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6.论茶空间的是非(文/许玉莲/2016-06-10)

论茶空间的是非(文/许玉莲/2016-06-10)

论茶空间的是非(文/许玉莲/2016-06-10)

论茶空间的是非(文/许玉莲/2016-06-10)

许玉莲茶道会长

茶空间现被捧为茶界新兴追求的风尚,风头一时无两,满茶界都在打造如何溶入茶艺生活美学的茶空间,漫山遍野地设计,甚至说茶不重要,重要的是环境。过去我们提起茶席、茶室和茶屋,那感觉倒也温暖些,当一人说他有张茶席或有间茶室,那至少是个喜爱泡茶喝茶的人愿意呆在那角落与茶相依偎的窝心地方。茶屋我们也嫌有不真实感,因为大多的茶屋都是摆空城计的,平常鲜少泡茶,甚至没有人到来,要泡茶时永远找不到水的设备,任由灰尘铺满角落,屋前屋后的树草荒芜得可茂盛了。

爱茶的人未必都能弄一个房子来当茶屋因房子房价不菲,拥有茶屋的人倒未必真的那么需要一个地方来泡茶、像是用来接受报章杂志访问时当背景、或是身份象征的一种道具,作为大师有个茶屋来烘托着到底面子强些,说话也可以威风凛凛一点“我的茶屋在山上”,这就是我们嫌弃它造作不真实、没有达到“为茶服务”的原因。

有时候,一间好的茶屋可以成为一位启蒙老师,让人记住那个时刻记住一辈子,每次想到那茶屋:推开木门,走入庭园,不远处有一油桐花树,树下有一方池塘,油桐花零星零星地飘落在水面,又无声无息地飘至池塘四边围成一方形,淡淡然散馨香,进入屋内,正堂空空如也,无花亦无画,后院天井的墙养满青苔,茶席在一隅,无香亦无乐,光影、声音陪伴着茶,我们欣然坐下,赏茶。那茶屋既不承担情节的表现,也抛掉任何隐喻,反而使茶的“药剂量”发生效用,人们会因而可以更宁静的心神领受茶的洗礼。

不过,现在的茶空间,是一个要比空废茶屋更荒凉的地方,你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拥有它的与来的人根本不在乎它有没有茶,这些空间强调视觉效果多过一切,他们在空旷的场地设计一个个的框景出来,用各种叫人意外的材料和手法把茶空间的四周与顶打造出来,斗笠造型、船造型、球或什么造型都有,用金属的、用茅草的或用塑料瓶子或什么的都有,总而言之要先声夺人让大家远远就可以看见它的外形,里面也有茶席,或多或少,或泡茶或不泡茶,但大家到来并非为了泡茶喝茶而来,那些茶空间也没有考虑到泡茶喝茶需要作业的设备,大家像是为看“这里盖了个什么新奇东西”,以及讨论这个东西有多么创意有多么美而来的。

这些借茶之名做出来的茶空间,很多只有一个空壳,无论它是如何摆着名贵华丽的茶器,总觉得没有底蕴,少了几个会泡茶喝茶的人儿的灵魂驻守,那就是一台布景。不久前我们还说,别让茶艺沦为茶艺表演而已,这会儿,连“假假的喝喝茶”之表演也消失了,就只剩下一个搭建成品的展示。有人说,茶空间能把产业做大,因为空间里可整合产品内容,如:家具、琴棋书画、老骨董、山石皆可卖,包括整个空间设计也可让客人带回家。看看,这样离开茶来做的茶空间,它壮大了的业务可能是室内设计、建筑、土木工艺、家具设计和园林设计等,偏偏地绝对不是茶,当然那也算一项促进社会进步的工作,但教那些把“茶”当作一生的志业来做的工作者如何面对残酷的现实?前些时候流行茶艺表演,与现今时兴茶空间的视觉影响下,茶叶好像也没有多卖。茶叶要多卖多喝茶文化才能深耕,眼下马上要做的是应该教会大众对香气及味道更加敏锐的重要性,开发味觉与嗅觉感官。

刊登2016-06-10茶道杂志专栏

许玉莲

 

  (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