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6.用一套可见的方式诠释茶道/蔡荣章

用一套可见的方式诠释茶道/蔡荣章

用一套可见的方式诠释茶道/蔡荣章

用一套可见的方式诠释茶道/蔡荣章

20181028”现代茶道思想“专栏

“茶道”不是一门身心修炼的课程,虽然它会有益于身心的健康与美化,所以在课程的规划上应该是如何泡茶、奉茶,如何欣赏茶汤,在拓展的课程上应该是美学与艺术。如果将泡茶者穿上修道者的衣服(原本不是他日常的穿着),或加上一些宗教性的手印,而且分量比接下来的泡茶、奉茶、品茶还要重,这样的茶道给人的感觉是在进行一场修身养性的课程,泡茶奉茶喝茶只是被借用于修炼而已。如果是茶道的呈现,是一开始就直接进入备具与泡茶的。

茶道的呈现也不掺入其他非茶道的项目,如开始泡茶时播放着音乐,或是请人在一旁演奏,有的泡茶者还会吟唱一首诗。茶具的摆放不是因为它适宜泡茶,而是它漂亮、抢眼,或是珍贵。泡茶席与四周的环境设计得特别突出,一看就知道是为茶席与环境而做,不是因泡茶奉茶喝茶之所需。茶席上摆了一盆花、泡茶之前还点了一炉香,这些非茶道的项目有人会以为有助于茶道的表现,但事实上是稀释了茶道的饱和度。茶道的表现应该是一切为泡茶奉茶喝茶,插花、焚香、音乐,以及太自我凸显的茶具、茶席、品茗环境皆可省略,这样茶道才容易呈现自己的美貌与内涵。

茶道很重视泡茶的用水、茶叶、茶具,这些都是茶道很重要的媒介,没有好的水、好的茶、好的茶具,是无法呈现好的茶道的。而且也是茶道最终“茶汤作品”的本体之一,是直接被品赏与喝进肚子的。水与茶叶容易被理解,茶具是因为它的质地直接造就了茶汤的质感。所以泡茶之前,泡茶者会很用心地去找寻好的水源、物色好的茶叶与茶具,而且这三样往往是泡茶者平时一直在追求的项目。茶道呈现时,他还会考虑用适当的容器装水,用适当的煮水器与燃料,茶叶也会存放在适当的茶罐内。茶壶茶盅茶杯的材质要能够将这次所要冲泡的茶叶的最佳状况呈现出来。

泡茶技艺是茶道呈现最重要的部分,水、茶、器差一点都还可以忍受,泡茶技艺丢失了,茶道也就无栖身之所了。“技”是泡茶的技术,除了水茶器的选用之外,要善用它们把茶汤最好的本质表现出来,泡茶者会应用水温、茶量、与浸泡的时间表现茶道的内外之美。“艺”是泡茶奉茶喝茶的艺术性呈现,并赋予美学、思想的灵魂,将“泡茶奉茶喝茶”成就为一件具象的艺术作品,将“茶汤”成就为一件抽象的艺术作品。茶道呈现时,泡茶者是专注于泡茶奉茶喝茶的每一个动作的,他也要品茗者(如果有的话)融进去茶道创作的氛围之中,尤其是喝茶的时候,他要看到自己及品茗者都高度享受了茶汤作品。

茶道是以“茶”为主轴所呈现的生活形态与艺术内涵,所以呈现与享用时要从茶叶的各个生命阶段着手,而且仔细地体会。首先是观看茶叶的外貌,从而知悉茶叶被制作的状况,这是茶叶的第二个生命阶段。接着是欣赏茶叶被冲泡后“茶汤”的香气与滋味,这是茶叶的第三个生命阶段。最后是依依不舍地审视着被泡开的叶底,怀念着“茶叶”即将回归大地,这是茶叶的第四个生命阶段。连同刚才的茶汤与未泡之前的茶叶,回溯茶叶在茶树上的种种故事(这是茶叶的第一个生命阶段)。这三个泡茶奉茶喝茶的过程要在茶道表现的程序上特别强调。

茶道为人类提供了许多“美”与“艺术”,理应受到尊重;泡茶者是茶道艺术的作者,也是理应受到尊重。所以泡茶时是品茗者就座后泡茶者才上席泡茶的。泡完茶,泡茶者端杯奉茶,品茗者应从奉茶盘上端杯取用,茶会结束,品茗者应将杯子送回泡茶席原本放置茶杯的地方,并向泡茶者行礼致谢。品茗者不可以在泡茶席上放置个人的物品,也不可以把手趴在上面,即使大家围坐在泡茶席上喝茶,也要意识到泡茶席是泡茶者创作茶道艺术的道场。

用一套“可见”的方式呈现茶道,是最有效的“茶道”诠释方法,尤其当存在着几种不同的诠释时,这种可见的方式更容易让人了解该诠释者所要告诉我们的理念。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