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4.給臺灣無我茶會茶友的一封公開信 —兼論折疊桌椅的錯誤使用- 蔡荣章

給臺灣無我茶會茶友的一封公開信 —兼論折疊桌椅的錯誤使用- 蔡荣章

給臺灣無我茶會茶友的一封公開信 —兼論折疊桌椅的錯誤使用- 蔡荣章

給臺灣無我茶會茶友的一封公開信

—兼論折疊桌椅的錯誤使用

蔡荣章

參加過第15屆國際無我茶會在浙江大學與千島湖舉辦的前二場無我茶會,發現嚴重的錯誤。為什麼五大圈的隊伍中央還有折疊式桌椅圍成的一個小圈圈?他們不依抽籤的號碼就坐,是被邀或自行坐在那裡的,又沒依公告事項的進度,自行泡茶,一面聊天,不依單邊方向奉茶,還在會中接受採訪。

是培訓不足嗎?但浙江大學那場只有一位中國茶友,其餘都是臺灣的資深無我茶會會員,千島湖的那一場,則全都是。

有人說,那是主辦方為無法跪坐、無法蹲下來奉茶的人而設,但我看到許多人不是那樣的。看在其他茶友與圍觀者的眼裡,還以為中央小圈圈是特權人士才可以進去坐的,但無我茶會沒有給予這種特權。若属主辦方為行動不便者著想,這些桌椅要並列排進大圈圈的隊伍裡,號碼簽留給需要的人抽取。這些茶友可以不必跪坐泡茶、蹲下奉茶,如果約定往左邊奉茶,左邊最後三位坐在桌椅者會奉茶到無桌子的席位,這時可以請被奉者自己端一下茶或把空杯子放到奉茶盤上,若被奉者亦出去奉茶,等一下就會回來的。這樣才能照顧到不便的人也不破壞無我茶會的規則。這種安排必須寫在公告事項裡,讓需要的與會者知道。

坐在第七第八部大巴的茶友說他們回去後就要教無我茶會,有人說要取得無我茶會指導老師的證書才好,有人說要到發起地臺灣考證才正宗。臺灣無我茶會的茶友不要做錯誤的示範,上課時還要有錯誤舉例的一節,努力把無我茶會的面貌與精神呈現。

 

  (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