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65.做一只茶的跟尾狗-许玉莲

做一只茶的跟尾狗-许玉莲

做一只茶的跟尾狗-许玉莲

做一只茶的跟尾狗

许玉莲

20080720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遇茶茶”专栏

想到红茶,人们会毫不迟疑认为那是英国人的生活方式,虽然在英国从不种茶。轮到绿茶,人们当仁不让封它为日本人的灵魂,即使它最初是被引进口的舶来品。中国有一大堆白茶,黄茶,青茶,黑茶,花茶等的分类,但到底那个是签名式的茶?大多中国茶们的身世青黄不接,人云亦云,说不清也道不明,旁观者一头雾水有之,裹足不前有之,不肖一顾有之。

比如那青茶,原本是最好发挥的,全世界只在中华南地区能生产这茶,根本没有对手,有本事的话就独霸全球市场。部分发酵工艺做出来的茶叶,上天赋予它们自然的花香果香,别的茶还真弄不出来,新手入门的门槛费相对的缴也缴得心甘情愿。

但小小一个地区,已略分成四种区域风格,拿着钱到茶店去买茶,首先要受得起店家们的奚落和教育,连串爆竹似的拷问:发酵轻或重?焙火高还低?炭焙或电焙?浓香型或清香型?传统制还现代制?老的或新的?听,听,惨过到警察局协助调查什么案,是不?花钱买难受这种事可没多少傻子会做,要喝青茶的勇气立马丢去天不吐。

分四大区域也吧了,算是有口福,喝遍甜酸苦辣。可各区域大小小的制茶师、茶农、茶人、茶专家、茶贩子偏喜张扬自立门派,互派对方的不是,常常鬼打鬼,将对方的青茶视为天敌,统共没个好喝。谁知等那天某某的青茶飙价了,大家就似犯上失忆症,忘记曾经如何鄙视某某不会做茶,迎头直追就弄起那A货B货了,实在叫茶民无所适从。喝青茶,烦呀。

有,有见过少数真正懂得做懂得喝青茶的高人,高不可攀,高处不胜寒,高人纯粹为自个儿爽,关茶民何事。

英国人喝红茶喝得最化繁为简,从最根本的原料做起,爱怎么喝就怎么制怎么种,游戏规则自家话事,没给人罗嗦的地方,自供自给,大布列颠米字旗竖到哪,心肝宝贝红茶跟尾狗去到哪。

在茶贩子还未了解什么叫品牌的时候,他们已攻下无数江山,作为红茶的栽种地、生产地,以及消费地,制定品牌运作的方法以及次序,一劳永逸解决品牌的货源与销路。印度阿萨姆溪谷一带与大吉岭附近,现在还有许多茶园仍然属于他们。咱金马仑高原山上大部分茶园均由英国人开发和拥有,最老那家,已传之第三代。

日本人喝茶也绝,要不无花无假A到Z锻炼茶道,弄四小时为喝一口抹茶,大至茶室小至一个心情,都有办法有所坚持。要不人手一杯煎茶,吃寿司总要解解渴吧,吃鱼生总要意思意思解解毒吧。最后来个玄米茶叫阵,战无不胜,茶民争相进贡。

 

  (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