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2.茶道上纯品茗的抽象之美-蔡荣章

02.茶道上纯品茗的抽象之美-蔡荣章

茶道上纯品茗的抽象之美-蔡荣章

 

茶道上纯品茗的抽象之美

蔡荣章

2005.01《茶艺》月刊社论

谈「茶道」,是可以把范围缩小到「茶汤」本身的,茶汤所表现的各种风情已足以传达茶道的大部分境界,如茶汤的色、香、味以及茶性、风格等等,当然如果再包括一些泡茶的动作与品饮的感受就更清楚地衬托了。这样的茶汤世界是较为抽象的纯艺术境界。

自从1980年代初期,茶道在台湾海峡两岸兴起之后,我们在茶学讲座上就一直强调「把茶泡好」的重要性,因为茶道是建构在泡茶(含品饮)的基础之上,如果基础不稳固,建构在上面的茶艺术与茶思想是粗糙的。

上面这段话很容易让人误将「泡茶」只当作手段,或只是表现茶艺术、茶思想的媒体。所以后来在提出「泡茶师箴言」的时候,我们在「泡好茶是茶人体能之训练、是茶道追求的途径」之后,又提出了「是茶境体悟之本体」。

事实上,茶道之美、茶道之境都可以在泡茶、品饮之间求得的,除了茶、器与技术、经验之外,可以无需额外的东西,无需茶席的布置、无需服饰的搭配、无需佐以什么音乐。茶的冲泡(含抹茶的搅击)表现了看得到的美感与境界,茶的品饮表现了看不到的香、味与茶性的美感与境界。屏除了繁复的环境景物与声响,反而更能专心于「茶」的本身。这样的「单纯」性,我们称之为「纯品茗的抽象之美」。

上述的「单纯」尚包含了泡茶与品饮,有人会认为「泡茶」不够抽象,所以在谈论这个理念之时,我们只用了「纯品茗的抽象之美」。但在宣导这个理念之时,我们必须把「泡茶」也加进来,让茶汤变得更完整一些。

音乐也谈「纯音乐」,指纯就乐声来欣赏者;相对的是「标题音乐」,则是以乐声来表现如春天、流水、命运等具象之事物。就音乐的抽象性,纯音乐是强于标题音乐的。反观茶道,仅就茶汤的品饮,已足以悠游于茶界,若加上茶席的茶道表演,那就是要说一段故事了。

上述提到「茶道的美感与思想境界可以单纯从茶汤获得」的这个观念,在一次韩国茶人组团来访的时候(2005年3月14日)提出与大家分享,玄锋法师当场就称呼这样的茶道思想模式为「纯茶道」。 (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