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34.茶文化里有茶道、茶道里有茶道艺术-蔡荣章

茶文化里有茶道、茶道里有茶道艺术-蔡荣章

茶文化里有茶道、茶道里有茶道艺术-蔡荣章

茶文化里有茶道、茶道里有茶道艺术

蔡荣章

20150610专栏

饭后一壶茶,清口腔,助消化,是吗?茶是这样,茶文化是这样,但茶道不这么说。我有一位朋友邀我们去餐馆吃饭,每次到时餐馆的老板都已为他准备好了炭炉,还有一瓶他常用的矿泉水。他坐下来就从背包里拿出茶壶、茶杯、茶叶,准备泡茶。熟悉此中状况的朋友都不以为异,这位朋友并没有给老板额外的费用,而且还有好多家餐馆也都是这个样子,听说这些老板都变成了他的徒弟:用炭炉、喝茶,矿泉水的牌子都跟他-路走。吃过饭这位朋友开始泡茶,也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们是为喝茶才来吃饭的。一位茶餐厅老板在送出“餐后茶”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您们点的这些菜都是免费请您们吃的,这壶茶才是主轴,就值那么多钱。

有一次用餐后想找个品茗馆喝茶,朋友说:附近就有一家茶馆。一位朋友问:有没有能专心喝茶、看得到茶道的地方?带路的朋友想一想好像心里有数,拔腿就走。店里的领班带我们在一张茶席上坐下,不一会儿一位穿戴整齐的男士坐上泡茶师的位子招呼我们。先准备他的水,打开电源加热,取出我们五位又多加一个的杯子。打开茶叶罐,将茶叶拨到茶荷上递给我们看,就说要泡这种茶,也没説是什么茶。他判断了水温,将茶放入壶内,冲了水,心也进入茶壶似地盘算着时间,我们五人陪他关注着茶壶。一阵子,泡茶师笃定地将茶倒出,分倒到杯子内,端给我们,他也有他的一杯。泡茶师亲切地看了我们每一位,我们都端起杯子与他一起喝茶,喝过后他又观看了我们每一位,我们都行礼向他表示好喝。紧接着他又泡了两壶,每一次我们就像在餐桌上等待下一道美食的客人。三道茶后,我们喝了他的泡茶用水,然后给我们每人一小块绿豆糕,精致的一小口,含着即可。茶食后泡茶师泡了第四道茶,喝着,我们意识到他的细心,他让我们清爽地满口芬芳的离开。离开后一位朋友满意地说:茶道的茶要当主角,常看到的茶馆是聊天重于喝茶,还有人是在听音乐,茶只陪伴在一旁。

茶是和谐之饮、客来敬茶、茶促进世界和平,那是我们要“茶”担负的任务;当我们谈“茶道艺术”时,当我们在欣赏茶汤作品时,我们要它是件艺术项目。是茶道艺术家将泡茶、奉茶、品茶架构成一件作品呈现给我们,欣赏者就坐在那里欣赏茶道艺术家的创作,享受茶汤的香气、滋味、与茶性。茶道艺术家与品茗者一同体会这泡茶从茶树生长、制作成茶叶、冲泡成茶汤、叶底分化成各种基本元素的历程。

茶文化、茶道、茶道艺术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茶文化里有茶道、茶道里有茶道艺术,如果剥离成茶文化、茶道、茶道艺术三个层面,“茶文化”是饭后的一壶茶,是聊天时的良伴,是保健饮料;是和谐之饮,是客来敬茶,是促进世界和平;是生活的态度,是人生的哲理。

“茶道”是为喝茶才来吃这一顿饭;是要茶当主角,一个人时专注地泡茶品茶,一群人时也是专心地与茶为伍。茶道不再谈论茶对生理、社会的功能,只留意到茶的本身。

“茶道艺术”则是在茶的本身再加上美学、艺术的观念与能力,有如音乐艺术、绘画艺术、舞蹈艺术,是以泡茶、奉茶、品茶为呈现媒体所成就的一种艺术形式。

 

  (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