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1 茶美学

C-1 茶美学

茶席上一瓶小花也不要/文/许玉莲/20171115

茶席上一瓶小花也不要/文/许玉莲/20171115

总是有人不放心,常常问:一瓶小花也不能放吗?一棵小植物或一根小枯枝也不行吗?他们以为是大、小问题,他们纠结的是:连一枝花也不摆的光秃秃的茶席太不雅观了吧。但我们比较在意的是,所有和此次泡茶无关的东西无必要摆放在茶桌上,不以大、小论之,我们要的茶席是未经雕饰、纯粹为茶服务的。

让泡茶师能够全程一人按时完成茶汤作品创作、至少十二人真正有茶喝、并全神贯注喝茶的一张茶席,这张茶席的茶道技术含量要高,先是配备完整:一要有备水处置放加热座煮水壶、用于保温的热水壶、装未煮冷水的小瓮、用于盛接弃水的水盂。二要有主茶器处置放泡茶器、茶海、盖置、茶杯。三要有辅茶器处置放杯托、计时器、茶巾、奉茶盘。四要有存茶处置放茶叶罐(内含茶叶)、茶荷、茶匙。五要有茶食处置放茶食盒(内含茶食)、怀纸、筷子。如该次茶会设定冲泡两场,那么水、茶叶、茶食、怀纸的用量应加倍,泡茶器、茶杯、茶巾需准备两套,其余茶具就共用好了,整张茶桌至少也要分成五个区块,让二十一件茶器安身立命定位下来,怎么也无法、无多余地方容纳与茶无关之物了。偶尔,即使空出了一点地方,与其风里火里找些花草填满它,倒不如任由空着。

我们在泡茶这条路上都太急于填白了,说到热水,好,叫几位漂亮小妹蹲在水炉边给你煮。参加茶会,抵达会场想自个儿游赏四周,玄关处已有热情攻势,美女如云列着队伍几乎抢人般把你拖进去。观赏茶席,与会者都来不及征求掌席者之同意,兴奋地便坐进泡茶位置,两手抓起桌面茶壶拍照。茶会要求大家在泡茶喝茶过程勿谈手机勿聊天,就有人唯恐你不知道他也懂静心,连鞋子也脱了盘起双腿在椅子,闭上双眼做吐纳,不管双脚是否卫生情境是否突兀。总之,就是个炙热大金炉永远在烧,火力过旺,满得溢出来,故此心灵的感受力越显衰歇,那刚好与稍纵即逝的茶道的纤细微妙相反,我们投茶、入水、出汤,稍微有一点差错,就会造成很大的失误,茶香味的差异性几乎不存在,人必须不分心地慢慢靠近,冷静的轻盈的观察、品尝才能吸收,我们享用到的那一刻,茶道才存在。

泡茶者不必靠插花来证明自己很有文化,因为,我们原本为了要做好一张茶席,平常就必须反复验证茶叶、茶具的优劣,使用茶具的技术熟练到它们就像自己的手足。我们也顺应时节、品茗者、茶叶的特性去把茶表现好。我们努力把茶道精神实施进入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如:浸泡时间须精准,我们的茶会时间也很准时开场与结束。如:泡茶的动作实在而简约,我们也将自己的头发打理成一个简单发型,且清洗得非常干净。各种文化养分非常重要,我们平常就要养成听听音乐、看看书、学习一些搭配美丽衣裳的心得、学会品尝各类美味食物等,从而养成自己对文化以及美的鉴赏力,那时我们身上就会从内而外散发一种插花不能代替的优雅。我们不必一定要弄些花草上茶席才有信心泡茶,才觉得好看,在他物的保护伞下才找到价值的认同是不可靠的,因为那是外来东西,就像我们也不依赖一边泡茶一边演奏音乐来为茶道加分。我们喜爱泡茶,享受喝茶,老老实实泡茶喝茶有这么难吗?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20171115

 

 

  (29)

学习插花焚香不是要用在茶席上/文/蔡荣章/20180213

学习插花焚香不是要用在茶席上/文/蔡荣章/20180213

 

泡茶席上只要摆放着茶道用品,其他与泡茶、奉茶、喝茶无关的东西不要摆在上面。因为这里是茶道艺术呈现的地方,茶道艺术有其独立性,与其他艺术一样,要求一切自己完成,不假他人之手。如果泡茶席上播放音乐,或有人插了花,点了香,都将干扰茶道艺术的完整性。你会说那不是增加艺术的气氛吗,不是的,那是对原本艺术项目的破坏,你不发觉注意力被分散到音乐、花、与香去了吗。甚至泡茶者穿着太过奇特、肢体动作太过夸张也都是一种破坏,这些外加的东西都将破坏茶道艺术的独立呈现。我们要让泡茶者、品茗者、甚至围观者专注于泡茶奉茶喝茶串连成的美感与意境。

再说,泡茶席上已经有了很多的东西必须陈放,如“主茶器”的茶壶、茶盅、茶杯、奉茶盘、盖置,“辅茶器”的茶荷、茶巾、渣匙、计时器、叶底盘、茶食盒、茶食具,“备水器”的煮水壶、热水瓶、冷水壶、品水壶,“储茶器”的茶罐。这些东西有一部分还要放到桌子旁的侧柜,品水壶、茶食盒、茶食具、叶底盘也都要等到该上场的时候才拿出来。这些做法不外乎在支持茶道艺术的呈现,怎堪其他项目稀释了茶的浓度?

那泡茶喝茶的人为什么要学习美学,学习绘画、音乐、舞蹈、文学等艺术的欣赏,练习插花、香道等的技艺?那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为了提高对泡茶奉茶喝茶这门艺术的表达能力。这表达能力包括了“看清泡茶奉茶喝茶在艺术领域上的真面目”与“如何将泡茶奉茶喝茶的艺术内涵表现出来” ,而不是将学到的以象征性的几个项目如挂画、配乐、插花、焚香摆放到泡茶席上。这样做是破坏了茶道的完整性,而不是为茶道增添光彩。

茶道艺术要以茶道的元素(即泡茶、奉茶、喝茶)来呈现,不要混杂外来的元素。泡茶席上是如此,泡茶席以外的品茗环境也一样。品茗环境除了空间的规划,插花尚可适度的应用之外,配乐与焚香是不能使用的,挂画等壁饰也会干扰到茶道的唯我独尊。

 

“现代茶道思想”蔡荣章专栏20180213

 

  (33)

品水纳入泡茶过程中/文/许玉莲/20171010

 

