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5.殖民地风格英式下午茶-许玉莲

05.殖民地风格英式下午茶-许玉莲

殖民地风格英式下午茶-许玉莲

殖民地风格英式下午茶

许玉莲

20081005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本市最接近原创的,用英国传统礼仪来品饮红茶的生活方式,茶民管它叫英国下午茶的楷模版,非Carcosa莫属,难道你还能有异议?

首先,它坐落于一座小山上。

上图:步行一段路,才到茶室,许玉莲摄。

茶民倒是专程陪太子读书往返朝圣数次,只觉车子一直往城中高贵地段驶去,青葱翠绿的大树旁转了又转,斜坡上了又上,眼看道路越来越窄,却来到一片平坦之地,辟为停车场,车子的尽头。全体或庶民或国师齐齐下车,准备步行最后一段路程。这是点睛之作,若少了个斜坡,不费些力气劳其筋骨作为考验追随者的虔诚,观音菩萨又怎么会显灵呢?

这里的头盘菜,是只限英国下午茶御定的(久违了)海蓝天,像棉花似梦幻的白云,清澄澄的阳光透过树丛、洒了满地细细碎碎的光与影,还有,微风乘着直通快铁抵达禁闭的心房,此情此境,想要喝一口茶浮一大白的欲望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走没几步路,远远地就望见有座殖民时代气息的乔治亚风格别墅挺立于半天腰,像英人一贯地拥有股非常奇异的骄傲与矜持气质,冷眼藐着上来烧香求签的信徒。若少了这样一座古典和谐的建筑物,英国下午茶不喝也吧。

我们在图画室里喝的下午茶。

上图:Carcosa家里的图画室,在这里举办茶会,许玉莲摄。

百多年前,Carcosa别墅纯属为殖民地高官打造住宅而盖,故建筑物内格局毫无意外照本宣科依足英人在家乡的风格,图画室本为家人亲友消磨时间的秘密花园,现当作下午茶沙龙所在,自然而然成为养精畜锐之地。它最慑人精魂之大手笔,是于图画室最显眼处,开了一排落地玻璃门,推门望出去,有数棵苍劲老树以及说不清楚究竟有多大片的一大片草坪,那种气度与漂亮,看到后马上心平气静。

在坊间喝了千百杯,也抵不过在这里喝一杯的好。

况且坊间能否找到来喝已成疑问,未经田野调查的印象所得,市内英国下午茶似乎早已频临绝种,平常去过的西餐厅,点茶时一律只愿奉上茶包,作风优雅一点的还肯施舍半杯鲜奶。要是在连锁咖啡店叫茶,那他们用的只好是奶精了 。说到茶馆,对不起,我们这大都会养不起一家茶馆。

许多五星级酒店如今也不拿下午茶当一回事来做,有做的偏偏又不按牌理出牌,他们也许为了调整市场,人手,食物等困难,故意混淆下午茶 (afternoon tea) 与午后茶(high tea)两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下午茶和午后茶的实施时间是不一样的,所准备的茶食也有差异,最大分别是午后茶可以有肉,下午茶则不可以。也有人把午后茶(high tea)当作下午茶 (afternoon tea)来推销给大众 ,传统上午后茶是劳动阶级吃的,下午茶则属于上流社会的茶会,这样概念黑白不分,食物混合拼凑,味道不咸不淡,一干不尊重及随便阉割饮食的正统制法与吃法的人,永远也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故此很少看到将下午茶产品销售得好的酒店。

上图:茶具餐具并列,许玉莲摄。

  (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