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8.谁来关心喝茶艺术-蔡荣章

谁来关心喝茶艺术-蔡荣章

谁来关心喝茶艺术-蔡荣章

谁来关心喝茶艺术/文/蔡荣章/2016.04.17

泡茶师考试蔡荣章

解渴喝杯茶,或是赶时髦泡茶喝,这样的茶事,大家与农业、商业管理部门会关心,关心农药与重金属的残留、关心包装上的标示与内容物是否一致,但没有人会管你怎么泡、泡得好不好。如果喝茶变成了艺术项目,茶叶是与泡茶、奉茶、品茶绑在一起的,这时候茶是怎么泡、泡得好不好变得非常重要,但这部分就不是农业、商业管理部门所能做的事。目前只有爱好喝茶艺术的人才会关心,往下发展,喝茶既然已到了艺术的领域,理应由艺术界人士与文化管理部门出面关注。

但是到2010年代止,除日本抹茶道受到各地茶道界与日本文化部门的关注外,其他地区的艺术界人士关心喝茶艺术的人不多,文化管理部门也没有将喝茶艺术纳入管理的范围。有人针对这一点会说:先看艺术界人士承不承认喝茶是门艺术,但我有不同的看法:先不管别人怎么看,把自己的喝茶艺术显现出来,不管是在自己的生活中,或是举办活动演示给大家看。如果爱好喝茶艺术的人弄不清楚喝茶的艺术在哪里,或是显现的艺术太过浅薄,那就难怪别人不承认喝茶是门艺术。如果掌有茶文化话语权的人弄不清楚喝茶的艺术,有人提到喝茶艺术就会被驳斥为喊高调、钻牛角尖,那就阻碍了喝茶艺术能够被人享用的机会与时间。

说喝茶艺术也好、说茶道艺术也好,与音乐、绘画一样,当他们靠近纯艺术的时候,都属于较小众的生活内容,但是它必须与普及性高的喝茶、音乐、绘画等同时成长,这样人们的文明状况才健康。如艺术性的音乐要与普及性的音乐并存一样,不是说等普及性音乐发展后才发展艺术性的音乐。茶文化界就有“喝茶艺术尚言之过早”的声音,也有“这部分轮不到我说”的感概,但是左看右看,除了说这些话的人外,并没有上一层的人可以做这方面的发言,如此说来,就是要爱好喝茶艺术的人义不容辞地站出来高喊:喝茶艺术已发出枝干,大家要关注这个艺术项目。

建立茶道艺术的关键不是享用人数的多寡,也不是普及性与艺术性执重的问题,爱好喝茶艺术的人要有舍我取谁的认知。不必太参考别人的做法,也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看。喝茶艺术除了日本抹茶道已表现出泡茶、奉茶、喝茶的美感与艺术性外,其他可供参考的不多。将自己泡茶喝茶间形成的图像与精神面貌表现在生活中、公开演示出来。要有重复再创作的能力,不能只是随机的行为,这次做了,下次能否如此不得而知,这其中就包括了精准的技术与艺术的拿捏。如此做了,这里一朵花那里一朵花,自然显现喝茶艺术的存在与面貌。

不要因为找不到古人以泡茶奉茶喝茶为主题的艺术作品而不敢独自做主地说是可以在现在生活中有茶道艺术。古人有许多只是“享用茶”的茶诗、茶画留存,但把泡茶、奉茶与喝茶融在一起形成的文学与绘画作品不多。但今日有现代人的生活与艺术创作的方式,将泡茶奉茶喝茶作为一项艺术来呈现自然可行。

普及性茶道与艺术性茶道在人们生活上各占据有重要地位,但本质与内容是不一样的,享用者在两者之间的交替性也不强,但两者同步成金字塔形的发展是茶文化体质良好的现象。

(刊登《茶道》专栏2016.04.17)

蔡荣章

 

 

  (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