品水纳入泡茶过程中/文/许玉莲/20171010

我们把喝水纳入小壶茶法的规定步骤,喝茶也要喝水,因为水是那么美,泡茶人爱茶要将茶泡得很好,除了用合适的泡茶器,也会花心思找水直找到满意为止才创作茶汤作品。茶汤美味与否的关键,水,占了百分之七十的决定性因素。品茗过程喝上一、二道清水,有尝尝水本身原来清鲜滋味的意思。它也是泡茶者的一种本领与追求,表达了他对水的认识,或更进一步的什么水要泡什么茶,水应怎么煮热,水与器与茶叶接触后的变化。很多人只注意在茶席上要欣赏茶叶与茶壶,然而不知欣赏水也一样重要。倘若水质欠佳,泡出茶汤是不堪品饮的。

喝水除了是品赏目的,也是避免喝茶喝太凶让人尿频,导致身体流失水分。我常常碰到只喝茶不喝水的地方,比如参加学校的茶文化研讨会、拜访茶行、在茶馆讲课,呆个半天换了几壶茶,每壶喝三、四道,总喝几百毫升茶了,清水却无一杯,这种习惯不利于身体新陈代谢。常常喝茶的人都知道,品茶同时往往伴着跑卫生间,如果完全用茶来代替清水,可能影响体液不平衡,觉得这茶怎么越喝越渴。故我们实施喝一、两道茶后就喝杯清水来补充水分,让喝水成为品茗活动的一部分。

品茗过程另一内容也包括吃茶食,于是有人开始误以为喝水是为了漱口,说吃茶食污染口腔、破坏味蕾,要把嘴巴冲干净才喝茶,否则喝不出茶味。其实不要紧,茶食的材料与做法选用与茶搭配的,份量控制在一、两口吃完即可,比如几颗烤白果、一片蒸糕或巧克力,我们的味蕾足以应付这些滋味变化,没有那么脆弱被打败。品茗同时也喝杯水就可以独立存在,而不是非得要拿来漱口不可。喝水不是为了消灭茶食的滋味,反而有调剂味道层次感的作用。既然不漱口,就不必争执到底喝水是否规定在茶食之后才对。至于何时喝水,我们现在通行先喝两道茶,喝一道水,吃一道茶食,再来两道茶,慢慢把味觉上的起伏转折发展出来。

我们要品的清水,直接拿茶席上为泡茶已经煮备的热水即可,但是却必须另备一支专用品水壶装清水,不要与茶汤共用同一支茶海,茶海偶尔仍留存汤末会把清水弄浑浊,如此清水就不够讲究了。品水壶的选择,需谨守着其壶材质不能串味的大原则,不然一旦清水感染到异味,品赏价值也就完了。至于品水壶的造型尽量挑选一些与泡茶器不相同的,一来容易辨认清水的身份,二来促进茶席的多样貌。将煮水壶的热水倒出来即马上品,那是行不通的,水太烫进不了口,烫水也容易使食管和胃粘膜受伤。但如果大家都拿着热水等它凉了才喝,恐怕断了气场、缓延进度。故此我们在开始泡茶前就要把热水装入品水壶(将之列为茶法规程),置放一边让水慢慢降温,需要时才把水倒给品茗者饮用。不冷不热的温水较能激发人们的味蕾去发掘水的清冽甜美,我们应好好善用这点。

品水与品茶可用同一只品杯,那不会造成什么障碍;一些人喝茶总留下一口在杯底,到泡茶者为他添另一道茶时还要帮他倒掉,这实在是品茶仪轨的坏习惯,可顺便改掉,把品杯的茶汤喝至一滴不剩,让出空杯来装水即可。准备多一套品杯专门品水吧,一、二人时也不是不可以,但若说十五人时喝茶过程未免太过折腾了,不切实际亦无必要花这个钱。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20171010

 

  (54)

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这几天看了一段视频,描写一位制茶师陪同工人拿着翻土机将茶园的杂草翻入土里,同时混入预备好的堆肥,翻土机无法施工的地方就用手或小扒子。采收进来的茶青放在大竹盘上晒太阳,太阳转烈了,就移入遮有黑网的棚架内。茶青搬到室内后,他用双手捧着叶子,轻轻地抖动着,就像哄婴儿不要哭的那个样子。放在架子上的期间,想闻闻香气变得怎样了,轻轻地拉出一层层架子上的茶叶,就像挪动睡着婴儿的小床。接下来的炒青是在高温的滚筒内进行,制茶师伸手进去滚筒内抓了一把又一把的茶叶试探,感知着茶叶相互间的黏稠度,当他确定已到适当的杀青程度,将茶叶倒进揉捻机进行初揉。制茶师不放心全让机器代劳,后半段就用自己的双手,像面食师傅的揉面般、像陶艺师傅的揉泥般地揉着,他说:手的热度与力量会让茶叶变得好喝。

制茶师这样地呵护着茶青,想让鲜叶变成他期待的茶叶,从茶树的成长、日光萎凋到室内萎凋的进行、杀青的火功、揉捻的力道,我们看出了他在创作一件茶的作品。这样的创作与写一首曲子、画一幅画是同样的态度,制茶师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是“师”字级制茶者应有的意志。茶叶不像橘子,采下来就是成品,也不像稻谷,割下来打下果实,晒干就是成品。这件被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叶,其品质当然还受创作者的能力、创作时的天候、以及茶树生长状况影响,这也与音乐的创作、绘画的创作受创作者能力左右一样,但“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是我们要强调的,因为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与仅将之视为是茶树的果实是不一样的。在茶道艺术的领域里,要将茶叶视为“作曲”,将茶汤视为“演奏”,前后两件都是“作品”。

但是看到的视频,在详细描写茶叶的创作后,接下来就是拿一只碗或一把壶泡茶,把茶叶放进去,用水一冲,捧着茶碗,或将茶汤倒入杯内,请客人喝茶。接着的画面是客人的赞美与赞叹声,好像茶叶直接进入口腔一样。事实上从茶叶要变成茶汤还要经过另一段的创作历程,这次的创作是由泡茶师为之,不论是不是与制茶师同一个人,但需要的功夫是不一样的。对制茶与泡茶公平看待的视频制作者应该要在茶叶制作完成后,录下泡茶师处理水或挑选水的过程,纪录泡茶师特意使用一个发热面发热平均的电炉,一再地观察水温的变化。将茶叶倒出,细细地观看着茶叶的颜色与明度、茶叶的老嫩与粗细、被揉捻的程度、陈化岁月的长短,泡茶师盘算着应放置的茶量、应使用的水温、第一道要浸泡的时间。他再次换了一把壶与杯子,应该是要用那样的壶质与杯子才对吧。当他冲完水、按下计时器后,他把心放在壶内,一直陪伴着茶叶,这时他好像意识到应该比原先判断的要提早个五秒钟倒出才对。这是茶汤的创作,制茶师将茶做好了,就像音乐家把曲子写好了,接下来是要把茶泡出茶汤,要把纸上的音符演奏或演唱成音乐。

