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71.泡茶者与品茗者这两个角色有何不同/蔡荣章/20200314

泡茶者与品茗者这两个角色有何不同/蔡荣章/20200314

泡茶者与品茗者这两个角色有何不同/蔡荣章/20200314

泡茶者与品茗者这两个角色有何不同/蔡荣章/20200314

泡茶者要把茶汤泡好,提供给自己与其他品茗者饮用,如果是一场茶道艺术的呈现,那就要把泡茶、奉茶也视为茶汤的一部分,作为一出完整的作品提供给品茗者。品茗者要懂得茶,好好地品饮泡茶者提供的这壶茶,如果是茶道艺术呈现的场合,那就要专心欣赏泡茶者的泡茶、体会泡茶者的奉茶,并且像观赏一幅画或聆听一首音乐一样地品饮这壶茶(区别只是绘画是视觉的艺术,音乐是听觉的艺术,茶汤是嗅觉与味觉的艺术)。

泡茶者不要主动说明今天所泡的是什么茶、要用多高温度的泡茶用水、为什么要选用这把壶、为什么要选用这样的杯子。今天是欣赏茶汤的美、欣赏泡茶奉茶的作为如何创作出一壶数道茶汤的美,这个时候泡茶者与品茗者都是专注于泡茶、奉茶、品茶上面,哪有闲工夫管它的水、水温、壶质、杯形,也没有时间管它叫什么茶、它产在哪里、一斤多少钱?欣赏、体会、享用的本身就是需要花费全部精力去做的,哪里还要管茶的产地、品种,更不要管市场上是怎么称呼它的。我们欣赏梵高的一幅画,需要知道它是梵高画的吗?需要知道这幅画叫做什么名称吗?需要知道它在拍卖会上卖得多少钱吗?不需要的,对这幅画的背景资料一无所知,是不影响对这幅画的欣赏与感动的。如果原先没那么喜欢与感动,等到知道了是谁画的、知道了那就是顶顶有名的某某画后才惊叹不已、被感动得落泪,不是欣赏艺术作品的常态。

所以泡茶者不必担心没有做好泡茶、奉茶、品茶前的教育工作,欣赏茶道艺术,享受茶道之美、品饮茶汤之美,是从泡茶者坐上泡茶席泡茶开始的,这时候不是讲解种茶、制茶、泡茶、评鉴的时间,如果泡茶者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反而分散了自己创作茶道艺术的专注度,也是对品茗者的一种干扰。

难道说欣赏泡茶、奉茶、品茶,可以不需要一些对制茶、泡茶、评鉴方面的知识吗?可以不要的,就直接切入茶道艺术的欣赏即可。但是有了这些制茶、泡茶、评鉴方面的知识,可以让欣赏泡茶、体认奉茶、享用茶汤时,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让茶道艺术的体会更深入一些。但这些功课是品茗者在参加茶会前要做的,不是到了欣赏茶道艺术时才进行。即使茶席上有几位品茗者对这些知识很感兴趣,但对其他想要专心茶道艺术的人是种干扰。

我们也不要忽略,品茗者对种茶、制茶、泡茶、评鉴懂得太多,又不懂得“忘记”,很容易干扰对泡茶、奉茶的欣赏与对茶汤的享用,因为容易被已知的知识牵着鼻子走;当一个新的动作或是新的茶汤表现方式出现时,会被认为是种错误,因而画地自限地限制了欣赏茶道艺术的空间。泡茶者在泡茶、奉茶、品茗期间所做的解说也会造成相同的弊病,若不是造成错误的引导,就是干扰了品茗者自己对茶道艺术的领悟与信心。

当泡茶者与品茗者对“茶道艺术”的认知还没那么深刻的时候,在泡茶席上一面泡茶一面喝茶,一面交换茶学知识或变成闲聊,都是不可避免的现象。但这是阻碍茶文化发展的,会让泡茶喝茶一直停留在聊天消遣的阶段。但是让泡茶、奉茶、品茶能够创造另一个生活的艺术领域,就可以让茶产业、茶道有更宽广的空间。

中国福建《茶道》月刊专栏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