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9.我是这样喝茶-许玉莲

我是这样喝茶-许玉莲

我是这样喝茶-许玉莲

我是这样喝茶

许玉莲

20080302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新年回甘榜,妹子说年纪越长越喜欢喝茶了,想要参考我天天到底喝什么茶,怎样喝。哦,既然是亲生姐妹,无关乎江湖恩怨,我也不怕失礼,决定坦白从宽,将日常一天的习惯一一倾囊告知。妹子,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早晨起来,用一个曼谷的浅草绿色玻璃杯,约300cc大,盛七分满的茶,分几口缓缓喝下去,才出发去练瑜伽。茶是陈化十年的黑沱茶,市价不清楚,每晚睡觉之前必冲饮,然后留下少许于早晨暖胃通便。黑沱茶一颗约五克重,放进一只黑砂壶,约2000cc大,市价四百八十大元,名曰“寿星”,也叫“黑金刚”,冲半壶即好,浸润着慢慢喝,滋味甜醇。

上班到公司,我的早餐是一壶名曰“玉洱”的普洱茶,九四年的散茶,只剩下半缸子吧了,静静躺在一只炉钧釉的清末水缸,无价。拿一只清水泥、鸽嘴水平壶,约1000cc大,时值三百二十大元,用拇指、食指及中指轻轻抓小撮“玉洱”仍进壶内,第一趟热水倒掉不喝,第二趟水开始浸泡至喜欢的香味出现就可以喝了,这是每一天指定的招魂仪式,没有这杯茶,我做鬼都不灵。有时添食,我会吸两口曾智勇冲泡的“白鸡冠”碎末茶。

午餐时间,预备两只本山绿泥壶,时值一千大元一只,大约1000cc,一只当壶泡茶用,另一只当茶海纳汤用,冲泡“老丛水仙”,去年陈茶,将茶叶铺平壶底的投茶量足矣,那大约是十二克,一克一元钱。好喝的秘诀是陈茶、量少、水温是滚开後熄火稍息才开始冲泡、浸泡时间需相当的长。喝过後,永远难忘那甜甜果香岩韵青苔味。这时如果感觉有点饿,或许可吃一碗潮州鱼丸粉。

有时人在江湖,随波逐流到饺子大王店用午餐,我会点壶茉莉花茶,东北人的营生,还是花茶最鲜,其它茶不提也吧。如果到楼上海鲜餐厅,我会自行拼配“生熟普洱”带过去,配方无定向,要看心情,用勐海熟茶作基调是颇讨人欢心的口感,提味我则用零四年的易武正山晒青毛茶。

好不容易盼到下午茶时间,我会天天换着花样冲泡各式各样红茶:自己到山里头买的正山小种、吴老师送的宜兴红茶、祁门红茶、金马仑红茶都好。清饮红茶,前提条件只有一个:必须淡,细而甜的红茶,多多也不怕。用一只盖碗,宫廷宽边款,出汤快不易变涩,喝时用景德镇制米通杯。有时,我会喝台湾“东方美人”茶,这是央人给寄过来的,得留心省着点。

晚饭,如果不小心误交猪朋狗友去暴吃暴饮,我总随手带上自己的茶:六堡、水仙、肉桂、蜜兰香诸如此类,香味有活力又富清爽感觉,饭店所提供的茶叶我们已不喝久矣,不敢也不想。往往,去到任何一家饭店,我们都会宾至如归拿着自备茶叶到茶水间自助泡将起来,我们的御用茶童是李诗诗,她已经无数次被人当作是店伙计,召唤着命她提供加热水服务,而我们施施然、懒洋洋摇着腿,瞬间茶就到了。

  (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