有些由茶艺界录制的视频,会重视从茶叶过度到茶汤的这个部分,但往往看到的是茶艺表演,偏重在肢体动作、背景音乐、舞蹈、吟唱的表现,茶汤只是在上述表演中一扫而过的冲水、浸泡、倒茶、喝茶,不容易让人意识到泡茶者在创造一件茶汤作品。

从常见的视频与茶事活动中,为什么茶叶的创作比茶汤的创作受人重视?因为好的茶叶作品可以卖好的价钱,好的茶汤作品目前还无法卖好的价钱。茶道艺术尚未被认知。

 

完稿20170616《茶道》月刊专栏

 

  (54)

一次性小包装茶的致命伤/文/许玉莲/20170915

 

一次性小包装茶的致命伤/文/许玉莲/20170915

目前泡茶的人面对最大的困扰,是茶叶多以八或十克一次性小包装出现,导致大家不知不觉被限制了用茶量,好像只能用这么多克茶叶,并以为那是真理,如何判断投茶量的能力反而没有被训练出来。本来是喝茶人为了方便携带,抓一撮茶叶简单用张纸或找个用过的小罐子装着,去到哪里都可拿点出来泡;现今演变成一次性小包装的机器都出来了,茶叶生产基地备置了八克十克的包茶机将茶包成产品出售,一下子大家觉得好像如此才合乎规格,泡茶人就被牵制了。大多厂家认为如此包装容易管理,茶叶不易变质或串味,库存也放心不像散茶那样被偷了也难察觉。无论是茶农自己采茶制茶卖茶或品牌茶商做营销,开始是采用这种一次性小包装给消费者试茶,消费者学着学着马上就遍地开花了。

以为泡茶就是用八克茶叶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新手身上,也发生在具有证书的茶艺师以及拥有经验的茶商或茶道老师身上。即使在冲泡散茶或紧压茶,他们在第一时间仍不分青红皂白将电子秤搬出来称八克,还满脸诚恳地表示:我对投茶量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也遇到过一坐下来,泡茶的人突然就问:老师,我放八克茶叶够吗?我回答说:我还没有看到你要泡的茶是怎样的、还不知道你要泡几道,所以无法知道八克是否足够呀。当泡茶的人一脸茫然,便很清楚传达出茶界这些天天泡茶的人原来还未学会泡茶。不知茶量焉知茶汤质感,小小细节便道出茶产业及茶道艺术欲推进的巨大困难。

每一壶茶叶究竟要放多少,除了重量以外还要有感觉,那感觉是通过细微观察而来,如茶叶的老嫩程度,粗老茶叶比细嫩适中的茶叶水可溶物会减少,故要放多些。同样是部分发酵茶类,较紧结颗粒状的比松散长条形的要放少一些。劣质茶要比优质茶放多一点,因为它内含物降低滋味平淡。茶叶较碎,其浸出物溶解快,故要放少些茶,少至只能泡一道,二道;如要冲泡四、五道,碎茶投放多了则第一道出汤必须快。所以说重量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而已,不能说每一包茶叶都是八克、十克这样定下泡法,需以浸泡时间掌控茶的可溶物来调整味道。

放茶要看茶况,重量只是衡量的一个基准,在使用小包装茶叶时必须经过微调,如多少个人喝,只有两个人喝的话用半包即可;想泡多几道的话应用一包半或二包;还有壶的容量,如果这次换成大壶,茶叶当然需加多;泡茶者自己要有判断的能力。假设盲目迁就一次性包装的八或十克,那么泡茶者只能依照教条泡茶而不是在懂茶赏茶的情趣中把茶泡好。

现今茶产业还没有重视茶汤,再好的茶叶也没有重视它的泡法,很多企业宁可花重本购置名贵茶桌而看不出一个收放茶叶的罐子的必须。消费者喜欢到茶山跟着茶农体验采茶制茶,接近大自然长了见识那倒也吧了,但有些还跟着茶农学泡茶,忽视泡茶技艺这门学问的专业,这将意味着茶道艺术工作者需要想更多办法让大众接受正规的泡茶训练。茶农采制了好茶,是本分,也已经完成使命。茶叶放到市场上,泡茶技艺还得交回给茶道艺术工作者去完成,他们不断寻找各地生产的各种各样茶叶研究茶性、茶状、泡法、水质、水温、加热方式、浸泡时间,这些,都不能要求所有茶农具备这个能力。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完稿于2017-09-15

 

  (78)

办一场茶会与办一场综合性茶活动不一样/文/蔡荣章

 

办一场茶会与办一场综合性茶活动不一样/文/蔡荣章

办一场茶会,要让与会者清楚地体会到这场茶会是长成什么样子,进一步让与会者承认这场茶会是一件“作品”。如果与会者只感觉到是参加一场茶的活动,而对“茶会”这两个字没有太清晰的印象,那是不对的,一定是主办单位将这场茶会办得像一场综合性的茶活动。

举个交响乐演出的例子,大家验票进入音乐厅,走过回廊,进入演奏厅,找到自己座位坐下,休息一会儿,音乐会快开始的时候,灯光开始变暗。不久,客人席的灯光更暗了,演奏台的灯光更亮了,指挥出场,向大家行了个礼,大家报以掌声,指挥转向乐团,做了个手势,音乐就开始了。第一乐章、第二乐章、第三乐章,第一首曲子结束后,指挥转过身来向听众行了个礼退下舞台。休息了片刻,指挥再度出场,继续演奏第二首曲子。曲目演奏结束后,指挥与乐团向大家谢幕,大家热烈鼓掌表示赞赏与感谢。音乐会结束了,大家散席离开,若主办单位还安排有听众与乐团的见面会,那是在另外的一个厅堂举行了。

这样的音乐会,给人非常明确的印象,它就是一场交响乐的音乐会。但是如果音乐会是这样安排的: 开始是先来一场轻松的舞蹈拉开序幕,接着是音乐厅主管与当地音乐界长老的致词,然后介绍这次的指挥与乐团给大家认识。音乐演奏结束后不是让掌声随着谢幕同步进行,而是由主持人及音乐界代表说些赞美的话,然后宣布音乐会结束。这样的音乐会给人的印象是一场音乐活动,包括了舞蹈、乐人介绍、音乐演奏、乐评,而不是交响乐的作品欣赏会,尤其是对交响乐没有深刻体会的听众更只是如此的心得。

