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2.讨茶喝-许玉莲

讨茶喝-许玉莲

讨茶喝-许玉莲

讨茶喝

许玉莲

20080831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

上周某日晚饭时无意中瞅了一眼电视画面, 刚好看到有人在喝茶,那正是茶民死穴之所在,不设防下中招,难免留神起来。只见画面洋溢一片吉庆有余的气氛,在海边,近晚,微风徐徐吹送过来,人们穿着和服高高兴兴围拢着一个一个布棚亭子,用极期待的眼神在讨茶,已讨得甘露者则喜滋滋双手捧着茶碗在享用香茶呢。

根据旁述员解曰,该活动是日本某乡(乡镇名称我过耳即忘)的施茶节,已维持了百多年,传至第六代,并准备锲而不舍传下去云云。感动?是,连他们的族人也觉吊诡,频频问:「年年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免费施茶?」自他们的老祖先始,此惯例已成,因为不舍得,不忍心让人来到扑空,要茶没茶,他们年青一辈二话不说轮流上阵,所以成就了一个“节”的存在。

短短五分钟,让我感受人们性情与气质趋向的不同。就在上月,我和伙伴们办了个儿童泡茶班,课程内容设定时,特别将孩子们泡茶练习的时段安排在尾声,制造机会使家长来接放学时可参与其间过程。现场孩子们每人均获配一套完整茶席,亲自照料茶事,成为主泡者。开放时段我们便给扮演宾客的家长每人派发一个备用品茶杯,家长们拿着品茶杯,即可自由自在信步游走观赏任何一位孩子的用工,或交流问讯或向孩子讨茶喝。

为什么每人配一套完整茶席?那是坚持让孩子亲力亲为侍侯茶叶、茶器、茶水、茶伴,成为事茶者,日久见功,做多了自然能从中领略服务他人、为他人着想的趣味,每个茶席等于是个变相的施茶亭。为什么说“坚持”如此沉重?因为泡茶流程有相当多可预知的困难,对于孩子来说,热水呀火呀壶的重量呀等诸如此类必不可避免的动作皆会形成压力,如何解决这种种人力物力上的挑战就是一种坚持。

为什么给每位宾客派发一个备用品茶杯,因为现场布设了许多个别孩子的茶席,如果每位宾客走过喝茶都留下一个沾有唾液的品杯,现场将变成一片找杯洗杯的灾难战地。每人负责照顾好自己的那个杯,人在杯在茶在,那是化繁为简,那是将讨茶施茶、清理杯子等的流程减至最低,在小小范围内完成珍惜社会资源的一个动作。许古人做得更好更节约,施茶亭里通常简单到只有一个盛满茶水的大陶缸,陶缸上打横搁块木板条,板条上放两个茶碗,人人经过就用它来喝茶,也不必每人派杯,对人对物充满信任。

为什么让家长来去游走讨茶喝?因为孩子们在学习做事茶者及施茶主,通过这样的流程,孩子们除了关心自己的家长口渴吗,恭敬地给他们奉茶之外,也必需对同学的家长作出同样的礼待,在讨与施之间,孩子将逐渐感受到,他冲泡出来的每一滴甘露以及每一位上前来讨茶喝的人都令他的“泡茶”更有意义。到得那一天,“礼”和“节”也就成了。

其中一位家长听说“讨茶”,马上反应:「讨茶喝不好听,不要说讨茶喝。」讨,带有乞求的意味,身为家长为何还要像乞丐般向孩子们低声下气讨茶云云。看,甲之熊掌乙之砒霜,以为天下无敌的主张,人家一口气就将之吹得烟消云散。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