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0.茶城荒凉-许玉莲

茶城荒凉-许玉莲

茶城荒凉-许玉莲

茶城荒凉

许玉莲

20090927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专栏

九月头赴京公幹,似乎才和它说拜拜,怎么眨眼间又回来了,时间是同样的纷至沓来,空气也响起同样的焦灼交响乐,站在马连道上探窥马连道境况,心里有的同样竟是只荒凉两个字。

位置于宣武区的马连道(其实是马连道路,加上马连道南街),他们说,是自一九九九年起全中国最密集茶业商城的茶叶一条街,仅长一千五百米短短一段路,不包括独门独户沿街蔓延的小店,横竖直立了好多大夏,打出名堂的少说有十栋如:北京茶叶总公司、马连道茶城、京闽茶城、清溪茶城、更香茶叶公司、茶缘茶城、天福缘茶城、北京国际茶城、茶贸茶城及格调茶城等,其余多栋,久不闻消息,我就省略了,估计已阵亡茶场。

这些个茶城,每座可容纳商户至少一百家以上,除了马连道、清溪、京闽属于开山元老级的茶城,商户入驻率能达一百巴仙;整个马连道几乎三分一的店是人去楼空,完全失去生还迹象的。

新开张约年余的和美,营业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偌大商城七十巴仙铺位空荡荡养灰尘,由于未办理正常手续就招揽商户,以致如今闹租赁纠纷“突然关门”,负责人说一句“当初以为很快就能办下来”便不再露脸。普洱茶都虽然开业已四年,今年上旬开始许多店铺门上或贴着转租启事,或贴着商家撤离後的联系方式,整个茶城内,常常仅有一两位客人在试茶而已;终于六月十五日宣布停业。

剩下来一些有的销售员比顾客多,见到顾客就像苍蝇见到血,念经般背诵他家的推销配套。另一些在大暑天也感觉冷清的店,销售员非常配合地也展示着一张张苍白的脸,目光呆滞,打听过,据说这些小青年每月工资约千元,天天值班不做什么,就站门口招客。大多时候无客可招,就抛掷青春。

走进这些茶城,你将发现建筑物内空气特别的闷,也许是店铺间隔设计欠妥导致风流不畅,又或是门窗紧闭,不开冷气之故。厕所并无成正比例随着京城的文明而卫生起来,也并无随着人们嚷“茶艺国际化”而发展起来,这么龌龊的洗手间,人们还要在里面洗茶具呢。都给“大”冲喜冲昏了,无人去想如何给每个商户开放一条水管,将茶杯洗干净的小事,无人去在乎天天值班的伙计和上门的顾客是否对郁闷空气感觉不适。

荒凉,是因为茶城空间的大和多,已经超越了被需要的泛滥,为什么到处都标榜最大最多的茶叶商场茶叶批发市场?建设的都是模式大体相同的大楼,贩卖的都是一窝蜂重覆的产品,各店并没有使出看家本领,用心做出自己味道,与别人区别开来。叫人怀念的是老茶庄,老茶庄拥有各自的掌门人,亲自督造茶叶,参与每一个细节,甚至了解并记住每一位顾客的喜爱,而且,他们不只专业,不只敬业,他们也乐业。

  (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