要大家体认无我茶会,也要直接呈现无我茶会,一开始就抽签决定座位,接着设席及茶具观摩与联谊 ,时间到后开始泡茶、奉茶、品茶,喝完最后一道茶,听一段音乐或静坐三分钟,收拾茶具结束茶会。这样大家才清楚地感受到是参加一场无我茶会。如果会前在会场摆设了许多茶席让大家喝茶与交流,收拾茶具后又紧接着有舞蹈表演、现场挥毫,结束后,大家的印象是:参加了一场茶文化活动。

要大家体认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在大家坐定后,茶道艺术家在四声锣的引导下进入自己的茶席。每席开始各自欣赏艺术家的泡茶、奉茶,欣赏一道道的茶汤作品。第一场结束后,换席进入第二场。第二场同样进行完赏茶、品茶、品水、吃茶食,即进行谢幕、感谢茶道艺术家,结束茶会。这样大家对“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才会有完整且清晰的印象,如果一开始先逐个介绍茶道艺术家,然后个别进入茶席,同席的品茗者难免就与茶道艺术家闲聊了起来。茶道艺术家介绍完毕,开始泡茶后就继续地一面交谈一面喝茶。换场时间没有要求茶道艺术家在准备好新茶具后一定要回茶道艺术家休息室,于是留在原席与品茗者继续闲聊、拍照,(有些茶道艺术家还认为要这样才可以多认识一些茶界人士)。茶席的设置没有认为只要有茶道就够了,于是带了许多装饰用品,桌布也尽情地铺张,泡茶者、品茗者花了许多心力在这些非茶道的事务上。茶会结束后,大家的脑子里还是喝茶聊天的印象,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茶汤作品欣赏会,依然模糊不清。

举办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会”,要让与会者清楚体认到这是一场怎样的茶会,而不只是笼统地体认到参加了一次茶事活动。

完稿20170515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

 

  (84)

茶叶作品. 茶汤作品. 茶会作品/文/许玉莲/20170815

 

茶叶作品. 茶汤作品. 茶会作品/文/许玉莲/20170815

 

能够创作出形式完整,有方法呈献茶道内涵的茶会,才被称为茶会作品,若利用茶席式的泡茶聚会,而没有在席与席之间构成一个可显示茶道特质的相连事物,只是藉着既有的形式泡茶喝茶而已,不是茶会作品。有些人每次泡茶都忙着换泡茶场地如:最高山峰,最豪华游艇,最美梅花丛林,这就好比一个人如没有好好充实本身的学识,培养出一种生命的态度与智慧,天天忙着换新衣服又有何用。又有把重心放在空间装置上,弄个喧哗取宠之空间,把人与茶器放在里面成为家具的一部分,这样子的活动较接近装置艺术而并非茶会作品。还有泡茶者将茶席准备得非常妥当正式,开始泡茶了,原来是泡“没有茶的茶”,整个过程只有泡茶手势与泡茶表情,要的是形而上去感受那既看不见喝不着也不存在的茶叶与茶汤,这是模仿行为艺术的一种活动吧,没有茶的茶会不属于茶道。

茶会作品创作应具备的首要条件是创作者必须是茶道中人,他懂得什么是茶叶作品,能够用茶叶作品创作茶汤作品,才有办法创作出茶会作品。茶会作品创作出来以后,就交出来给大家运用,运用者如都拿不出好的茶叶作品,创作不出好的茶汤作品,这茶会作品就成了行尸走肉。

茶叶作品的创作者须拥有熟练经验,了解泥土如何影响茶性,各种生态环境的优劣状况下长成的鲜叶要如何通过萎凋,杀青,焙火等工艺来展现它们的美,茶叶要很用心做,做得很好,才能称为茶叶作品,制茶者就是茶叶作品的作者,不再是普通的制茶者,茶叶也不是普通的农产品。如那次的喝茶,大家只是聚聚聊天,那茶叶是不是作品就无所谓,但倘若该次茶会是被当着作品看待,以品茗为重,那么冲泡的茶叶则必须是一个作品。茶叶作品的作者不一定懂茶会作品或运用茶会作品,但他最好也能是个茶汤作品的创作者。

茶汤作品:就是要把茶叶作品泡得很好,这茶汤才能称作品,要不然就是普通茶水。茶汤作品的作者须对泡茶有实际操作经验,对水,火,器物,茶水比例都有心得且泡起茶来有呼风唤雨之气势。在出席茶会作品的场合,泡茶者必须有能力呈现出茶汤作品,而不是普通茶水。惟所谓好的茶汤作品当然也有一百分的也有七十分的。

没有好的茶叶作品,形成不了茶汤作品,有了茶叶作品,不一定形成茶汤作品。有了茶叶作品和茶汤作品,不一定形成茶会作品。

茶会即是一群人通过泡茶奉茶喝茶的形式来相会,这个形式必须要有表现茶会的特质才称为茶会作品。不见得每一种茶会都能成为一个作品。只是召集一些人到一个地方泡茶喝茶,即使每个人都可以拿到好的茶叶作品,泡得出好的茶汤作品,这样子形成的茶会,还是不能成为一个茶会作品。因为所谓的茶会作品是就这个茶会的结构而言,要有一定的形式。它举办的方式可以不一样,但如果是作品,必须像一个作品。不是一般综合性的茶活动,只是口头上有茶而已。创作茶会作品必须要有它的有机性,从头到尾要有它的目的所在,要有想要达到的目标。

刊登茶道杂志专栏完稿于20170815

 

  (131)

什么茶都要喝什么场合都要客来奉茶吗/蔡荣章/20170711茶网专栏

什么茶都要喝什么场合都要客来奉茶吗

文/蔡荣章

20170711茶网专栏

 

“蔡老师谈何是受人尊敬的茶人,连茶都不喝,开会时我看见他叫工作人员把茶换成了白开水。”

应该是蔡老师认为茶不好吧。

“作为一位茶人怎么可以挑茶喝?”

蔡老师认定的好茶是做得到位的茶,他认为做得不到位的茶无益于身心,而且有害茶产业的发展。他有一篇文章说:不喝坏茶,只卖好茶。

“那我们这些穷人就没有办法喝茶了?”

蔡老师说的好坏茶与价格没有绝对的关系,倒更像在说食物的新鲜度与烹饪是否得法,他说不新鲜的鱼不要吃、烧焦了的饭不要吃。

“好的茶一定是贵的,单位不可能提供太贵的茶,作为一个茶人,难道不是高低档的茶都要喝吗?”

蔡老师曾经解释过这个问题,他说A魚是高档的鱼,B魚是低档的鱼,不要强求A鱼,如果B鱼的新鲜度高于A鱼,要吃B鱼。C菜是高档餐厅调理出来的,D菜是普通餐厅做的,如果D菜好吃,要吃D菜。

“为了顾全会场的氛围,难道不应该委屈一下,喝掉自己认为不好的茶吗?”

