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7.无我茶会如何从旧的“有”到新的“有”/蔡荣章/20200217

87.无我茶会如何从旧的“有”到新的“有”/蔡荣章/20200217

无我茶会如何从旧的“有”到新的“有”/蔡荣章/20200217

无我茶会如何从旧的“有”到新的“有”/蔡荣章/20200217

无我茶会强调“无”,认为只有在无的状况下才能产生有,每次参加无我茶会,就抛弃已有的“有”,让自己成就“无”的状态,茶会后再生成自己希望的“有”。

但是有人认为“无不能生有”(如中国魏晋时代有些人的看法),那是因为把“无”与“有”都当作两个“个体”的原因,各自占了一个地方,“无”是无,“有”是有,所以说无不能生有。就像车上的两个座位,一个坐着A,他的名字叫“无”,一个坐着B,它的名字叫“有”,当然任何人不能再坐上“无”的位置。但是无我茶会的“无”是“空位”,是没有人坐的位置,任何人都可以坐上去。

要改变任何的“有”,一定要将“有”移开,然后才能在“无”的空位上塑造新的有吗?不可在有的位置上再造个有吗?是的,因为那个原来的有不是也变成无了吗?另一个问题是“无我茶会”要人们每次抛弃已有的“有”,茶会结束后,再生成自己希望的“有”,但我好好的,有钱、有势、有学问、有美貌,为什么要再造?这要谈到日新又新的观念,白天、黑夜、春、夏、秋、冬,要更替才好的,空气才新鲜的。我贫穷、衰老、残疾,怎么更替?把贫穷、衰老、残疾的痛苦与不满抛弃,抛弃的方法如:不在乎它、医治它、奋发图强、振作起来工作,一定要把现在的“有”抛弃,否则困死愁城。

对于“有”还有一个观念,如果不把“有”抛弃,它会干扰自己与别人的,不管是幸的还是不幸的。例如光线是我们喜欢的,但是如果光线显露了它美艳的七彩,我们赞美一下之后,就不知道要怎么走路了,因为七彩挡住了视线。你不觉得有钱、有势、有学问、有美貌,如果很张狂,我们是看不下去的;贫穷、衰老、残疾,如果一直在呻吟、哭喊,我们也会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对于“无”也有一个观念,“无”是一个“空位”,宇宙要腾出“空位”给新的“有”,所以要有“死亡” 与“接纳的空间”。死亡容易理解(包括生物与星体),接纳的空间是亲切、幸福、美好。树林花草长得漂亮,我们不会觉得它占据了空间,我们(包括其他动物)会到里面散步、玩耍;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举办演唱会,我们不会觉得他们占据了空间,我们会凑过去参加他们的欢乐。相反的,如果是一堆垃圾、一群暴徒,确实是会减少空位的。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要强调无与有的观念,死亡提供空位;光线的七彩干扰着我们的视线,就如同财富、贫穷之不被抛弃;亲切、幸福、美满的事物,也能增添“接纳的空间”。这三项观念让我们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有”要抛弃,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每次无我茶会要腾出许多的“无”,茶会后再重新创造自己喜欢的“有”。

《现代茶道思想》专栏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