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94.喝茶不必管它叫什么名字-蔡荣章-专栏20140709

喝茶不必管它叫什么名字-蔡荣章-专栏20140709

喝茶不必管它叫什么名字-蔡荣章-专栏20140709

喝茶不必管它叫什么名字

蔡荣章

20140709蔡荣章专栏

泡茶喝茶间最常听到的话语是: 这是什么茶? 不管首先看到了茶干还是端到了茶汤。难道每种茶都有一定的规格?否则为什么要知道它的名字。每类茶有大致相同的模样,但每类茶之下的各种茶就很难订出规格了。每类茶如绿茶、乌龙茶、红茶、普洱茶,由于制法有较大的差异,所以很容易区分,但如果在各大类中再细分下去就很难说清楚了。如绿茶中的西湖龙井、大佛龙井,乌龙茶中的冻顶乌龙、铁观音,红茶中的祁门红茶、坦洋工夫,普洱茶中的轻渥堆普洱、重渥堆普洱等等,就很难明确界定了。常喝茶的人会说:这难不倒我,我可以说得很清楚。但要留意,这样说的人是以某一制法、某一地区、某一时段的茶来说的,当别个地方发现西湖龙井好卖,他也会做成那个样子,原来的冻顶乌龙发现清香型铁观音正流行,他也会改做成那个样子,这时应该说这种茶错了,还是要说它是另一种茶,还是继续说它仍然是原来那种茶?茶区做每种茶时並没有法定的约束(所谓国家标准也只是大类别的大致描述),所以喝茶时不必去印证它的血统是否纯正,只要关心它的品质、只要专心品饮它。

上面一段说明了喝茶前弄清楚它在市场上叫什么名称对享用一杯茶是没什么帮助的,有的话也只是方便告诉别人您刚才喝了什么茶,或是方便到市场采购。对不知道茶名称的人反而没有束缚,他就所见到的茶叶外观与所喝到的茶汤来认识这壶茶、欣赏这壶茶,得到更直接的体会。就像见到一个人,应该就凭他的外表、谈吐、举动来认识他、欣赏他,而不是问到他的名字,知道了他是鼎鼎有名的足球健将、知道了他是深受批评的新闻人物,就依已知的资讯来与他相处,这是无趣又容易造成错误的。当您听到这是十万元一饼的老普洱、这是那季全国比赛首奖的铁观音,您就以那种兴奋的心情看了、喝了,而且口沫横飞地赞赏一番?有些人听说这是四川制作的龙井茶,直骂那是假龙井,不屑一顾。下次泡茶,有人问您这是什么茶,先不要告诉他,告诉他:我已经将茶摆在您面前,而且马上就要喝到,要知道它的名字作什么?

一些所谓知茶人士经常是对各种名称的茶有一定的知识,泡茶、喝茶时就以这些知识来处理,如冲泡清香型铁观音就用95℃的水,放1/4壶的茶,第一泡浸泡1分半,第二泡—-,品茶汤时,汤色应该是草绿、香气是花香、滋味清醇、还要有铁观音树种的品种特征—-。他的茶道生活就是核对资料、修正资料,少掉了很多探索的喜悦、直觉的快感、就事求真的乐趣。所以没有丰富茶学经验的人照样可以很好地享受茶道生活,有丰富茶学经验的人在欣赏茶叶、品饮茶汤时要将既有的知识搁置一旁,直接就所看到的茶叶、喝到的茶汤加以体会与享用。茶学知识丰富者的优势是看茶叶、喝茶汤时体会得更多,缺点是如果只会依着旧知识对号入座,就只剩下一副死板专家的样子了。

 

  (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