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54.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茶道/文/蔡荣章/20161103

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茶道/文/蔡荣章/20161103

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茶道/文/蔡荣章/20161103

蔡荣章现代茶道

技术与艺术构成的茶道/文/蔡荣章/20161103

茶道是由技术与艺术打造成的一部车子,技术是底盘驱动部分,没它走不了,艺术是乘坐的部分,没它不能当交通工具。这两者是车子的一体两面,无法分开。

前面这段话的目的是在说“茶艺”与“茶道”,为什么不直接说茶艺与茶道是一部车子的两个部分?因为茶艺与茶道的解释有分歧,不能说茶艺是底盘驱动部分,茶道是乘坐的部分。有人就字面还说:“形而上者是道,形而下者是艺”、又说“不轻言道”,这种界定不是最初使用“茶艺”人的本意。还有人说:因为已经有人用了茶道,所以我们改用茶艺、因为“道”太深奥我们不要用,这也不是最初使用“茶艺”人的本意。1980年代初期,当时只是为卖茶、卖茶具、卖品茗空间取个店面的名字,若称作某某茶道中心或某某茶道馆不是让要买茶叶茶具与喝茶的人裹足不前,所以用了茶艺。当时还来不及为泡茶、奉茶、品茶这样的艺术取个什么名称呢。

后来泡茶喝茶的风气起来了,而且愈来愈讲究,于是考虑起是用茶艺还是茶道、还是茶文化?茶文化范围太大,所以只能缩小在茶艺或茶道。除了刚才说到的就字面意义解读艺与道的差别外,还延伸出内涵的不同,有人说茶艺是泡茶及其他艺术(如配乐、插花、焚香、吟唱—-)的共同呈现、有人说茶道是从泡茶喝茶晋升到修身养性与处事态度的学科。不只从字面上已无法让人释怀地使用茶艺或茶道,即使从内涵上,若说成茶艺是茶加上艺、茶道是茶加上道,更是忽略了泡茶、奉茶、品茶这项艺术的本质。

泡茶喝茶这项艺术是开头所说的那部车子,被它应用的其他艺术(如配乐、插花、焚香、吟唱—-)是另外一些车子,被它们要求达到的修行功能(如禅定、和谐、大同—-)是这些车子行走的车道。车道是各种车子(如茶道、音乐、舞蹈、美学、宗教—-)都可以行走的,不能把修行功能、其他艺术项目都列入“茶”这部车子里面。为了把泡茶喝茶这项艺术与其他艺术项目,及这些艺术带来的修行功能分开(艺术是各有所专,如音乐是以声音呈现艺术、舞蹈是以肢体呈现艺术、文学是以文字呈现艺术—-,功能性则是相互融通的),才用车子代表艺术,用道路代表功能。

任何艺术项目,包括泡茶喝茶,都是由技术与艺术组合而成,没有精湛的技术无法呈现属于艺术的作品,没有艺术,技术只能呈现没有审美与思想内涵的躯体。那茶艺的艺在哪里?在茶的本身,在泡茶、奉茶、品茶之间,是以泡茶、奉茶、品茶为桥梁所呈现的艺术;那茶道的道在哪里?在泡茶、奉茶、品茶所形成的艺术之中,“道”自然可以使出它的法力,使人变得精致而可爱。

与音乐、绘画同是艺术项目的泡茶喝茶要怎样称呼呢?创个新名词不容易,现有的称呼中以“茶道”最为适合,就是以“茶道”代表泡茶喝茶所呈现的艺术,也就是代表开头所说的那部车子。茶文化除了茶道之外,还有上游的茶树种植、茶叶制造、中游的茶叶行销,茶道是下游的品饮。茶道可以是简单的饮用,也可以是精致的品赏,但都可以说是泡茶喝茶的艺术。有了上述对茶艺、茶道的认识,当说到泡茶喝茶的艺术时若是用了茶艺这词儿,应把它当作是茶道的同意词,不能以为它另有所指的在说些有形的部分,否则又回到错误的老路,茶艺茶道又分庭抗礼了。

20161103中国《茶道》杂志专栏

蔡荣章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