所谓做得不到位的茶,往往是喝了令人不舒服,有强烈的饥饿感,或是恶心、难以下咽,喝了会这样子的茶,何必喝来受罪。

“但是别人都在喝呀。”

每个人的身体对外界事物的反应有所不同,不是每个人对所谓做得不到位的茶都很清楚,还会认为价格好的茶就是好茶,包装得很体面的茶就是好茶,喝了不舒服也不敢说出来。我们接收到的信息都是说喝茶有益健康,忽略了应该是好茶才是如此。

“有一次我到他办公室找他,连泡个茶都没有,哪里像是一位茶人的待客之道?”

蔡老师的观点是,谈事情就专心谈事情,再泡个茶就把时间耽误了,通常所说的客来奉茶是指社交性的往返。他也说,如果客人冒暑冒寒赶来,当然要泡一杯茶给他解渴驱寒,如果是漫长的交谈,当然也要泡一杯茶喝喝。但如果是上班时段同事间的来往也要客来奉茶,那就没什么时间做事了。

“一位茶人要呈现茶道精神,不就是要从客来奉茶做起?蔡老师还口口声声说茶道艺术,就更应该从生活中显现给大家看。”

这么说来,音乐家遇到有客人来访,就得先弹一首音乐给客人听,画家遇到有客人来访,就得先画一幅画给客人看?他们不应该藉此机会传播音乐与绘画艺术吗?如果大家知道你是位茶道艺术家,每次见面都要你泡茶,这位茶道艺术家是穷于应付的,而且不是人们对待茶道艺术应有的态度,茶道艺术的呈现与客来奉茶是不一样的状况,应该在不同的场合实施。

 

  (187)

茶会活动与茶道生活不同/文/许玉莲

茶会活动与茶道生活不同/文/许玉莲

 

现代茶道思想网专栏

我泡的茶,茶叶都是平常我遇到、喝过、认为品质好的茶,就买一些收放备用。并没有规定自己一定要找什么(种类)茶,我会看、会泡、会品,知道哪个茶制作得不错,如果卖家开价不过份,我刚好负担得起我便买了,茶的种类名称并不妨碍我去欣赏任何一个制作得好的茶,有些茶是优质但超出财务预算我便不买。没有将喜爱茶叶转让的打算,故不库存茶量,即使觉得有些茶喝来真美,陈年后应香味更醇化也应会升值,但心思不在这边。我买茶的量只足够自己所需便罢手,一些茶是非常让人痴迷,但我也没想过要买断它。我不跟风一定要到哪个山头住个把月亲手做些茶出来就把这些茶叫做好茶,但我手边随时都积储到有些好茶,随时能够把它泡得极之迷人,一起品茗过的人都喜爱极了。

我有各种方法在不同的地方冲泡各个茶,做久了成为泡茶习惯,习惯也即生活中时常会做的事情,因为投入地做,泡茶这件事越做越细腻、越做越丰富久而久之成为一种茶会形式,甚至到最后有能力通过一些形式来表达某种思想及感情,那样的茶会就称为作品,而作品的创作者就是作者,整个过程是兴趣带动思想、思想后行动、操练成为习惯、技术娴熟后创作、作品影响泡茶者的道路与生活,这时候的茶道,是有力度与深度的,因茶会的形式从生活中提炼出来,又,生活中处处、时时可为之,那种有过茶道经历的愉悦与气度是从内往外散发至泡茶喝茶者脸容与四肢,是无时无刻不享受的。

现今很多博览会上的茶会活动看起来活跃,其生命力却是脆弱的;茶会活动与茶会作品本质的不同是,活动与生活是有距离的,生活与活动为何有时候看起来并不那么一致?因为一个人在办活动时通常是带着做秀、工作、表演的心态;而生活却是过日子,在生活里面举行茶会就等同天天操练写毛笔字、弹钢琴、跳舞蹈、写一首诗,做这些事情是一辈子的事,目地不会只是用于社交或表演、不会只是为了录视频和拍照贴网。往往,为做活动而做的活动,过了就无可留念的,甚至,可能还有一点空空荡荡的心情,觉得所发生的一切皆与我无关。为什么会产生距离感呢,因目前茶会活动呈现出来的样貌,清一色是古董茶具、禅意空间、名贵插花、复古服装、打扮成仙女般的美女们,这些事物并没有构成茶会的精神,大家只不过在视觉上看到一些华丽的物品,内心没办法感动。

不是说我们不要活动,只要作品,活动与生活,对人类产生“享受”的程度不一样的,活动的享受是小于生活。需要那么多茶会吗,有那么多人参加就有那么多茶会,因为每一个人想参加的茶会形式是不一样的,有人爱吃青菜,有人爱吃豆腐这样。泡茶者必要让自己从茶会中产生自己的作品。

人们不必一定要参加什么水准的茶会。茶会可以有各式各样的形式,每种茶会都有参差不齐的水平,但是要让自己从茶会中体会到生活。

有人觉得茶会很复杂为什么有那么多规定?有了规定,才会有形式,才会有茶会作品出现呀。那影响了什么?茶道是为了要喝一杯好茶,是为了要让自己过生活过得很舒服,而不是为了表演、办活动。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完稿于2017-07-13

  (83)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文/许玉莲/2017-06-15

 

 泡茶者进场与退场的境地//许玉莲/2017-06-15

茶道艺术家进行茶汤作品发表时,要知道茶汤作为一件艺术品大前提是必须有人将之品饮,所以作品完成会有许许多多品茗者参与,如何让人们理解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什么,如何让品茗者乐于听从整个茶汤作品创作程序旋律并追随,如何让品茗者加入成为茶道艺术一份子,茶道艺术家有责任引领、并且要将从A地(现实生活)到B地(通过茶汤作品创造的新境地)「手续」说清楚。

泡茶师要勇于表明立场,所谓立场即针对将要冲泡之茶叶有充分了解,知道要怎么冲泡怎么品赏它,才能将其本质表现得一百分,为了要将这美丽茶汤精炼出来给大家享用,故此整个茶会一切有形、无形法、时间、人物都得听他调度。如此,泡茶才能升华成茶汤作品,泡茶师才能升华至茶道艺术家。

茶道艺术家掌席、泡茶,呈献茶汤作品的品茗会,首先要安排进场与退场规程。茶会开始前把茶席设置完毕,让泡茶师等在席上至一位一位客人入座了才开始泡茶不是好办法,那是负责带位、公关、寒暄的工作。一般做法是在泡茶前将茶席整装完毕就躲起来,直至茶会开始,泡茶师一入席即开始泡茶,这样有点生硬,与物与人的感情还没投入,像工作似的。

