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1.煮水器-许玉莲

煮水器-许玉莲

煮水器-许玉莲

煮水器

许玉莲

20081207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

泡茶煮水的酒精灯,是可随意移动的零件,除了配搭金属酒精炉及玻璃壶,其他不同材料与设计的炉座及水壶,比如陶土或原矿泥所制成,一样能配搭得天衣无缝,价格高高低低,丰俭由人。

自本土现代茶艺启蒙期始,我第一次接触金属酒精炉及玻璃壶时的售价是一百八十零吉,至今它仍是这个价,属于通货膨胀中的绝种动物――不加价货品。比较一些陶土的工艺品,每件拿上手都至少要三,四百零吉,它是非常地无伤大雅。

使用酒精炉作为泡茶煮水时的火种,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茶业的新里程碑,至今不但未被淘汰,香火还自迳挺进二十一世纪,看来颇有成为经典的势头。

就算于九十年代末开始受到冲击――中国推出仿品,价格下滑一大半,许多消费者仍愿意采购制工较精细的正版,实是喝茶人的喜讯;一个人选择器皿的态度,也就是他如何选择茶叶以及如何泡茶的态度,懂得取舍真伪与美丑,泡出来的茶自然也好喝。

煮水除了用酒精炉,也有无线电水壶,无线电水壶于八十年代在台湾研发率先推出,以不锈钢作成壶,无线是指电线不再连接壶身,提壶倒热水时不必拔出插头,安全又方便。

无线电水壶一套二头包括一壶一座,座的周圆竖起一圈由钢的薄片围起的座墙,水壶的底有一圈刚好大小的接点,壶置于座上时便天衣无缝。此圈采内圈为阳性外圈为阴性作法,水的温度高时会自动切断,温度低时则自动通电。特别的是,壶的水量须有个重量,它才会“坐”得稳,否则它是不会通电的。

后来又见到另一款电制壶器,该座是片“圆电板”,让水壶坐于其上,通电即水滚,壶与座的接触点是平底之故,看得我十分心惊胆跳,未知底细的人往往觉得这款更容易置放,嫌弃第一款,其实这款才贴心,对正壶座上下吻合,那使水壶嵌进座内,稳如泰山,不易倾滑,重量不达标准不通电,那是保证安全使用,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考虑。

电壶煮水较能掌握时间管理,但需留心电线处理,不然极易绊倒脚步酿成小意外,喜欢用电壶的人将会失去少少自由,无安装插苏的地方诸如花园,郊野就无从泡茶了。

酒精灯虽然可自由携带到花园或郊野泡茶用,但酒精实在太容易从瓶子溢出,故酒精灯应避免与其他器皿及茶叶放在一起携带,不但独立包装,并且必须用个厚实的塑料袋紧紧打结,以防流泻。有些人贪方便,顺手牵羊取只矿泉水瓶来将就盛酒精,切记在瓶身注明名称,不可食用等字眼。

在屋里头用酒精炉煮水,需留意不可将炉设置在风扇底下,由于酒精灯瓶由玻璃制成,灯芯的火如果经风持续地吹,玻璃可能将因受热而破裂。

  (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