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9.品老茶研习班-许玉莲

品老茶研习班-许玉莲

品老茶研习班-许玉莲

品老茶研习班

许玉莲

2012.06月刊发表于中国海峡茶道杂志每月专栏

为什么要开一堂课叫《品老茶研习班》?因为新茶与老茶会呈现不一样个性的内容,即使茶是那个茶,即使质地是那个质地,但茶的香味往往会后熟转化成另一种面貌与风韵,喝茶者要喝过这样的茶,泡茶者要泡过、喝过这样的茶,才能从中获得以及了解茶更完整的生命,因而喝茶者、泡茶者的茶道生命也能获得灌溉,并为进入茶道另一境地作准备。

一个喝茶者、泡茶者,如果长期以来只接触新茶,而没有看过、嗅闻过、抚摸过、享用过、体味过、感受过老茶的气韵,那是远远不够、不足以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喝茶者、泡茶者的,所以我们要开。

因为我们向来有喝老茶的实践,老茶,那包括了六堡、普洱、佛手、水仙、铁罗汉、铁观音、寿眉、和不知名绿茶等茶,但自2000年以来由于茶业市场的运作,老茶价格飙升翻好多倍提高,许多老茶被资金雄厚的人们搜刮精光,改变了茶界的生态,我们再也没有那么容易看到、摸到、泡到、喝到各式老茶,尤其茶界新茶手,有关老茶,他们有些曾喝过,然后再也没有了,有些只听过没喝过,有些连听也没听过,我们认为如果就这样把喝老茶的行为丢掉,那多叫人哀伤啊,我们希望仅就手头上拥有的一些老茶样或不怎么老的旧茶样,拿出一泡供新茶手研习用,所以我们要开。

因为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抱持着一个健康的心态喝老茶,而且必须知道喝老茶要如何欣赏老茶,从茶的本质去探索它、审视它、了解它,扎扎实实地泡它、喝它,享爱它,别盲目地只为了它“年份够老”和“价格很贵”才喝它,要发掘老茶的内涵唯一的途径就是要无数次地冲泡,无数次地品饮,所以我们要开。

《品老茶研习班》的上课情况是否像一般喝喝茶聊聊天的聚会?不是,这堂课采取茶会形式进行,老师会在教室里设置泡茶席,亲自泡茶、奉茶于学生,然后一起品尝,历时二小时的茶会过程中,说话内容必须紧紧扣着当天的主题老茶,老师会领着学生欣赏未冲泡的茶干,分析泡茶要点,将茶泡出来饮用,解读茶汤的内涵,再审视泡开的叶底,途中大家可自由对话,但话题始终围绕着那堂课的茶。

这样收费品茶与平常到茶行买茶时免费试茶不一样吗?当然不一样。这堂课虽也围聚喝茶,但是专注、规划性的喝,专题性的对话、不谈任何与茶无关之话,所用的茶属于存放茶而非商品茶。这堂课有茶席的设置,但茶席只为当日的茶服务,除了一概应用器具不设任何商品或者任何与茶无关之物。这堂课的老师从头到尾亲力亲为泡茶做出准备,泡茶、奉茶过程也不假手于任何人。以上所述说明这杯茶是经过一个从选茶、选器、备水、冲泡等创作过程而得出的作品,老师是将老茶的“新生命”诠释出来的茶汤作者。

泡茶好像都是没事干的人才做的事情?有人要上这种课吗?都是一些什么人来上课?《品老茶研习班》在今年3月23号规划好一年的课目,总共七堂包括有绿茶、白茶、黄茶、武夷岩茶、普洱茶、凤凰单丛茶、普洱茶和六堡茶,每逢每月最后的周日开课,每1班只收10至12学员,每1堂课每1位收费150.00零吉(马币),排好后我们布告在教室的网站及脸书对外公开招生,于4月29号开课,有11位茶手出席,出席者包括有会计师、银行经理、大学讲师、保险业经理等各行专才,这种不同领域组合的茶手的出现,等于间接宣告,喝茶、品老茶在当地社会已经出现一股新的生命力,它不再只是属于小圈子的消遣而已,它有时代的脉搏,社会中流砥柱份子的参与使它成为活生生的茶文化行为。(20120503完稿)

 

  (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