泡茶师进场,不是说把进场仪式包装得有声有色,有音乐伴奏的那样子就够了,也不是拿着一盘漂亮的花、提着一盏古董灯笼,风姿绰约走入茶席就完了,这些动作与茶无关,对品茶一点帮助都没有。

泡茶师要怎么进场呢?泡茶环境打扫、布置好后,摆上泡茶桌、椅子、储柜、屏风等(如需要),泡茶桌如要桌巾可预先铺上,设置至此先告一段落,等品茗者入座。茶会时间到了,泡茶师拿着自己的茶具进场,可作如是安排:主茶器如壶、茶海、杯子收入一托盘或篮子,另一盘置辅茶器如茶匙、杯托、茶巾等,最后一套是煮水器,如煮水器有点笨重或移动不便,可省略进场,预先摆入泡茶席。

茶器收纳要有一定上下或里外次序,根据摆放的前后次序决定它位置,如壶垫要放在最外面,接着才是茶壶,以此类推,这样从篮子把茶器取出时就不会乱,第一步从最外面取出壶垫,放在茶席,第二步取出茶壶,置放壶垫上,壶若有布袋包裹,小心打开,取出后,把布袋折叠整齐收回篮子里。主茶器布置完毕,收下篮子,将辅茶器一件一件取出置放茶席上,摆在最远位置的茶具要先从托盘中取出,依序从远至近,放好了收下托盘,最后备水煮水。这样一步一步进入泡茶状况,牵动着品茗者的心慢慢专注在茶道上,那才叫美呢。

退场要怎么做?品茗到最后,清水也喝了,茶渣也看了,将器具做初步清理,取出装主茶器的篮子,依先出后进序把壶、茶海、茶杯等一一收进去,接着将辅茶器也一一收进托盘,站起来把刚才自己带出来的茶器收进去后台,先捧起辅茶器之托盘离席,过了一会,再出来将主茶器的篮子带走,最后再一次出茶席来,与大家相看一眼,点头告别结束。有这样子一丝不苟的前后呼应,有这样子对茶对人的依依不舍,那才叫好呢。

为什么要说这些,因为泡茶师如缺乏定力与气魄罩住茶席上茶、器物、人与时间,全场气流便不跟着他的节奏走,主要人物荒腔走板没能引导品茗者者进入应该有的旋律,喝茶者看不出茶汤创作的需要,也就没办法配合,其「茶汤作品」遭漠视便是理所当然的事。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

 

 

  (158)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蔡荣章/20170415

 

茶道艺术家怎么呈现喝茶之美

蔡荣章

 

“茶好喝吗?”

“好喝”

“没什么好喝的”

“喝不懂”

喝不懂是关键,如果喝懂了,不是觉得好喝就是觉得不好喝,但是通常都是不求甚解,经常喝到好茶就认定茶是好喝的,经常喝到不好的茶就认定茶是不好喝的。从茶道艺术的立场,并不是要大家都认为茶好喝,要好茶、泡得好,才会好喝,不是好茶、泡得不好,是谈不上茶道艺术的。

“泡茶好看吗?”

“没什么好看 ”

“要有其他项目才好看 ”

“我看过好看的 ”

不是深懂茶道艺术的人,泡起茶来确是没什么好看。若是加上其他的项目,诸如泡茶者的打扮、茶席上的配乐、插花、挂画、舞蹈等,有些人会觉得有看头,但如果不是处理得好,也不见得好看。“我看过好看的”,这说明另有一些泡茶是让人爱看的,可能是噱头十足,让人看得目不转睛,可能是茶道艺术家在进行着茶道艺术的展现,深得人心、耐人咀嚼。

泡茶要好喝、好看,必需要有好茶、泡得好、把泡茶奉茶品茶诸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只有好茶与将茶泡好,仅能达到好喝的地步,要能把泡茶奉茶品茶过程当作一件艺术作品呈现,才能达到好喝又好看。有好茶,也把茶泡好了,但夹杂在其他艺术项目之中,即使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很好,茶汤、泡茶也只是其中的一环,如果其他艺术项目处理得不好,茶汤、泡茶就被埋没其间。要将茶道艺术完整地在其他艺术项目纷陈的场合凸显,而且让品茗者能充分体会是困难的。各种艺术同时在一个场所呈现,将这种现象说成是茶席主人才艺纵横是要求不高的评语,事实上只是每项泛泛展示而已。每项艺术都有其独特、而且不藉其他艺术项目就能俱足的呈现方式,如此才能深入、完整地创作,茶道艺术如此、音乐如此、舞蹈如此,创作者如此、参与者亦必须全神贯注。茶道艺术呈现时,创作者及参与者是无暇兼顾其他艺术项目的,创作者无暇从事茶叶、泡法、与茶道方面的解说,品茗者也无暇说话、拍照。茶的好喝与泡茶的好看包括了有好茶、会泡茶,还要会喝茶,而且将泡茶、奉茶、品茶以艺术创作的功力呈现。

为什么茶道艺术要将泡茶、奉茶、品茶视为一体呢?因为如果除掉品茶,仅是泡茶,则只是肢体的表现,只是在舞蹈的领域;若仅是奉茶,或是仍与泡茶结合在一起,也仅是多了人与人的关系,仅属于戏剧的范畴;茶道艺术必须以茶为灵魂,以茶为主轴,泡茶、奉茶都是为茶而做,如此结合才是茶道艺术。

但能不能只是品茶呢?只是把泡好的茶汤端出来呢?不成,那豈不成了罐头茶,罐头茶即使泡得再好也不能算是一件艺术作品,这与一幅画画好后就成了一件作品,运到哪里都还是一件作品不同,茶汤必须现场冲泡、现场取用或奉呈、现场品饮,才是一件茶道艺术作品。

上面对茶道艺术的界定,有人会认为太主观,但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茶汤,茶道将变得非常狭隘;如果将茶道艺术界定在泡茶、奉茶,又失掉了茶的灵魂;如果将茶道艺术放在其他的众艺之中(包括装置艺术),茶道艺术将难以独立、难以俱足,无法具备单项艺术应有的条件。(20170307)

刊登20170415《茶道》月刊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166)

陪茶在壶内浸泡/蔡荣章/20170409

 

陪茶在壶内浸泡/蔡荣章/20170409

让品茗者欣赏完茶的外观,泡茶师站起身来,将茶叶置入壶内、提水壶冲热水入壶、盖上壶盖、按下计时器。泡茶师停止了一切动作,把心放入壶内,站立着陪茶在热水中浸泡。其他品茗者看到泡茶师的这个动作,也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茶壶。30秒过去了,泡茶师依然站立着不动,30秒又过去了,泡茶师依然站立着不动,过了一会儿,泡茶师才低下头来看了计时器一眼,接着提起茶壶将茶汤倒入茶盅内。其他品茗者想着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要浸泡那么久?茶汤将是什么样子?泡茶师很认真地泡茶—-。

