》,原为法文,是「无」、「没有」和「不」的意思,莎士比亚借用此词形容人生七个阶段,意境深邃,后来sans一词被广泛应用于英语著作中,成了中古英语,且沿用至今。gathering正表示聚会的意思,调整了ceremony被误为是一种表演形式。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