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6.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茶叶已被视为作品,茶汤还没有/文/蔡荣章/20170616

这几天看了一段视频,描写一位制茶师陪同工人拿着翻土机将茶园的杂草翻入土里,同时混入预备好的堆肥,翻土机无法施工的地方就用手或小扒子。采收进来的茶青放在大竹盘上晒太阳,太阳转烈了,就移入遮有黑网的棚架内。茶青搬到室内后,他用双手捧着叶子,轻轻地抖动着,就像哄婴儿不要哭的那个样子。放在架子上的期间,想闻闻香气变得怎样了,轻轻地拉出一层层架子上的茶叶,就像挪动睡着婴儿的小床。接下来的炒青是在高温的滚筒内进行,制茶师伸手进去滚筒内抓了一把又一把的茶叶试探,感知着茶叶相互间的黏稠度,当他确定已到适当的杀青程度,将茶叶倒进揉捻机进行初揉。制茶师不放心全让机器代劳,后半段就用自己的双手,像面食师傅的揉面般、像陶艺师傅的揉泥般地揉着,他说:手的热度与力量会让茶叶变得好喝。

制茶师这样地呵护着茶青,想让鲜叶变成他期待的茶叶,从茶树的成长、日光萎凋到室内萎凋的进行、杀青的火功、揉捻的力道,我们看出了他在创作一件茶的作品。这样的创作与写一首曲子、画一幅画是同样的态度,制茶师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是“师”字级制茶者应有的意志。茶叶不像橘子,采下来就是成品,也不像稻谷,割下来打下果实,晒干就是成品。这件被视为是一件作品的茶叶,其品质当然还受创作者的能力、创作时的天候、以及茶树生长状况影响,这也与音乐的创作、绘画的创作受创作者能力左右一样,但“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是我们要强调的,因为将茶叶视为是一件作品与仅将之视为是茶树的果实是不一样的。在茶道艺术的领域里,要将茶叶视为“作曲”,将茶汤视为“演奏”,前后两件都是“作品”。

但是看到的视频,在详细描写茶叶的创作后,接下来就是拿一只碗或一把壶泡茶,把茶叶放进去,用水一冲,捧着茶碗,或将茶汤倒入杯内,请客人喝茶。接着的画面是客人的赞美与赞叹声,好像茶叶直接进入口腔一样。事实上从茶叶要变成茶汤还要经过另一段的创作历程,这次的创作是由泡茶师为之,不论是不是与制茶师同一个人,但需要的功夫是不一样的。对制茶与泡茶公平看待的视频制作者应该要在茶叶制作完成后,录下泡茶师处理水或挑选水的过程,纪录泡茶师特意使用一个发热面发热平均的电炉,一再地观察水温的变化。将茶叶倒出,细细地观看着茶叶的颜色与明度、茶叶的老嫩与粗细、被揉捻的程度、陈化岁月的长短,泡茶师盘算着应放置的茶量、应使用的水温、第一道要浸泡的时间。他再次换了一把壶与杯子,应该是要用那样的壶质与杯子才对吧。当他冲完水、按下计时器后,他把心放在壶内,一直陪伴着茶叶,这时他好像意识到应该比原先判断的要提早个五秒钟倒出才对。这是茶汤的创作,制茶师将茶做好了,就像音乐家把曲子写好了,接下来是要把茶泡出茶汤,要把纸上的音符演奏或演唱成音乐。

有些由茶艺界录制的视频,会重视从茶叶过度到茶汤的这个部分,但往往看到的是茶艺表演,偏重在肢体动作、背景音乐、舞蹈、吟唱的表现,茶汤只是在上述表演中一扫而过的冲水、浸泡、倒茶、喝茶,不容易让人意识到泡茶者在创造一件茶汤作品。

从常见的视频与茶事活动中,为什么茶叶的创作比茶汤的创作受人重视?因为好的茶叶作品可以卖好的价钱,好的茶汤作品目前还无法卖好的价钱。茶道艺术尚未被认知。

 

完稿20170616《茶道》月刊专栏

 

  (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