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02.喝茶普及化与茶叶名称的关系-蔡荣章

喝茶普及化与茶叶名称的关系-蔡荣章

喝茶普及化与茶叶名称的关系

蔡荣章

(200910月刊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月刊专)

一位对茶不甚了解的人,太多的茶名对他並没有帮助,反而增加他的困扰,甚至于认为喝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退避三舍。我们经常试问喝茶、买茶的人,他们也都只是懂得龙井而不知什么太平猴魁,喝高档铁观音的人也没多少人知道什么是凤凰单丛。所以第一阶段的茶文化推广应该以简单几种茶名就够了。

如果不是专业的喝茶人,或是将茶作为贴身嗜好的人,大概都不会太深入理解何类茶有哪几种品项,“简单化”倒让他们更容易对茶有完整的概念。例如将茶只分成绿茶、乌龙茶、红茶与普洱茶。龙井、碧螺春、瓜片在这类人喝来是差不多的,七子饼、方砖、千两茶也不是容易分辨得清楚。再说,茶的制作也不是那么规范,小类別与小类別之间并没有法制式的约束,你说这样的茶叫碧螺春,我说为什么不能叫眉茶;你说这是武夷岩茶,我说为什么不能叫大红袍。

谈到喝茶的普及,势必是大批量的行销,尤其是跨国的贸易上。太多的品项会造成库存、品管、鉴定上的困扰。所以将大同小异的茶拼配成较大的批量是大茶业公司正规的做法,国际化的特大型公司甚至于要把来自不同国家的茶叶拼配到足够一年使用的标准样。这种情况,更是需要商品项目的简化。

上面都是谈到茶叶名称与等级的简化,在茶叶名称简化上还有另一层面的问题,就是不要因为学术上的考量将茶名复杂化了。例如铁观音茶应该是要铁观音品种的茶树制作而成的才可以,如果是用毛蟹、或是本山的茶树品种制造就不能叫铁观音。于是有人仗义而行,要求厂商要对消费者负责,什么品种就叫什么名称,结果市面上突然增加了许多茶名。行销人员必须花费许多精力才能让消费者知道这些茶名的差异,因为这些茶的外观看起来都差不多,喝起来也不是像绿茶与普洱茶的差別那么大。在消费者的追问之下,还得陈述这些茶名在质量上的差異,结果又造成了另外一种新的困扰,某些茶名背负了品质不佳的注记。这些问题如果在销售时都要向消费者说明白,非得在每个卖场设个教室不可,在国际的行销上又要怎么办?

还好铁观音产区的人并没有这么要求行销通路的人一定要这么做,结果卖的人都叫铁观音,喝的人也都叫铁观音,再加上制作方式的突破传统,数年间就征服了广大原本喝香片与绿茶的北部地区。再看看相隔不远的福建岩茶地区,历史名茶百出,但是消费者只要一买,就准被别人讥笑:“那种茶每年才生产多少,你怎能买到真正的东西?”原本历史的光环反成致命的枷锁。这种现象在大批需求量的国际贸易上,还将产生供货的问题。将茶名分得那么细,如何依原先提供的茶样准确地供货?类似的问题还将发生在新兴市场的普洱茶上。除了云、川地区外,其他喝茶的人不会太在意普洱茶是指云南地区生产的后发酵茶还是四川、湖南等地生产的边茶,普洱茶在他们心中就是后发酵茶的商品名称,如果要将云南地区以外的后发酵茶排除在普洱茶之列,只有缩小、限制了这类茶的发展。

谈到这里,一定有人认为上述这些理念与做法是符合了市场运作的规律,但卻牺牲了爱茶人对各类、各种茶独立细品的机会。茶界还有一套不同的做法,既可以滿足爱茶人的需求,又可以并行于上述的行销体系之中,让我们下次再来细聊。

(200909完稿) (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