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84.赏茶、评茶、品茶-蔡荣章

赏茶、评茶、品茶-蔡荣章

赏茶、评茶、品茶-蔡荣章

赏茶、评茶、品茶

蔡荣章

2011.09月刊载于中国《海峽茶道》杂志月刊专栏(20110810完稿)

为什么要谈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好像只是在字面上咬文嚼字,但是我们要藉此深入探讨对茶汤的欣赏境界,因为茶汤是茶道的核心,必须把它的茶文化地位显现出来。

赏茶、评茶、品茶的语义界定可以很模糊,可以互相串通,但为了说明喝茶的不同境界,我们只好暂时将它们各自定义在一个范围内。“赏茶”是泛泛地享用,不求甚解,“评茶”是分析得很仔细,追根究柢,“品茶”是在评茶的能力之下,清楚地与茶为友。

欣赏一幅画也好,享用一杯茶也好,能够在对该幅画及绘画艺术,能够在对该杯茶及制茶、识茶方面有所了解后再为之是最佳的赏画与喝茶状况。但如何才能在很清楚的情况之下享用一杯茶呢?首先要知道这样的汤色与香型是如何个发酵程度造成的,这样的茶性是怎样的原料成熟度、怎样的揉捻程度、怎样的生长环境、怎样的施肥情形、怎样的气候条件下形成的,这样的凉暖感是在怎样的焙火与陈放之下产生。接下来还要知道这泡茶是如何泡得,它用了什么质地的冲泡器,用了怎样的水质与水温,浓度是偏浓还是偏淡。第三部分还要理解这泡茶在同一茶群中、在全部茶的国度里,居于怎样的品质地位。这些基本知识在平时就必须不断累积,喝茶的时候才可以很清楚地了解茶汤的各种来龙去脉,如果是买卖的需要,还可以判断出市场的价位。

上述这么清楚地了解一杯茶然后饮用它,是属于相当理性的一种喝茶方式,如果单就这方面而言,是属于“评茶”的境界。一位科研人员、一位品管人员、一位负责茶叶拼配的人员、一位负责订价的市场经理人员,是需要这样的喝茶心态,但是一般喝茶的人,如果时时抱着这样的心情,不就成了时时要当茶的医师、时时要当茶的法官了。对茶有如此深刻的认知,如果放淡批判的心,怀着一颗与茶为友的心情,那就会变得每杯茶都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同胞,不论质量如何,都可以欣赏他们。这样的喝茶方式我们称之为“品茶”(或品茗)。

再回过头来看看“赏茶”,它是不求甚解地与茶为友,也就是所谓无茶不乐型。这样喝茶的方式是不太计较喝了什么茶、喝到了什么等级的茶,茶汤泡得浓了、淡了,只要不离谱,他都喝得乐滋滋。事实上,茶人们是要备有这份心情才好的,否则不可爱,否则到很多地方,人家不敢泡茶给你喝。无我茶会在“奉茶喝茶”条的要求上是这么说的: “不要太在乎这杯茶是谁泡的,喝不出是什么茶也不要急着想问别人。”这就是提醒茶友,只管“赏茶”,不要操心那么多。世间茶的面貌多得很,认也认不完,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又有多大用处。即使你以“品茶”相待,也可以从色香味的各种线索理解它的身世,清楚地享用它,茶名只不过是这堆茶的代号而已。

在谈此篇话题时,我们未设定谈“享茶”,但在谈论中又不断地使用“享茶”的字眼。赏茶是站在第三者的立场来欣赏各种茶的风味,不论它的类型与等级,享茶较强调饮用它,把它占为己有。赏茶较不重视它对身体的功效,享茶较易连想到茶的保健价值。有人对“赏茶不论等级” 有意见,认为质量太差的茶是没有什么欣赏价值的。这是把赏茶解释为高享受的欣赏,但我们要回归到赏茶的本身,赏茶只是欣赏茶,各种类型与等级的茶都有其各自的欣赏价值。我们常看到有人知道喝了特级价位的茶,就舍不得不多喝几杯,如果不让他知道价格,说不定他还不怎么赞叹呢。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