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7.茶席与音乐三谈-许玉莲

许玉莲。谈茶席与音乐

茶席与音乐三谈-许玉莲

茶席与音乐三谈

许玉莲

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

一谈(20110807)

音乐削弱茶道张力

呈现一个茶艺展时,有没有必要边赏茶边播放音乐?我们与十一位来自吉隆坡达尔尚艺术学院的美术系学生上泡茶课时,针对这问题作了一项实验及讨论。这项实验采取“突击检查”方法,他们事先并不知道。我们请泡茶者将茶席设计布置好,入座,当泡茶者开始泡茶表演,同时也把音乐播放起来,茶会进行至一半,无声无息地将音乐灭掉,就这样一直到完毕。

进行讨论时,十一位同学都表示知道泡茶过程中前半段有音乐,后半段“突然停了”。那么在茶席上赏茶时,有播放音乐和无播放音乐产生了什么差异?一位同学表示“音乐应以自然为主”。二位同学认为“影响不大,音乐在茶席上可谓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三位同学认为“音乐把凝重的氛围给和谐了,音乐能让我心情愉快,氛围很舒服,记住了整个氛围的感觉”。五位同学表示“有了音乐心情就会跟着旋律走,但没有了音乐就会关注在茶席上,可以更注意茶艺表演”。这五位里的其中二位,也表示“没有音乐时,反而会听到泡茶时的水声”。

我们认为,茶道作品是能够独立存在以及呈献的文化项目,当茶席展(或称茶艺展、茶道展)作为一个茶人的“作品”出现时,这件“作品”是茶人通过对茶叶的认识并挑选当时最合宜的茶叶,配上实用、能够发挥茶性又能够展现器物之美的道具,使用能够泡出一壶好茶的方法,在特定的时空,将长期锻炼所得的泡茶体能技艺,溶入本身对此事、此物的情感与领悟(姑且称之为“茶道内涵”),企图要用一杯自己泡出的茶汤来表达的活动。

这样的活动在进行时,是绝对无法再让音乐或其他类型艺术作为背景、或作为互相衬托的。比如美国经典女伶芭芭拉史翠珊重回座落曼哈顿格林威治村爵士俱乐部舞台演唱那一晚,没有豪华的烟花秀作背景、也不必砸掉几百万五彩缤纷的灯光来衬托,用曼妙歌声已足以征服整个场,让全部歌迷陶醉。

同样地,赏茶的此时此刻,我们都需要全神贯注在茶席上,欣赏、享受、体会茶者安排茶具的用心之处在那里,茶叶冲泡之时散发的香味,茶人娴熟的体能技艺与器物溶为一体的境界,最后我们把茶喝进身体,喝时要去感受什么叫苦什么叫甜,整个过程需要专注的精神慢慢享受,这时播放音乐反而变成是骚扰、破坏以及削弱茶道的张力。

二谈(20110814)

茶必须成为茶道的主角

茶艺展上没有播放背景音乐,更能专心赏茶,那是指参与者必须锻炼和具备的素养,参与者不要一来到茶艺展,发觉现场有点静就抱怨氛围严肃,“静”有时候是该种场合的需要,比如当我们在阿姆斯特丹梵谷美术馆看向日葵、看星空时,馆内并没有播放任何音乐的。

试想想假如不断有音乐在空气里飘送,那音乐要是烂的,多杀风景多对不起梵谷,那音乐要是很好听,这时我们顾得了听音乐还是顾得了看画?一边听音乐一边看麦田群鸦,那无疑是消灭画中的灵性的最佳手段。

当我们说,茶艺演出时同时播放音乐会削减茶道内涵的表现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个“纯茶道”的作品演出,必须要有很强的表达茶道内涵的功力,以及表现茶汤的泡茶功力,才不必借助音乐(或其他种类艺术)也可凭着本身散发感染力和吸引力,溶入自己所发现与制造的境界,感动参与者,并带领着他们随喜则喜、随悲则悲。只有如此,人们才不会觉得不足,认为需要加入音乐来支撑场面。

有些茶艺展让参与者觉得“很闷,不好玩”,大家就归咎在因为没有播放音乐,故此气氛没有被营造出来,便赶忙播音乐,一旦有了音乐后,发觉参与者好像都看起来比较舒服的样子,导致大家认定茶道演出是要有音乐作背景的。

需知音乐的旋律让人感觉气氛缓和,或,当听到熟悉的音乐时人们得到抒发情感的渠道,会自自然然手舞足蹈起来,那本来就是音乐的功能。如果茶艺展上出现如此现象,人们依赖音乐被音乐感动多过被“茶道”感动,这表示了该茶道作品未臻成熟,茶者生硬不熟练,未能很好诠释茶道要传达的内容,还须加紧磨炼自己的能力。