泡茶师为什么要站立着泡茶?或许椅子不够高,或许他认为站立着更能强调他陪茶在壶内浸泡的作为。

茶叶从茶树上被摘下来,制茶师进一步把它制成了茶,现在泡茶师又将它放入壶内,用热水浸泡着,茶叶正酝酿另一次怎样的生命周期呢?在茶树上的阶段我们称它为鲜叶,经过茶叶制造程序变成了可以泡来饮用的茶干或茶粉,我们称它为茶,饮用时泡茶的人用水浸泡它,让它融入水中,我们称它为茶汤。“鲜叶”要经过多年的生长与所需的资源,“茶”要依赖人与自然条件被创作出来,“茶汤”要在壶内或碗内被水浸泡或加以外力的击打(如抹茶)才得以诞生。茶汤的诞生虽然仅说是被浸泡或击打,这可要水质、温度、器物材质、茶水比例、浸泡时间、打击力度、茶道修养等的融合才得以成就。茶叶在壶内的浸泡有如婴儿在母体的培育,泡茶的人与喝茶的人怎么不屏息以待。

如果泡茶的人与喝茶的人不够用心,赏茶时只是形式地看一眼,泡茶者将热源关闭或打开,大家也没意识到他在调控一个最适当的温度,冲完水按下计时器也只以为在设定一个时间。浸泡期间,泡茶者若也开始将温盅的水到入一个个杯中烫杯、拿起茶巾擦拭桌面的水滴,品茗者更是认定这是茶叶浸泡时的空闲时段,于是开始聊起天、玩起手机、拍起照来,甚至连同泡茶者也高谈阔论起茶与一些八卦的消息。等到浸泡所需的时间到了,泡茶者将茶汤倒入茶盅、将烫杯的水倒掉、将茶分倒入杯,品茗者则继续聊天玩手机,等着泡茶的人将茶送到自己的面前。

这个场景不是讲究泡茶喝茶的人乐意见到的,因为他们不容易在这种状况下喝到好茶,更不用说是享用茶道艺术之美了。有人或许要说,不管大家玩得多吵杂,欣不欣赏我的泡茶,我依然可以把茶泡好,端给他们喝,他们聊完天就会喝我的茶的,我不在乎是仆人泡茶还是艺术家从事茶道作品的创作—-。抛开整体表现的美感不说,不够专心泡茶,一面忙东忙西,只等时间一到把茶倒出,是不可能把茶汤当作是一件作品那么精致地呈现的,说是把茶泡好了,只是粗略地分成好与坏而己。

泡茶师与品茗者不说话专心陪茶在壶内浸泡的时间不要超过二分钟(约已泡了四道),这期间只能有少许的动作如关闭或打开热源,若超过了二分钟,可以再做些备杯的动作,以及说说为什么要浸泡那么久、或再说说这壶茶各道茶汤浸泡时间的曲线,但都不要发展成教学的长篇大论或闲聊。

陪茶在壶内浸泡、泡茶品茶期间不闲聊,都不是教条,而是泡好茶喝好茶的所需,是将泡茶、奉茶、品茶融成一件茶道艺术作品的所需。陪茶在壶内浸泡不只提高了泡茶的专注度,也提高茶是为一件作品被欣赏的事实认定。

刊登20170409《茶道》月刊专栏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133)

泡茶和修身养性得分开对待/许玉莲/20170413专栏

 

 

泡茶和修身养性得分开对待/许玉莲/2017-04-13

开门一百件事如:做酱油、煮饭、缝衣裳、弹琴、写毛笔字、开车、唱歌、游泳、跳舞、绘画、种

花、烤面包无一不需要技术,但一说到泡茶,很多人突然觉得茶法、茶器都太庸俗太幼稚,主张“泡茶

当以修身养性、参禅悟道、世界和谐为重,以培养高尚人格的美德为主”,我不同意。

现时茶界充斥一类号称茶文化专家者,记得前朝几个贤人才子事迹,不管与茶道是否有关,都嫁接在

茶上,自称在做茶道学问。他们只是嘴巴喊喊仁义道德口号,就自以为循古法酿造茶道精神,投入泡

茶的时间不够多,根本是连泡茶的门都摸不到边,如何还高谈阔论修身养性?只不过自欺欺人。此类

茶文化专家每每在讲茶文化前就先嘲弄当代人一番,读了《心经》就喊现代人世风日下,人心变坏造

成社会不安定,现代人是非混淆,善惡不分,就嚷嚷要泡茶还我清净。现代人真的那么颓废虚伪么?

古人真的都诚实纯朴么?读了几本古书就生出今不如古的优越感是对当代茶人的不负责任,这样越活

越回去就表示人格清高了吗。

风骨这一回事,不是写写引经据典的话,把前人的儒、道、释文化抄抄抛出来就有的。把《心经》、

《南方录》、《茶经》、《易经》、《礼记》、《圣经》、《源氏物语》等内容剪裁到自己的讲义与

文章,即使那些智慧再精彩也是属于古人而不是搬字过纸者。有茶文化专家读了论语的:“子謂子貢

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

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就告知学生自己发明了“颜回斗茶法”,以表扬子贡自知不如却不会

嫉妒的长处,来指正现代人喜功、好高骛远的弊病,他就说用“颜回斗茶法”来泡茶,泡茶喝茶者就会

赋予“颜回式”的美德;这是肤浅、偏执的做法。茶道中人个性傲慢炫耀、附势趋炎、是非颠倒的人多

的是,说明泡茶对修身养性的功能并不大,修身养性和泡茶还是得分开对待。

泡茶与生活的其他事情没两样,是一门专业技术,比如写毛笔字,生宣纸比熟宣纸洇墨,写字者就要

考虑临的是什么帖,否则洇开了都看不见笔触,若连这个基础也不懂,什么书法理念也不必谈。学泡

茶需懂茶叶、泡茶器与水的材料本质和加工生产方法,因那会影响成品的品质优劣,必须先知道这些

器物、食材是怎样的一回事,才能判断出应如何做才能冲泡好一壶茶。泡茶的基本需将茶量、浸泡时

间、水温、与茶汤浓度、质量的关系弄明白,否则茶叶多一条是多,浸泡时间少一秒是少,那就把茶

泡坏了。即使搞懂了这些道理也还不算懂,学泡茶的人仍必须花很长时间去锻炼,比如一个茶采用同

样茶水比例、水温、浸泡时间练泡数百次,才算有了粗浅概念;同一个茶在同样条件,换各种不同材

质的泡茶器又练泡数百次;换不一样条件及不同茶器材质又练泡数百次;在经验中不断的发现问题与

改进,在毫厘之间取得精准茶汤表现。同时要累积品茗者的人数,有多少人会欣赏某人的茶汤作品,

甚至到了有人愿意花一笔钱就是要喝某人泡的茶这种地步,过程在在考验泡茶技术是否到家;那些认

为“泡茶是修身养性的功课”之效用,在这技术上恐怕是非常微小的。有人听见喝茶要“给钱”,更加呵责

泡茶喝茶怎么可以这么不文雅,忘了郑板桥曾给自己的字画订收费标准,忘了莫扎特的作品也要有人

买才行。

(刊登中国《茶道》杂志)

