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3.论茶道的规则性与风格差异-蔡荣章

论茶道的规则性与风格差异-蔡荣章

论茶道的规则性与风格差异-蔡荣章

论茶道的规则性与风格差异

蔡荣章

(2000,05 《茶艺》月刊社论The Editorial of “Tea Culture Monthly”)

举凡任何事物都有「不变」与「变」的部分,不变都是原则性的道理,变者是因客观条件及风格之需要所做的改变。有的学派强调「不立文字」,唯恐思想固着于即有的说法与成规之上,但不立文字又无法传递即有的发现与不立文字的理念,所以最佳的方法就是纪录之而不受记录的局限、了解原则性道理而不受规则的束缚。

规则性含有「规律」与「整齐」的意思。制茶上、茶叶质量的优劣上都有一定的规则,例如良好的萎凋与发酵是制作好茶的基本条件,但如何从事萎凋、如何进行发酵、什么状况之下应该进行杀青,可就不能列出一张明细表了。有规律可循,但不是整齐划一的。

泡茶也是如此,不论功能性或美学的追求上。功能性是把茶泡出该壶茶最好的茶汤状况,这有一定的规则:包括茶器质地、水质、水温、茶量与浸泡时间;但每次都会有不同的情况,所以也无法列出统一的标准。美学追求上藉泡茶、品饮的过程,表现或获取内心想要的感觉与境界,这也有一般人对美丑悲喜的常态性规律,但呈现与取得的方式与方法就海阔天空了。

茶器的应用也可分成理性与感性的部分,理性是「使用上的方便性功能」与「表现茶性的适当质地」;感性是造型、土色、釉彩、质感在美学上的效果。不论理性与感性,都有大家认同的原则,但是良好使用功能如何在壶、盅上表现,情绪上的效果如何在这些器物上达到,就没有一定的方法了。有人说茶道的美学特质是不可一致性,传承上不能依老师的教条,器物上也要使用变形的碗。如果把这样的话归在「规则」的范围,那不就把「规则」解释为「一致」了吗?这将扼杀了茶道自由活泼的多样性。

老师在茶道教学上所传授的「原则」要有理论根据,但「方法」与「美学」上所介绍的应该只是「例子」,受教者不要受其限制。当然每位老师有其性格的差异,所举之「例子」会有一定风格的走向,这也就是「流派」的形成。

 

  (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