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8.茶道的重心是在修身而不在茶吗-蔡荣章

茶道的重心是在修身而不在茶吗-蔡荣章

茶道的重心是在修身而不在茶吗-蔡荣章

茶道的重心是在修身而不在茶吗

蔡荣章

2000.04《茶艺》月刊社论

在茶道的演讲会上,我们经常发现演讲者大部分的时间花在讲解做人的道理上,甚至于话题一转,振振有词地说起了佛家的道理,听众往往听得津津有味,因为确实讲得不错,只是今天的主题“茶”讲得不多吧了。

最近有茶友在基础茶学的心得报告上说道:「上完课后我发觉学茶是在学修身与修心,重点倒不在于茶。」听后沉思许久,不知道要如何响应这句话。平日是常听这样的论调,而且把它解释为:学茶不只是学制茶、识茶、泡茶、评茶而已,还要从中学到礼仪、审美、气质、定静等功夫。这样的解释加重了茶学的人文性,让茶学不只是物质而已。但如果把茶的本体移开,只是以茶为媒介达到修身养性的目的,那就不成其为茶学或茶道了。「茶道教室」的招牌也可以换成「修身养性教室」。若再进一步深究:没有了「茶」的导引,修身养性不但少了一条途径与方法,精神、肉体上也少了茶的滋润。

学画的人说:学画不在于画的本身,而是让自己具备高雅的艺术气息。于是勤奋的不是画好画,而是如何打扮成一副画家的样子,走路、说话都要像个艺术家,对吗?如果是这样,不仅「画作」看不得,画家本身也是够恶心的了。

前面第一段的论调在说到日本茶道时最常听到,甚至于以赞美、推崇的语气说:日本茶道讲究的是仪节、规矩与禅定的功夫。事实上,日本茶道的历代大师们一再提醒茶人们:不要忘了茶的本身而只是追求外在的一些动作与形式,否则茶道将在繁富之后衰亡。

茶道的「本」在于茶的本身与由茶体悟、学习到的美与可爱,而茶的本身包括对茶的认识、泡好一壶茶、与茶的欣赏。两者相衬相助,而且互为表里。吾人不可能只因学会了艺术家的模样而画好画,画不好画也造就不了独特风格的艺术家。

 

  (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