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8.茶器-许玉莲

茶器-许玉莲

茶器-许玉莲

茶器

许玉莲

20081123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读友略带遗憾,坦率笑说还未存够钱买副好茶具。我认为未必要买。

诚然,假如将泡茶按部就班当作进修,初期基本配备就少不了二砂壶一盖碗。砂,是宜兴紫砂,由于紫砂色彩斑斓,经窑烧後端的通体晶莹,如挂上公主光环,艳丽得教人睁不开眼睛。不同色泽的砂壶,自有各自名称、导热率、渗透性、适泡茶类等引人入胜的学问,但新手初入门槛,让他欣赏一下前门风景也就是了,何需一入侯门深似海?故一律笼统称为砂壶即可。

盖碗,是个一套三件的饮具,由碗、盖、托组成;也有人称盖杯,如何分别?约一百至百五毫升,盛茶饮具型如杯,称盖杯;另一款约二百多毫升大,盛茶器皿仿如碗般,就叫盖碗。

港人习惯称它们为茶盅。无论大小我却喜称盖碗,觉得有种俗气美,盖杯太秀气,我辜负了它。有次我请店小妹拿个盖碗过来,她眼前就摆着有一个。后来她花了些时间翻箱倒柜给我送过来另一个盖碗,问她为什么?她回答我,那个是盖杯,这个是盖碗。

盖碗的直径总也有三寸吧,取拿时将拇指与中指长长拉远距离,再扣上去碗的边缘,刚刚好。如果并无特别指名道姓,几乎可以约定俗成认定,盖碗是瓷制的,除非预先言明,紫砂盖碗玻璃盖碗,不然不得抱怨。

新手的二砂壶一盖碗基本是这样分配,盖碗用于冲泡绿茶、花茶、红茶。砂壶一用于冲泡乌龙茶,砂壶二用于冲泡普洱、六堡。不同茶类使用个别泡茶器,降低串味的危险性,同时养的壶也相对好看,况且又还不至于到“乱花钱”的地步,二、一原则实行起来毫不为难。

假如眼前不够钱,又很想泡杯茶来悠哉游哉,何不试试“不持一物”的境界,不让某个物件限制或驾驭行动,练习自己的创造力与眼力,从生活中找出可代替用的茶器,从“本来没有一件像样的茶器”变成“每样物件都是独一无二的茶器。”

比如缺了一个茶盘,去婆婆的碗柜借一个八角汤碗出来,碗上还描着几笔青花的,那不就是既现成又得意趣的茶盘?何况汤碗、饭碗的确比大而不当的茶盘实用简约许多。 比如多余或没用的竹筷子,可用刀削削刻刻,制成一支茶签,以便通诸塞在壶嘴的茶叶,或制成一支茶夹,泡完茶后将茶渣从壶中清理出来。

还可去路边割一片大张的芋头叶回来铺在桌面当桌布,绿绿的,比什么都养眼。万年青的叶子,当杯托。乾丝瓜,剪裁一小圆片,置于汤碗中,再把壶置于其上,以防止碗壶互相擦损。

别以为自己欠缺华丽茶器,就泡不出茶来。或一定需依赖某一种茶某一个壶、才敢泡茶。自由自在的灵魂,何时不能泡茶?

 

  (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