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9.从女性泡茶者是否要穿袜子说起/文/许玉莲/20161212

从女性泡茶者是否要穿袜子说起/文/许玉莲/20161212

从女性泡茶者是否要穿袜子说起/文/许玉莲/20161212

从女性泡茶者是否要穿袜子说起/文/许玉莲/20161212

茶席设在地上,女性泡茶者脱鞋坐地上泡茶时有必要穿短袜子吗?特地着重说“女性”,因为就目前所听到的争议与呵责都针对着她们。有说女性光脚板是不礼貌的,我问:如何不礼貌?他们说:让别人看到皮肤怎么可以。女性的皮肤为何不可让人看到呢,因它涉嫌诱惑他人情欲冲动,此言论是先假设女性皮肤给人看到是女性不应该犯的错,带有一点羞耻与罪恶,故必须有保护罩套着。

日本茶道进行时,穿和服参加者都有穿袜套,和服装扮本包括二趾袜,故是否需穿袜子也就没有讨论的必要;现今穿现代服装者在进入茶室前要套上白袜子,即使原先就已经有穿袜子,这时也必须脱下来换另一双专用的,这种做法似乎带出“维持卫生”的意思,而不是担心“皮肤被窥视”的问题。

近代中文茶界并不擅长坐在地上泡茶,包括:该穿什么衣服、如何换脱鞋子、是否穿袜子、如何摆放双脚等问题至今没有彻底解决。三十多年前茶文化复兴期的现代茶艺馆,大多装潢成部分地席、部分桌椅给人泡茶,地席式的泡茶空间需要脱鞋进场入座,那时大家并没有考虑礼貌、卫生或“看见皮肤”等问题,反正赤裸双脚、穿短袜子、穿丝袜的都有,后来有茶艺馆面对太多顾客脱鞋,肮脏鞋子和袜子带来的“臭气熏天”而关闭地席式泡茶空间,接下来新开的茶艺馆似乎也不设地席了,故此,我们其实没有多少机会去试验现代人使用地席泡茶到底是否要穿袜子。这几年因为大家喜欢玩各类型茶会,地席式泡茶散见各区域,“穿袜子”与否问题就浮上台面。

女性是否穿短袜子不外乎几个原因,第一关乎装扮搭配的需要,她们有及膝裙、落地长裙、长裤等几类,鞋子至少也有高跟和平底、包脚趾或露脚趾的凉鞋,上述服饰较少人搭配短袜子,大家认为不大好看,所以多选择穿丝袜。女性多在穿休闲服如牛仔裤、运动服时才会搭配包头鞋穿短袜子。第二是卫生,脚常出汗者多会穿短袜子,有利于吸汗,也就维持了脚的干爽,但这样的袜子必须常常换才不会臭。第三要看气候,一年到晚都炎热多雨之地,大家会养成不穿袜子的习惯,无论是短袜子或丝袜,穿上会觉得热,下雨了又湿嗒嗒,极不方便,故都不穿。

个人自由、穿衣习惯与审美眼光影响人们如何装扮,这包括了作为一位女性泡茶者,她到底要不要在脱鞋后穿着短袜子来泡茶,也是完全属于个人选择,大家没有必要因为她没有穿短袜子而裸露了小腿及脚背、脚板,就对她进行道德审判,认为女性居然大大方方让自己的脚展现人前,违反礼节,是不自爱的“坏女人”。

当然,着装其实也不应肆无忌惮,既然是针对泡茶而言,那么不妨回到茶道本质上考虑“怎样才算是完整的泡茶装”,如为了塑造一个更整洁卫生的泡茶、喝茶环境,又不影响自己平常的穿衣风格,在进入泡茶空间之前换穿一双干净的短袜,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即泡茶者无论穿着什么服饰,都必须带备一双短袜,于入场前换上。那剩下要考虑的是换袜子的地方应设在何处、如已经穿着丝袜的是否直接套短袜就行了、换穿袜子后要洗手吗、泡茶者先穿妥后才让品茗者也跟进、还或一声令下泡茶者与喝茶者同时实施、袜子要统一颜色吗等等。

(中国福建茶道杂志2016-12-12)

许玉莲茶道艺术家

作者简介:

(1)马来西亚茶道研究会会长。

(2)中国《茶道》杂志专栏作者。

(3)中国-福建-漳州科技学院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茶文化系客座副教授。

(4)中国-浙江-农林大学人文.茶文化学院客座教授。

經歷:

(1)1992年~1999年,马来西亚紫藤文化企业集团.怡保紫藤茶坊主任。

(2)2000年~2017年,马来西亚紫藤文化企业集团.茶艺学习中心主任。

(3)2011年,与蔡荣章同创建”现代茶思想网“网站。

(4)第四十七届陆羽泡茶师检定考试评委。(福建漳州科技学院2013主办)

(5)首届“中华茶文化传播优秀工作者”获奖者。(中国社科院工经所茶产业发展研究中心2014主办)

(6)中国茶叶学会2015首届、2016第二届茶艺师资培训班讲师,题目:“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的举办”以及“老茶的冲泡与欣赏”

(7)“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之茶会形式,2011年与蔡荣章共同发起创办。

(8)著作《我就要让这世界香》,,在2015中国茶行业年度会上,入选了“2016茶媒推荐阅读10大茶书榜单”

(9)与蔡荣章合著《茶道艺术家茶汤作品欣赏会》,在2016中国茶行业年度会上,入选了“2016茶媒推荐阅读10大茶书榜单”

  (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