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6.带茶出街-许玉莲

带茶出街-许玉莲

带茶出街-许玉莲

带茶出街

许玉莲

2008080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

在外面食肆用餐的时候,尝试带着自己心头爱的茶叶一起吧,那是一件极小但感觉绝对奢侈的事情。所指食肆,属中餐多,诸如任何住宅寓所附近的大炒与福建炒,幽径密道的打边炉,鼎鼎大名的肉骨茶,或河鲜或海鲜,或茶楼或酒楼,抑或五星级酒店属下大饭店,凡有提供冲茶服务此等勾当的,我们都应该携带自己的茶,冲泡自己的餐茶。不是因为健康,而是因为生活态度。

曾经我们在大街小巷食肆可以喝到的,无可置疑地是普洱是六堡,货真价实的粗茶,清淡甜和,解渴暖胃。香片也鲜美,呷了几口后发觉喉底带苦意,反而惊喜。还有铁观音,滋味回甘,消腻。

近年由于茶叶的市场价格势如破竹般节节高升影响下,有关在食肆能喝上一口对味茶这种故事,已经渐行渐远渐无音了。

很难怪到食肆头上,毕竟也算是尾端消费者,抬价始作俑者可在产茶源头呢。大多食肆采用基本冲茶方法付费,一个人头或约八十仙至一零吉吧,仍坚持提供来回无限制添加热水服务,单是那脚程都值回票价了。

一介茶民,也许我不能主宰茶江湖风云变色,亦没办法力挽狂潮一些茶的滋味病败如山倒,色香味仿佛被阉割般,都失去本来面貌,原来性格。但我们总有一些秘密管道能找到几种喜欢喝的好茶,如良药收在家里十字箱看门口,外膳就带些傍身。只有用带感情的手法做出来的茶,美味的好茶,才值得我们化时间,全心全意去慢慢品尝。

带茶叶外膳这件小事,是真的小,坐满一围枱,顶多十人,吃个晚饭约耽两个小时,如此良辰美景,也不过只需十来克茶叶就能绰绰有余喝得心满意足。这十来克茶叶,少得足以让许多人忘记它。

有人建议在车上留着罐茶叶,北上南下,什么时候爱喝什么时候喝,何难之有?发此豪言者多属茶道新人王,茶叶收在车内,等于将死穴曝露于赤道上著名的毒辣阳光和南中国海的潮风中,不需二十四小时即可宣告质变。

有一天,与几位朋友相约香格里拉酒店附属中餐厅吃点心,忘记自备茶。喝他们的,那茶,是比白开水还要难喝的九流茶,淡而乏味,令人感觉毛躁。不料五,六巡过后,服务生自动自发拿去开泡壶新茶来,还是同样难喝,但基于服务精神是一流的,打算给他们一点善意的批评的举动也就按捺住。但喝一壶没有茶价值的茶来开始一天的生活,无疑在浪费着生命。

 

  (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