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5.茶席装扮与泡茶内涵-蔡荣章-20140604专栏

茶席装扮与泡茶内涵-蔡荣章-20140604专栏

茶席装扮与泡茶内涵-蔡荣章-专栏20140604

茶席装扮与泡茶内涵

蔡荣章

20140604蔡荣章专栏

 

「茶席的装扮虽不属于茶道的主体,但是装扮得漂漂亮亮是不是也有助于茶道的表现?」

「不一定,邋里邋遢当然不好,但如果应用得不当或摆错了地方也不好。」

 

「什么叫摆错了地方? 」

「一件大的插花作品摆在入口处可以增强品茗环境的空间变化与生气,但设置在泡茶席上就显得喧宾夺主。」

 

「华丽是不是可以让茶道更有价值感?」

「容易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没能专心享受茶道的境界。」

 

「如果有定力的人,只要他钉住茶,别的事物是影响不了他的。把其他的美色都拿掉才能维护茶道的独尊是幼稚的想法。设想茶屋雕梁画栋,泡茶桌椅乃高级木材精致加工,泡茶师亲自设计了席面,插了不凡的花姿,挂上了大画家的原作,空气中还飘散者高雅的沉香与大师弹奏的古琴。在这样的环境下欣赏茶道艺术家呈现茶道艺术、品赏他创作的茶汤,多么享受?这样的场景,谁也不敢轻视茶道的地位, 谁也不敢认为茶道只不过是泡泡茶喝喝茶而已。」

「音乐要费很多心思才能把它排除在知觉之外, 香气不容易不在乎它。居然要拿出定力排除这些干扰, 何不省略掉它?」

 

「这些装扮不能说是干扰,人们会因为有这些艺术为伴而更觉享受, 看到茶道演示、品饮茶汤更是诗情画意。」

「那是漫不经心的享受,是左拥右抱式的风雅,不是对自己潜心研究项目的态度。任何对画作有心得的人,对音乐、文学、舞蹈也会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他不能以忽而作画、忽而听乐、忽而吟诗作对就可以说他毫无问题地可以一面饮酒作乐一面画画创作。专心聆听一首乐曲哪有功夫欣赏墙上的那幅画?专心品饮一杯茶哪有功夫欣赏泡茶者的美色?」

 

「难道泡茶席要像一碗阳春面、泡茶的房间要家徒四壁才能专心把茶泡好、把茶喝好?」

「泡茶席只要由茶具、茶叶、泡茶师、品茗者构成即可,只要各项功能的茶具齐备、品质好、造型色泽搭配恰当,只要用以冲泡的茶叶做得到位、有风格,只要泡茶师能掌握好各种泡茶的因子,只要参与品茶的人都体认过茶道艺术的境界,泡茶席上就已经非常充实,其他的饰物与配乐实属多余,而且形成干扰,甚至于要特意从自己的意识中排除。

品茗环境是容纳泡茶席的那个地方,它有独自增进泡茶、品茶效果的作用。它要做好应有的方便性服务如衣帽间、洗手间、茶具清理室,与让大家觉得舒服愉悦的设施如空气新鲜、温湿度适当、足够的安宁、建筑与庭园规划得有一定格调、适当的布置等等。

茶席的美由茶具、茶叶与泡它、喝它的人来担纲,其他让我们兴起另一份情趣或愉悦心情的装扮都要退离泡茶席,变成品茗环境外壳的一部分。」

 

「这样纯粹的茶席才方便茶具、茶叶、泡它与喝它的人来创作茶道艺术,对吗?这样没干扰的泡茶席才容易尽情发挥茶道艺术的内涵,是吗?品茗环境的个性与装扮是不干扰茶道艺术呈现的,但要退到泡茶席的外围,是吗?」

「对的。」

 

  (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