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6.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茶的 许玉莲

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茶的

许玉莲

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茶的-许玉莲

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茶的

许玉莲

20120925发表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专栏“茶人的第三隻眼”

我们在汶莱讲了三堂课,办了两种茶会,除了讲课,在活动现场也摆置三张泡茶席,由三位茶道老师亲自掌席,早九晚五坐在席上扎扎实实与他们喝茶交谈,原来只隐约知道茶是属于中华文化一个项目,对茶也相当陌生的这群陌生茶友,他们对茶的认识多来自:一种从移民长辈口中听到的一些(较落伍呆板的)话,如一定要安插一个废水桶在茶席傍边。另一种是他们在旅游时所听回来的以讹传讹的错误观念,如铁观音一定要用什么壶来泡才可以,其他不行。

实际接触以后,他们的反应,首先对洗茶的看法“为什么经过发酵的普洱就要洗呢?其他经过发酵的食品如酱油、臭豆腐、泡菜、纳豆、酒为何不必洗呢?”茶行如果知道那个茶是肮脏的还卖,喝茶人如果认为那个茶是肮脏的还买回家,还要冲泡出来给家人给朋友喝,那不是毫无道理吗?一位喝茶者可能暂时无法扭转整个茶业制茶、经营等形态与运作里的一些弊病,但一位喝茶者为自己与家人采购一些不肮脏不必洗了才能喝的茶叶的自由总是绰绰有余的。认清自己买的茶叶是否合乎规格,认清自己泡茶的方法是否合乎科学,是喝茶者要通过茶道艺术来品味生活,来自在生活的首要事项,这群陌生茶友体认到了。

接着他们在练习与举办无我茶会之后,觉得很好玩:“奉茶前先给茶友点点头鞠个躬,不需要再嚷嚷叫叫,发觉自己很有礼貌很有文化的样子。”正式的看着身边友人与他微笑、点头、鞠躬,而且是同高度的鞠躬(即朋友站你也站,朋友坐你也坐),虽然简单但却庄重的态度,让这群陌生茶友感觉温馨舒服,开始知道茶文化带来的好处,以及怎么通过茶文化来品味生活,他们觉得这种礼仪对他们整个生活是有用的,他们很愿意继续再做。问要怎么办?我们建议将茶文化活动、无我茶会带进学校办,因为有些家庭完全没有“泡茶、奉茶”的教导,老一辈人士习惯将“泡茶、奉茶”交给佣人做,认为那些是不重要而且也不那么体面的事情,都是一些侍候别人喝茶的事,应该让仆人做就好,所以可把茶文化教育先带入学校,让孩子们学了之后再回家去影响父母长辈。

20120916完稿 (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