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1.無我茶會的「自由」與「法制」-蔡荣章

無我茶會的「自由」與「法制」-蔡荣章

無我茶會的「自由」與「法制」-蔡荣章

無我茶會的「自由」與「法制」

Balancing ‘Freedom’ vs ‘Confinement’ at the Sans Self Tea Gathering

蔡荣章 Rong-tsang Tsai 

無我茶會是以抽籤決定座次,大家圍成圈圈泡茶,泡完茶,依同一方向奉茶。泡完約定的次數,聽一段音樂或靜坐幾分鐘,收回杯子,收拾茶具,結束茶會。茶具與茶葉都是自備,帶怎樣的茶具,使用怎樣的泡茶方式,沖泡什麼茶葉,都沒有約束。所以無我茶會在七大精神中有一款是:無流派與地域之分。

茶會進行時,經常看到小壺茶、蓋碗茶、抹茶等不同的茶具同時出現,泡茶的方式與風格也各異其趣。由此讓人很容易地體會到與會者是出自不同的門派、來自不同的地區。大家沖泡的都是茶,品飲的也都是茶,不同的泡法與茶味只是增益了大家茶道生活的內涵與樂趣,作為結合各流派、各地域茶人共同泡茶、品茶的無我茶會當然是「茶葉、泡法不拘」了。

但是我們不能將此項「不拘」解釋為「隨意」與「不嚴謹」,否則茶會的品質就低落了。在你選定的泡茶方式與風格之下,應儘量表現得圓滿且具境界,茶湯更是不能泡壞了,不拘的是「方式」,而不是「品質」。

上述的「不拘」尚有一層意義,那就是不拘泥於一定的「茶會規則」與「泡茶儀軌」。茶會規則是無我茶會存在的必須條件,泡茶儀軌是個人茶道精神賴以維護的基礎,但是太過機械化、太過形式化,很容易變成了一部表演機器。

我們不希望無我茶會變成僵化的一種茶會形式或茶道流派,它的規矩與精神必須維護,品質必須不斷提升,就有如「自由」與「法制」的相互約制與相互成就一般。

 

  (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