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91.错误的传授与学术自由-20140514社论-蔡荣章

错误的传授与学术自由-20140514社论-蔡荣章

错误的传授与学术自由-20140514社论-蔡荣章

错误的传授与学术自由

蔡荣章

20140514社论

「很多学校组团参加了这次茶艺竞赛,甚至没开设茶文化专业的学校也热心地参加,这期间的做法与认知发生不少专业上的错误。但他们的参加是不是对茶文化的传播与发展都是有帮助的?」

「你听说过帮倒忙吗?这些错误若藉此机会传播与放大,不只于事无补,反而要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修正。」

 

「但如果将之解释为只是意见的不一,多一些人参加是否是件好事?」

「如果只是意见的不一,是件好事,这叫学术自由。但刚才你说的是发生了错误,是属于错误的传授,是帮倒忙。」

 

「现在市面上有什么是错误的传授而不是属于学术的自由?」

「例如:泡茶时第一道是不喝的。不能将不喝与要喝视为意见的不一,如果有一部分人仍然传授着不喝的论调,势必减缓喝茶进入精致生活与茶道艺术的速度。因为还隐藏着不卫生的阴影,虽然可以美其名为醒茶、温润泡。

例如:泡茶前要在泡茶席上煮一煮杯子,奉茶时要用夹子夹杯子。不能将这种做法称为是清洁茶具、讲究卫生的一种方法,只会将泡茶捆绑在未开发的阶段。

例如:茶道要有配乐,还要依乐曲的快慢起伏调整泡茶的手法,美丽的服饰与肢体的舞动是打破泡茶喝茶单调的不二法门。这样的传授方法只会将茶道局限在众多艺术项目的配角里。

例如:泡茶技艺课的成绩测验,服装占20%、茶席设计占30%、手法创意占20%、表情占10%、茶汤占20%。这样的教育方式一定导致对茶道艺术的本体—茶汤的不重视,茶文化将无法以它的茶道艺术与其他艺术项目相提并论。」

 

「以上的这些错误传授我们可以理解,但摒除了这些错误的论调,是不是就变成了一言堂的教室?」

「不会的,上面所谈的只是对与不对的问题,剩下的还有更多的是基础性、艺术性、思想性、创作性的层面,海阔天空任茶道学者发挥他的智慧。这时我们就要强调学术自由了,甚至同意不聘用本校毕业的研究生回校任教,以免近亲繁殖。」

 

「民间的喝茶也不可以犯有上面的错误吗?」

「学校的教学不可以犯有上述这些初级的错误,这样才足以为茶文化开拓一条拥有茶道艺术的道路,但通俗性喝茶是可以毫无章法的。

我们说的学术自由不能在初阶的基础上出差错,有如音乐系的课堂上认为仅是声音不足以震荡人心,演奏或歌唱时一定要佐以肢体的舞动与伴舞者。虽然通俗的音乐会这样做,但音乐系的课堂上不会这么说。

学校教育重在拉拔某一学科的高度,大众的应用虽无需严谨的章法,但会因学术界的高度而有更好的享用,例如茶道艺术已臻成熟,民间的随兴喝茶会更容易买到高卫生条件的茶、喝茶的人会更在乎你的茶汤。」

 

  (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