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4.祭月茶-许玉莲

祭月茶-许玉莲

祭月茶-许玉莲

祭月茶

许玉莲

我记得母亲还在世时,我们是如何期待中秋节的到来,年少的人年少的心,惶惶不可终日的充满了细碎卑微的喜悦。

母亲手头并不太宽,蒸熟了的菱角和芋头、猪仔饼、月饼等供品意思意思摆在桌上,我们就祭起月亮来了。

祭月仪式以母亲将三杯清茶洒在地上,当作敬奉月光来结束。即使她再拿不出钱,我发觉,这三杯祭月茶,却永不缺席。

我对母亲的洒茶手势刻骨铭心的记得,因为那是我们将可分吃供品的前奏曲,偶尔,母亲派我去完成敬茶仪式,我心不在焉地学着潇洒一挥,茶便泼了满地。母亲担忧那月光喝不到茶,直着嗓子骂。

有剩余的茶,盛在一把小瓷壶里,母亲把它当金子,用红色的祭月杯慢慢啜饮,也不叫我们喝。我们拿了牛奶罐做成的灯笼吆喝着去胡闹,深夜回来,只有她仍旧持着杯祭月茶,久久,吸一口。

(摘自《喝茶慢》2000年出版)

  (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