 

 

  (350)

无我茶会诠释着两种无/蔡荣章/20170825

 

无我茶会诠释着两种无/蔡荣章/20170825现代茶道思想网专栏

无我茶会以“无”作为它的中心思想,“无我”被解释为懂得无的我,所以在谈到无我茶会的特殊做法与精

神时,经常提到几种无。我们利用无我茶会提醒人们理解无、实践无,事实上无我茶会所说的无有两

个层面,一个是社会性的无,一个是茶道上的无。

以下这一段所表述的是社会性的无:

1.抽签决定座位,无尊卑之分

2.茶法不拘,无流派与地域之分

3.依同一方向奉茶,无报偿之心

4.欣赏各种茶,无好恶之心

5.相互品饮,求精进之心

6.依公告事项行事,遵守公共约定

7.席间不语,体现群体律动之美

每一条目的前半段是无我茶会的特殊做法,后半段是每项做法想要体现的精神。

以下这一段所表述的是茶道上的无:

1.我是茶青,制成茶叶时,我只需要空气阳光温度与时间,其他的元素我都具备了。我不喜欢空气中

的杂味,我不喜欢多余的手碰我。

2.我是茶叶,泡成茶汤时,我只需要干净的容器,干净的水,茶汤需要的成分我自会提供。泡茶者不

纯净的心思将干扰我才华的发挥。

3.我是茶汤,被饮用时,我需要别无作用的杯子,别想把我变得更好喝。我需要专注的心,健康的身

体,没有预置的好恶之心。

4.我是叶底,被弃置之时,我要公平的懂茶人,欣赏我的前世与今生,他不再为高价获得而唾弃我,

不再为廉价取得而窃喜。一片宁静与珍惜,把我倒进土里。

这是综合性的叙述,从茶青、茶叶、茶汤、叶底的自述来表达茶道中的无。

无我茶会作为一个人人皆可应用的茶会形式,首先介绍的是社会性的无,一方面是大家容易懂,二

方面是大家对茶的内涵还没有那么清楚。但是我们不是说茶道不可以只讲泛泛的道理,要针对茶本

身,诸如赏茶、泡茶、喝茶,以及茶所提示的道理才行吗?

我们长时间喝茶,与茶为友,我们体会到茶中拥有许多无的概念,这些体悟让我们更安心潜沉于泡

茶喝茶之中。

下图:作者蔡荣章,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222)

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泡茶者的孤独一生/文/许玉莲

想成为泡茶者(或称泡茶师、茶道艺术家)的人先了解泡茶(包括泡茶、奉茶、喝茶整个过程)工作的真实面貌后,再决定要不要当泡茶者也还不迟。首先,现在讯息的传播非常多而且快,什么地方有优质的原料,或哪一位手上有好的茶与茶器,何处有适合泡茶的水,什么泡茶方法值得参考,很快大家都会知道,只要愿意花点钱,大多能在不难的状况下获得到,虽然不算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总能找到一些,那些找不到或买不起的,不必太放在心上,因为就算用了最名贵的茶和泡茶器,也不能确保一定得出好茶汤。茶的特质、品茗者的欣赏角度与价格要求不同,以致泡茶者需对当时的条件做出整合,泡出人人都觉得心满意足的茶汤,才是每一次泡茶工作的完成。换句话说,今有些人天天领着一班学生到茶山源头学制茶而荒废泡茶,那是导游,不是泡茶者。专门强调他泡的茶是多少钱多少年的,那他应该是奢侈者才对。

我不认为只有使用高级材料的才是一位好泡茶者,或,经常现身茶、器原料源头搞体验的泡茶者就是一位会泡茶的泡茶者,当然,水、茶、器的品质是否优越对茶汤表现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泡茶者是否有本领掌握泡茶技术如:茶水比例、水温与浸泡时间却是绝对可分出胜败的关键。泡茶者对各种材料要认识和熟悉,不过却没有天天到茶山种茶、采茶、制茶的必要,比方茶树品种可分为大叶种、中叶种与小叶种,在冲泡使用大叶种原料制成的茶叶,香味上是会显得较为强劲的,相同条件之下泡,茶量可放少一些,如茶叶一样多,则浸泡时间应缩短。还有,同一个山头的茶,向阳的山坡生长的茶会比背阳者在香气的含量与强度要佳,因为日温差大者有利于香物质的形成,那么,泡茶者拿到茶叶阅读它时,需在极短时间内就判断好何者向阳何者背阳,应如何调整属于香气高的茶之泡法。同样的,制作器具的泥矿开采可交给矿业的专业人士,水源也有相关的工程与管理,泡茶者不必天天到现场监督,泡茶者要在拿到水或器后懂得判断与改善水质的方法、茶器质地与茶汤的关系、不同质地如何影响“传热”与“散热”的速度又如何影响了水温高低的要求又如何决定浸泡时间的长短,这已经跟材料是否正统、是否名贵罕有无关,茶汤的不同它唯一的差别只剩下冲泡技术,再了不起的茶,也有人泡得好有人泡坏了。

因此,泡茶者的工作是长期在泡茶席上孤独的度过的,无论有无人喝茶、多少个人喝茶,泡茶者必须将“把热水倒进去再倒出来”的泡茶喝茶过程练习到是体能可负担的地步,即学会了“技术”,像学会用钢琴弹音符,学会瑜伽“拜日式”一整组十二个动作,之后进入讲究深度、速度、柔软与精准的阶段,泡茶前满脑袋其实都已经估算好所有的时间,达每一个步骤都不允许产生失误的地步的,它看似简单,因所需的程序并不复杂,无非来回数次把一个液体在不同的时间转移去不同的空间,但练一次与练一百次是肯定不一样的,它的不一样之处,是让肉体自然反应的去完成所有泡茶动作,甚至到可以洞悉、分辨出一克与二克茶叶的重量,一秒半秒之间的差距。不管泡茶者泡了二年、十年、三十年,泡茶的程序仍然是置茶、倒水、出汤、奉茶、喝茶,并没有另外别的什么技术。

(中国茶道杂志2017-03-15)

 

 

 

  (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