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9.万人迷茶水-许玉莲

万人迷茶水-许玉莲

万人迷茶水-许玉莲

万人迷茶水

许玉莲

20090222发表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身边姨妈姑姐讶异,像香茅生姜蜂蜜茶这类草药茶饮料,为甚不算是茶?那到底什么才算是茶?简单的很,榴裢树上采下来的果子名榴裢,山竹树上采下来的果子唤山竹,从茶科植物树上采下来的叶子,便叫做茶叶。这些取自茶树的鲜叶,经过连串细腻的制作工艺,才千呼万唤以乾茶姿势登场亮相,用热水浸润所得万人迷汤水,一字曰之:茶。

其他所有不从茶树采下的叶子,却也可制成产品煎煮来饮的则统统自动归位,安身立命于草药茶的神主牌。草药茶可笼统当作任何植物的花、果、叶、枝、根、茎、皮等部位,无论鲜采或干燥储存後,再以热水熬煮成药汤的便是,粤语叫凉茶。冠上“凉”字,想必因为广东习俗惯用草药的降火清热、去湿消毒功效,使体内机能维持平衡而不致上火已达炉火纯青的地步。

凉茶自香港落藉後经港剧点石成金,早已成为老饼一代的怀旧符号,凉茶铺,一度是飞仔飞女至潮的调情圣地,阿哥哥风格打扮是当时索女型男的必备战袍,他们喝凉茶吃龟苓膏,他们像健康宝宝多过像叛逆少年,他们从不烂醉如泥,他们喝凉茶的样子,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但在我心目中,街边那些凉茶档的凉茶多难喝呀,凉茶等于是苦汤,尤其那王老吉更加一等一苦不堪言,连我那沉默是金的先父喝了後,也会忍不住呻吟“好苦”,要陈皮梅过口。苦口良药?我从来没有明白过这个道理,我都是凉茶未曾吞进肚子,就会连黄胆水也吐了出来的。

不过我喜欢喝一种,是家里有人“出水痘”或“出麻疹”时先母才会煮的竹蔗马蹄茅根茶,滋润滋润的,使人好舒服。所以,说来凉茶这名称也不能全然代替草药茶,凉茶应只属于其中一支,顾名思义本性凉,那当然也有性属热的、润的、温的、寒的等等不一,皆概括在草药茶门下。

有人以为草药茶药理由某国垄断,别的国民都在睡觉,那是很好笑的笑话。懂得运用草药茶的民族布满全世界,有这个我封为世界第一等的巴厘岛民的香茅生姜蜂蜜茶、有友族的东革阿里、还有无数的薰衣草、玫瑰花、薄荷叶、月桂叶、迷迭香、蔥、薑、蒜、枸杞等,皆可以做出很好喝兼带药效的草药茶。

草药茶英语为 herb tea , 而herb 一词源自拉丁文,据说希臘人、古埃及人、印第安人与中国人从人类很早很早的历史就已经开始饮用草药茶了,尤其与性事及美容有关的茶配方,文明古国各各将军美人帝王妃子都曾为它神魂颠倒。

 

  (1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