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14.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这是赏茶的一条大道/文/蔡荣章/2016-10-05

蔡荣章

直接就泡法、茶叶、茶汤、叶底来欣赏,不要被茶名所困,这就是大道。今天用了四把壶泡A茶,三把360cc的瓷壶,一把260cc的紫砂壶,用其中的一把瓷壶与一把紫砂壶泡茶,另二把瓷壶当盅,还用了二个与瓷壶同样质地的100cc杯子。这瓷壶、紫砂壶与杯子是我至今可以将茶汤表现得最好的壶与杯,一直留在身边。用一把不同大小的瓷壶与紫砂壶泡一罐茶,是要看看泡出的茶汤有何不同的效果,而且如果泡出的不是两把壶各自最好的茶汤,就表示未具泡好茶的能力,往后依此对该罐茶所做的描述也不具太大的意义。

两把壶都只放了茶壶容积百分之一多一点的茶叶,如大壶放4g左右,小壶放3g左右,大壶的茶叶拨出时发现粗老叶多,就多补了一点。放少少的目的是让茶叶浸泡久久的,茶内的各种水可溶物都有足够的时间释出,这样比较容易从茶汤看出该茶叶的本质。

用了一个计时器,大壶冲了一分钟后才冲第二壶,五分钟后倒出大壶,六分钟后倒出小壶。先泡大壶后泡小壶,最后茶汤温度比较没有落差。水是矿物质总含量40ppm左右的清净软水,用铁壶加热到100℃。

茶呈轻揉捻的条状,条索并未压紧但颇为厚实,是经过剪切、筛分等处理的散状精制茶,条长1cm左右,相当匀整。外观呈雾面的黑色,强光下显现红褐,表面有些粉白色的起霜(后发酵的现象)。

浸泡到预定的时间,两壶分别倒入两盅,倒干到每秒只滴一滴的程度。茶汤倒入杯子,每杯五分满,茶汤的深度2.5cm,这是鉴定汤色的标准水深。两杯的汤色相当,皆呈暗褐色,光线较强时可以看出褐中泛红。特意将茶汤泼洒在白色叶底瓷盘上,确定它的颜色是暗红(后发酵老茶的汤色)。茶汤鼓鼓趴在叶底盘上,让人看到它内含物的高度稠感与十足的色彩饱和度(后发酵老茶的高品质特征)。

红色是90%以上发酵造成的汤色,但A茶在红色上带有粉色,不像红茶般的艳丽,让人想到深度后发酵、慢慢久放、慢慢陈化的效应。要达到这样的后发酵程度与茶汤的稠度,除了原料嫩采外,陈化的时间要在十年左右。

没有温壶,没有温盅,也没有烫杯,倒茶入杯后闻香已是适当热度。是谷香,瓷壶泡出来的是谷壳味重于谷仁味,紫砂壶泡出来的是谷仁味重于谷壳味,紫砂壶的香气是较讨人喜欢的。滋味也是紫砂壶较为醇厚。两杯茶汤有相近的稠度,米浆的口感与满足的味觉,喝一喝好像把肚子都喝饱了。这种味觉在第二口、第三口,茶汤的温度稍降后更为明显。

第二道同样是用100℃的热水,瓷壶泡了4分钟,紫砂壶泡了4分半钟。这次两壶的浓度仍然差不多,但瓷壶的香气较好地显现了茶的谷仁香,然而紫砂壶的茶汤涩感较重,味觉上没有瓷壶那么清澈。

如果再泡一道,浸泡的时间就要延长到20与25分钟了,茶汤喝起来的强度可以差不多,但香气、稠度、汤色的饱和度都将大大不如从前。

将泡过的茶叶倒了一些在叶底盘上,每片摊开的叶底显示了精制时的被剪切(不是茶青时的被破坏),黑色的叶片已无法平铺摊开(因久陈后的炭化)。移到光线较强的窗边,如同汤色,显现了黑色里的红光,深沉有韵。

茶道艺术是无法以文字呈现的,本文只是引导喝茶人直接就泡法、茶叶、茶汤、叶底来欣赏,不要先问是什么茶,然后就依循对该茶已有的知识去体认。不要以文字描述来取代对茶的直接欣赏。

蔡荣章

A茶的外观,衬底的圆形纸片直径5cm。

蔡荣章2

黑色的叶底与暗红的汤色。

蔡荣章3

泡开后在强光下的叶底。

蔡荣章4

冲泡、欣赏A茶的器具。

(中国《茶道》杂志2016-10-05)

蔡荣章茶道

 

 

 

  (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