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3.喝茶有时-许玉莲

喝茶有时-许玉莲

喝茶有时-许玉莲

喝茶有时

许玉莲

20071209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

紫藤办了个茶艺生活营,我负责策划,主题点名为“有时喝茶”,英明神武的观众给予善意批评:“只是有时喝,难道有时不喝吗?难道有时喝酒吗?”那种爱茶心切令人莞尔.翻过词典,“有时”在英文里拥有三种区别的意义,一。sometime 指在某一时候,在任何时候。二。sometimes 指时而,间或,不时。三。some time 指一段时间。在这里,就是指“随便任何时候,都是喝茶的时候 ”的意思。少年十五二十时的学员用惯用熟msn和sms的短语、断语、捷径语或自创语,理解起来一点问题也没有,毫无困难投入。

有时喝有时不喝,那又有何不可?真实生活中根本充满了丰富的食材与饮品,吸取不同的营养和享受饮食,是一种生活恩典,又何需因此而对茶产生愧疚感?你是否二十四小时都在喝茶,非判断你是否就是那个投诚者,或中坚分子的绝对条件,更重要的,你事茶时有没有灵魂?

有人马上要掩嘴嘲笑了,“这穷酸茶民算老几?尽说些灵魂肉麻话,咱们的老百姓可听不懂。”,哈罗,拜托请别嫁祸于老百姓,老百姓怎么会不懂?老百姓在挑选榴莲时、在煮肉骨茶时、在喝“国必搞搞”时、在喝“参冰”时最有灵魂,那是十分好的记性、敏感的味觉、细心体会和经过无数实践之后的一种坚持。

茶喝得太多太急太滥之后,慢下来静静地想一想,原来我们生活里曾经有过这样的选择那样的决定,而这些选择将深深烙印进我们的血液中,影响我们对生活的看法,这就是灵魂。灵魂曾经有纹有路有迹可寻躲在所有细节中,比如事茶前有无好好地洗洗手?以免手上杂异气味感染茶叶茶器。所冲泡的武夷岩茶,是否带“绿叶红镶边”的美丽标记?从罐子取拿茶叶时有无分心?致使茶叶飘落大地?浪费茶叶近乎十恶不赦了,那需要另外长篇大论。

灵魂时现时灭、时近时远、时灵时不灵,那是因为我们太轻易妥协吧了。

“有时喝茶”其实并非原创,最初原想命名为“喝茶有时”,那就是完美抄袭和完美假公济私了,<圣经。诗篇>有曰“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我最心爱的诗篇之一。

世上凡事有定期,万务都有定时,故,喝茶有时,不喝茶也有时。我们只能在每一次泡茶喝茶劳动中,细细地按着茶的性子水的性子以及各守其位的人与物,各按其时使之成为最美好。从来不曾拥有过<双狮同庆>、<宋聘>、<红印>等老人家半片叶子,但总算喝过,它们甘甜的滋味永远细水长流浸润着我的心,那是我仅有的配额。

这么多年过去,终于新近在京城发现,我喝“便宜茶、臭茶”的配额也宣告拉警报,喝了硬是反胃。“喝臭茶有时”的年代准备鞠躬功成身退,“喝好茶有时”的年代是否即将走马上任?

 

  (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