要是茶道作品自己不能说出自己要说的话,茶就只好扮演其中一个配角而已,谈不上是茶艺展。相反的,比如歌者蔡琴,即使没有伴舞,没有过分炫耀的灯光,没有夸张的舞台设计,凭着站在台上的一举手一投足、凭着充满生命力的歌声就能支撑整个演出,这时候的作品:“歌声”理所当然成为完全的主角。茶者当然就须凭“茶汤”。

所谓茶道作品的磨炼到底要磨炼些什么呢,它包括茶会主题,说什么故事就要有什么表情:比如庆祝结婚的茶会,要可以表现出共谐连理的甜蜜。比如是追思会上的茶会,要可以表达出缅怀及静穆的情感。比如一个很阳光的心情,要让人感受到那种灿烂。比如纯粹为喝茶,要可以表现出茶道里的精神所在是什么。

除此,大部分的磨炼就在茶汤表现,歌者用歌声、琴者用琴音、舞者用肢体来表现作品的内涵,茶者的终极表现来自茶汤泡得好不好,我们可以从茶者泡茶时的肢体表现以及喝进我们身体里的茶汤的表现来断定一个茶道作品是否达到一定的水 平,如果那是高水准的茶道演出,根本不必任何配乐,也能叫人震撼。

 

三谈(20110821)

为茶席专诚作曲

对一些茶友来说,茶艺展是必定与音乐连接在一起的,他们甚至以为“茶艺”就是指某种特定的音乐风格,比如一定是古典的慢板的安静的华乐:古筝、箫、古琴、琵琶、二胡等,按照这样说法,则泡茶时采用西洋或轻快或响亮或交响乐的曲风便是错的,又或,他们也认为某种特定乐器是喝某种茶才应该播放的,比如“我喜欢喝铁观音时听胡芦丝,泡老茶时则要听古琴,泡龙井要听鼓。”

这是普遍对“音乐在茶艺中的运用”的误解。倘若真的这样,没有音乐的衬托和陪伴,泡茶便不能独立成为一种活动,则我们也不必再谈茶艺了。倘若茶艺一定得配上述这类乐曲,那么所有不懂这类乐曲的人也就不能享受泡茶喝茶了。有些人热切地拥护某种音乐风格或捍卫某种乐器,只不过反映了那个人的背景和个性,事实上并无“只有一种音乐风格合乎茶艺”的道理,也无“茶艺演出一定要背景音乐”的道理。

首先我们说,茶艺演出可以不必有音乐,然后才谈谈假使有音乐的几个情况。所谓茶艺的背景音乐,即不是为了某个茶道作品而特别原创设计谱成的音乐,它是现成的任何一支音乐,没有另外设配任何“赏乐”时段和空间,纯粹为了在泡茶时播放出来当背景用。

这时候的音乐,对泡茶会造成极大干扰的。由于它并不是特为茶席而作的,所以它往往带着本身的旋律自己的生命发出呼唤,届时“我泡我的茶,他唱他的歌”,就会导致欣赏茶道演出的喝茶者一心二用。音乐即使经过很好的选配,但没有专诚为茶道而配,就会抢夺了“以茶道为主的演出”的注意力,喝茶者很多时候会被一些音乐勾起回忆并陶醉期间,根本忘了自己是为喝茶而来、茶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我们认为如果茶道展出需要配上音乐,那最好是有人专门为每一个茶席而作,直接针对该茶席泡什么茶、有一些什么茶道境界来谱写乐曲表达内心之情感,比如泡岩茶时写一首岩茶的曲子,特为赞美它的清丽。比如这是一个婚礼上的茶艺演出,便为它写一首快乐茶曲。若是告别茶会,何妨谱一支静穆严肃的追思曲。

为某个茶席单独作曲,是以该茶席作品的茶与茶道精神为主,以不干扰、消减或破坏整个“茶道的味道”为考虑之下的音乐。好比如帕瓦罗蒂的歌声清唱也像天籁般好听,不设音乐伴奏根本不是问题,一旦要有配乐,最好能为这把声音量身订做,将他的歌声发挥得更好,而不是拿音乐来淹没掉他的声音。茶道表演上的配乐也要有这个功能才是。

如果只是在一些需要加强效果的泡茶情境中插入数个音乐的声响,又或只在某个境界需要谱写片段曲子,并非整首的,那也算是茶道的配乐吗?当然算,那又有何不可。


(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