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2.炭炉-许玉莲

炭炉-许玉莲

炭炉-许玉莲

炭炉

许玉莲

20081214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

用酒精炉煮水泡茶,万一盛装酒精的玻璃瓶(酒精灯)经不起火热而破裂,酒精顷刻便会流淌成河,该怎办?很多年前我和女子一曾身历其境,刚好旁边坐着个三岁小孩陪我们喝茶,我一时大发慈悲,不管天塌下来,挽起小孩就退避三尺之外。

只听有人喊:吹,吹灭那火。乖乖不得了,一吹之下,火蔓延得更快。还是女子一冰雪聪明,拿起手边湿的茶巾往火种罩过去,世界马上归于黑暗及平静。

后来终于一劳永逸买了个铜制酒精灯,大出血九十九零吉,坚固得什么似的,经得起热度与时间的考验,至今安然无恙。非常漂亮的原料和工艺,九十九零吉太值得,我时常劝人用它。

谁料制造商在没有宣告下停产,却以模仿铜的质感、色泽与造型的情形下,用陶土作出了个代替品(我认为),售价六十八零吉,手工实在差太多,触摸的手感—简直是没有手感。多心的我,难免猜测之前的铜制酒精灯是个错误的市场规划?没钱赚马上收手?

有人还是坚持慢火出细活,拒酒精炉与电炉于千里之外,弄个炭炉放在家里,要喝茶时就起火煮水。使用炭炉的关键,是在于选择用什么炭。超级市场或巴刹,一般轻而易举可买到俗称为咸水炭的炭种,但此炭烧起火来比较散,火力不够集中,也不耐烧。

如果有相熟的炭商,试试问他要白炭。每烧一窑咸水炭,总会出现几块烧得特别好的,它们就自动晋级为白炭。白炭里头又还分为普通的和极好出口的,要取得几块出口的难如登天,他们往往比你还烦恼,声声曰:不是钱的问题,是没货。由于并无为钱而折腰,他们的神情与身份马上矜贵起来。

吉兰丹一带生产相当多好炭,都销至日本,韩国及美国等地,本地人想一亲芳泽不能只靠钱去买,还需要有人去做说客,这是难上加难了。但好炭烧火,火种比较集中有力,火力也分布得很均匀,所以千方百计去求的也大有人在。

好炭烧起来并没有火舌在空中扬威耀武,它是一团红红旺盛的火心在炭里的,故烧出来的水能持续地热,不易降温,水的口感有活力,够松够滑,用以泡茶,茶汤效果非常细腻美妙,无以名之。

我有两座炭炉,一座在身边,一座在香港。某年去汕头,看见当地人用,土土的,不经修饰的,非常喜欢,托人给我买,竟一时三刻买不到。后来在广州遇见一位潮州来的茶师,他知道了马上要叫人给我寄。我当时寄居香港,两座炭炉一为一尺高,一为二尺高,就在香港陪伴我。

后来返马行李过重,我将二尺高的那座炭炉不经意地留在香港,一位茶师的家代为保管。至今它有家归不得,不知它感怀身世时有没有哭泣?我这两座炭炉,可是必须用橄榄炭生火的,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