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8.茶文化里的美与艺术-蔡荣章

08.茶文化里的美与艺术-蔡荣章

茶文化里的美与艺术-蔡荣章

茶文化里的美与艺术

蔡荣章

201207月刊载于中国《海峽茶道》杂志月刊专栏

美不只是赏心悦目,如看到俊男美女时我们说他们长得很美,看到风光明媚的景色我们说风景很美,这些都是属于赏心悦目的美,但还有悲壮之美,如战争的场面,凄凉之美,如寒風中的破旧茅草屋,丑陋之美,如残破不堪的报废汽车,这些都是另一种美。

美也不全由视觉得来,还可以从听的获得,听到优美的旋律、和谐的声音我们会觉得很美,但听到雷劈的声音我们会觉得很雄壮,听到哭泣的声音我们会觉得很凄凉,这些也都是不同的美。

美也可以从摸的获得,摸到质感很好的物体、 摸到转折起伏很柔顺的曲线我们会觉得很优美,摸到一定质感的超大面积或体积,我们会感到雄伟,摸到锐利的折角或细点,我们会觉得害怕。

美还可以从想的获得,想到一块蛋糕,我们会觉得幸福,想到为自己的理念被迫付出生命的场景,我们会觉得悲壮,想到一群嬉戏的小孩子,我们会觉得天真。

这些透过不同渠道获得的美,都是不同类型的美,都是我们需要的美。我们对美有了全面的认识后才不至于只会欣赏某一方面的美、只会接受从某一个途径取得的美,我们的生活才会多姿多彩。

与美相对的是不美,都同时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希望围绕在身边的都是美的,即使这个美是属于悲壮的、丑陋的。 美可能自然存在着,如某一片山峦起伏,如某位俊男美女; 如海边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它的所在位置与辽阔的海面自然形成了一幅凄凉感的美丽画面。 有些的美是要经过自己的整理与转化才能被自己享用,如残破屋角一位满脸皱纹的老人在晒太阳,有人就会想到贫富不均而愤愤不平,有人就会欣赏他的安然无恙,甚至也坐下来偷个闲。 路旁一堆拆屋的废铁,有些人只觉得脏乱,有些人就会觉得它像一件现代雕塑。 如果我们无力整理与转化,不美的事务就会充斥身旁。

我们希望进入眼帘的都是美的事物,这不能解释为廻避现实的心态,而是希望自己多一些美的细胞。

以上所说的美与不美的事物都是自然呈現的,自然呈現就与艺术创作无关,再美的风景,再美的模特儿都不是艺术品,举凡艺术品都应该是人的创作。 艺术家想要表现一个美的画面或意境,用画笔把它描绘下来,就成了绘画作品,将它塑成一件多面性的物件就成了雕塑作品,将之用声音表现出来就是音乐,将之用肢体表现出来就是舞蹈,将之用文字表現出来就是文学。 艺术家要将自己想到的境界表现出来就得要有表现的能力,也就是要有绘画、雕塑、演奏、舞蹈、写作的能力。

只是如上述所说的将想到的意境表现出来,还无法知道是不是一件好的艺术作品,因为如果他所表现出来的作品已经有人如此表现过,即使稍有不同亦不能称上好作品。艺术重在创作,唯有创作才能为人类增加新的思想领域,所以如果艺术作品只是抄襲自然、抄袭别人的作品,都不能称为艺术创作。 艺术创作当然还有高下之分,这关乎创作内容的充实度与境界的层次。

喝茶的朋友想要喝得更有心得,首先要对美有正确的认识,理解美是多面性的,因为泡茶、奉茶、品茗间包含着许多不同型态的美。 其次要培养自己的审美能力与表现能力,知道如何将有形的泡茶奉茶品茗及无形的美感与茶道精神完善地表现。最终如果能发挥自己的创作力,就可以使用自己的方式与见解诠释茶道,喝出风格、喝出艺术领域、喝出茶道思想了。

 

  (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