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3.我们情愿茶道艺术家龟毛一点-许玉莲

我们情愿茶道艺术家龟毛一点-许玉莲

我们情愿茶道艺术家龟毛一点-许玉莲

 

 

我们情愿茶道艺术家龟毛一点

许玉莲

茶道艺术家要有非“好茶”不泡的胆识。人们大多赞赏好音乐、字画、舞蹈等,认为那是了不起的学问,能够把这些事情做好,值得叫人钦佩。但说到泡茶(含喝茶,下同)一定要用好茶,大家就责备这是感官口欲之贪,严重的甚至批评泡茶者人格粗俗,道德素养低级。茶喝得少者、对茶的感情肤浅者不明白,喝了不好茶,身体要消耗很多能量去消化它,精气神变得萎靡,灵魂是很难庄严到哪里去。让身心郁闷之物,谈不上什么艺术不艺术,实不应拿来喝。变质坏茶容易看得出来或闻得到:发霉、有焦气烟气、污染和酸馊,可以一口回绝。然而不是人人都有本领辨别“非好茶”,知道哪一支是“非好茶”而又有勇气不泡便成了茶道艺术家的品味。好茶与标签、流行、品牌无瓜葛,价钱可高可低,可发酵、可不发酵、可发酵一点点,可老、可新、可半老不新,生熟可以有很多不同层次,鲜叶不一定是稀罕品种,有没有亲自到山上采茶制茶无所谓。“非好茶不泡”无公式化系统可套,除了长期培养各种知识,除了长期泡,周而复始地泡,除了在自己固定的茶席泡,还需要在任何一处都会泡,还需要一点收放自如的即兴趣味。如:有人送来一泡四十年老六堡,打开看,像袋泡茶那般装在滤纸小袋的碎茶末,是分茶时在藤萝底留下的,依然宝贝着。马上找来吃英式下午茶才用的银质过滤网,将滤纸袋撕开,六堡茶碎末裸身悉数倒入网中,提着网在壶口上,把热开水往下冲,茶汤就直流进茶壶,喝了连茶主也叹息自己泡的从来没有这么清澄澄汤色与甜爽甘醇茶味。茶道艺术家不能躲在家里才会泡茶。茶道艺术家要在短时间阅读茶叶的来路、仓存品质、是否值得泡。决定泡了再决定怎么泡,弃袋取茶,排除附吸在滤纸袋的纸味及潮味。茶碎不投壶只让热水流过取汤,避免出汤时碎末堵塞壶孔令味道荒腔走调。茶道艺术家有一份潇洒,来自与茶肝胆相照的情义,随便冲泡任何一支茶不失手,不怕泡茶末,有必要泡号字级百年普洱时也绝不怕茶贵、不怕茶老,很快站起走进泡茶席掌壶——担心别人泡坏了。茶道艺术家恐怕是必须要把眼光训练至非常犀利仿佛天生的样子,于他人地方泡茶,也马上知道现场有些什么优秀兼适合的茶壶与器具,指挥若定搬过来用仿佛那些茶器就是属于这一支茶的,没有扭捏之态,茶器主人这才清醒自己拥有这样的好东西而从来没有将它们好好表现。茶道艺术家还要爱水、懂水,建立非“好水”不用的志趣。水生长的环境、装水容器(包括水瓶、茶壶、茶海、茶杯等)的性质、加热保温方法等等的变数,操练不够、见识不够,一冲下去就把茶叶浪费掉了。不论何时何地泡茶,都要想办法将心目中理想的好水运输到泡茶所在,比如从马来西亚带五或十公升到山东青岛。或找到当时当地最好的水,通过当地朋友先找,抵达地点后一一试喝,清水、泡成茶汤、冷的、热的,喝几遍,喝到好了再买。最要命的是,茶道艺术家必须非常尖锐,最好是个龟毛,嗅嗅空气就知道不对路,比如泡茶现场提供用木塞的保温瓶,木塞使水生异味,再好的茶也变乌有,茶道艺术家必预先发现,必不妥协,想办法解决。

(完稿20160107刊登中国茶道杂志专栏)

许玉莲

 

  (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