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6-茶的好坏我知道-许玉莲

茶的好坏我知道

许玉莲

20120326周一喝茶慢MONDAY SLOW TEA

碧姬用过午餐回到办事处,直走向白女士说,要泡茶。白女士说,好。白女士书桌边原本设置有个小茶席,近几天书稿文件多,就把茶席收起,让书稿占用了,这时听闻碧姬要泡茶,心软得可以,赶紧起身收拾书稿让位,碧姬去料理间张罗煮水器及热水,白女士把桌面细细抹干净,再铺上一块纯棉布,其余就交给泡茶者本人准备。碧姬拿着煮水器及热水回来,她说桌面清理得好及时。放下器具,碧姬望望白女士的藏茶架子,说泡什么茶。白女士伸手一拿,她说泡凤凰单丛。

碧姬接过茶罐打开观看,嗅香,然后她说潮州茶要用潮州壶。过了一会,她说你这里没有潮州壶。白女士说不一定要用潮州壶。随即碧姬选了一支约125cc大小的砂壶,五只水墨描花的八十年代小茶杯,每只约20cc。茶倒出来置茶荷,她说够吗。白女士看看,说我们大约喝六道,加三分一吧。碧姬说红萤喜欢单丛,黑童喜欢单丛,叫他们过来喝。黑童带着甲到来,说快泡快泡。碧姬说等红萤一起才开泡。黑童说真麻烦。人到齐,碧姬也准备就绪,热水也煮开从壶嘴冒出微微蒸汽,她把热水浇进壶内,壶里就像有个茶精灵被唤醒了,化成一缕香气轻轻飘在空中,每个人都被摄住了,眼神痴痴望着茶壶。过了一会,碧姬提壶轻轻将茶汤倒出,再分给各人。

红萤单手掌环抱着茶杯,慢慢啜入一口含着,嚼之,再一口。红萤说好满足啊,这个单丛和上次那个比较,这个浓稠甘醇得多,上回那个品质不够好。黑童说只是不一样的味道而已。接着,一道接一道,五道后,碧姬说滋味很饱满,比上回那个好。黑童说味道不一样罢了。碧姬冲泡第六道,红萤说这泡浸久一点。

喝完第六道,白女士说这个茶果然比上回那个品质好,它的香和味是交结的,香一直盘旋在上颚,喉底一直有余味,滋味也丰富,汤色的彩度与亮度亦好,即使浸泡久一些,微微苦味却依然可口,上回那个香气淡薄,只留在第一道茶的杯底,味道只有“死苦涩”在舌底,下不去,缺乏回甘的活力,这是品质不一样了,而不只是味道风格不同。黑童说喝茶为什么要喝到这么严肃?烦死了。红萤说这个茶喝了不会有饿的感觉,是好茶。碧姬慢慢的把最后一口吞咽了,笑眯眯与白女士说舍不得这么快喝完它。顿一下,又说你怎么知道我今天需要喝这个茶? (157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