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5.为何而泡-许玉莲

为何而泡-许玉莲

为何而泡-许玉莲

为何而泡

许玉莲

20090111刊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吃东西周刊茶潮

有那阿姨金睛火眼视察学姐泡茶,继而意难平:我泡茶时你说的多余步骤,我看你全都做了,为何双重标准,又……为何泡出来的茶仍然那么好喝?

类似困扰,我曾问过我姐。我姐不知如何就能够烧两味燃手私房菜,先母配方的青瓜酸与先父配方的紫姜焖鸭,惹得兄弟姐妹们像狼般,月圆之夜咻咻不停循着怡保方向寻找猎物。有时饿凶了穷嚷嚷,她也乐意效仿王妃或第一夫人们随红十字队到灾难现场巡视的架势,齐备所有食材包括酱油,来到吉隆坡茶民住处施舍粮食,观察民情。

我把外甥招来,咱俩多次虚心向她学艺,最後我们含冤负屈申诉:已经依足你的份量和步骤,为什么烧出来的青瓜酸(紫姜焖鸭)还是不好吃的?

经过那些个挫折,如果那叫作秘诀,我似乎也略懂一、二了。废话一句,说了等于没說,好不好吃,好不好喝,与步骤、份量完全无关,与心之所在有关。茶在那里,心跟着在那里才能去到芝麻开门的境界。

有些茶手准备冲泡单枞茶,选壶时用了把壶身窄小的壶,而单枞茶的外形紧卷成条(适合用扁腹圆肚壶形),当茶叶被置入砂壶时,因为壶形的限制,造成一根根茶条被迫竖立,超出壶外令壶盖未能盖上,茶手就赶忙借助竹签,大咧咧地把茶条给安插下去,罔顾茶条面对被折断或弄碎的情况(弄碎的茶叶泡出来的味道大打折扣)。

无论是:一天真的问这样安插下去会折断或弄碎茶叶的呀?或二滋油淡定笑问折断或弄碎又怎么了,如此紧张幹啥呀?或三知道会折断或弄碎茶叶,但不理解怎么会影响茶味等自由言论,统统谓之没有心。一样的份量,一样的置茶步骤,人做你也做,偏偏立马分出高低。

这位阿姨泡茶,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往焚心直前,为她的茶搞卫生。她认为茶叶“肮脏”时,这茶叶至少要让她“洗”三次,过程如下:器皿摆阵完毕,茶叶仍入砂壶,热水倒进去,急急忙提起砂壶,移到水盂旁,将茶水直接冲进水盂,如是者三回,看了不想喝。好生奇怪,茶叶有这么“脏”麽?真“脏”的话,这般冲洗能乾净麽?为何“脏”茶叶还要泡来喝?请教一下咖啡豆洗麽?

给茶叶浇第一次热水时,上路的茶手将会为茶把把脉,视茶况而判断这一泡茶水到底要喝呢要倒掉?为什么喝为什么倒?其间过程会追溯茶叶的来源、先用眼睛看茶叶(检查外形)、再闭上眼睛用鼻子嗅茶叶(检查香气)、然後用手细腻触摸一下(检查干湿度),最後决定怎么泡,这是总动员全体感官(灵魂算是感官吗)去感受,才算和“用心”沾上了边,那大概就是所谓的秘诀了。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