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0.茶道上的牵强附会之说-蔡荣章

茶道上的牵强附会之说-蔡荣章

茶道上的牵强附会之说-蔡荣章

茶道上的牵强附会之说

蔡荣

2000.10茶艺》月刊社论

茶道的理念与思想应是由「茶」衍生而形成者才是,不应该反其道而行:其他修行项目有何教条,就将之安插在泡茶、品饮之中。茶道之所以为「茶道」,一定有因「茶」而起的独特性,有其他载体不易获至的地方,否则与宗教、美术、音乐、文学等没什么两样。

茶道的做法、礼法应都有其道理,这些道理包括泡好茶的原理原则,包括审美的基础,包括人际关系的和谐,包括人体健康的需要。若只是借着泡茶、品饮的过程,将一些做人处事的道理镶嵌在泡茶行为与器物之上,就会让人有牵强附会之感。

渣匙与茶杓的长度是以一般人手掌的长度加上伸入壶内(或罐内)的距离为考虑基础,但有人将之定为「吴尺」的五寸而称之为「五寸杓」,并解释为「点茶供养五方的圣凡」;又有人释义为:「扫除五尘,增长五智」。还有人使用四寸八分的茶杓,则说是:「表示弥陀的四十八愿」。茶巾折法是依茶巾大小、放置地点与美感而决定折迭的方式与折数,但有人就其茶巾的大小将之折成六折,而说是「折伏六欲」;有人折成四折,则说「将六欲折伏于四威仪之下」;若是折成三折,就说是:「折伏六欲的三毒(贪、瞋、痴)」。

第一道冲水泡茶时,为打湿茶叶,可绕行冲水,我们主张「以向内转的方向」冲之,因为向内转的手势(即左手持壶时依顺时钟方向,右手持壶时依逆时钟方向)看来较为亲切。但有人将之说成向内转是「欢迎客人」,向外转是「下逐客令」。或许有些帮派将这些动作作为暗号,但不必将之列为茶道的教条。

谈到陆羽的茶道精神时我们会提出他在茶经第一章所说的「精俭」,至于第四章之器的「鍑」上所说的「方其耳,以正念也;广其缘,以务远也;长其脐,以守中也。」我们就比较少强调。因为鍑(煮茶的锅子)的设计应注重使用的功能与造型的美感,否则若不是「方耳」,是不是又要找个理由来解释?

  (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