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47.带六堡茶上路-许玉莲

带六堡茶上路-许玉莲

带六堡茶上路-许玉莲

带六堡茶上路

许玉莲

20090308发表于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每周“茶潮”专栏

年初二前往怡保拜年,有四、五家师奶争相要请我过去她们的幸福示范单位品尝年菜,曾经我实在不耐烦这种种喧哗的快乐,请让我独自一人吧,求你了。今年却转死性地表现斯文有礼,带着普洱茶作手信,一家一家一路吃过去。

自己的上路必备良药是六堡茶,出门前冲泡好一些,盛进保温瓶带上车,必要时润润喉,解渴得很。另外一些茶叶收在袋中,随时可居家泡饮。

旅途中选择什么茶并无硬性规定,但也绝非随便什么茶都好,最重要的是对胃。食物或饮料吞进肚子,胃马上能判决到底受不受落,反胃?开胃?收敛性过强?毫无刺激感?简单来说就是舒服不舒服?聆听你的胃讲话,“喝对”茶的机会大概就百发百中了。

所谓“喝对”茶,即喝下去脾胃能感觉滋润而不燥,提神醒脑之际精神却又是放松的,脚趾头手指头皆越喝越暖乎乎的。有没有相对的“喝错”茶这回事呢,也算有吧,喝的体质错了喝的时机错了,如:状态欠佳那个上午,饭、油不沾半点的节食美人儿,“喝错”茶自然会有生理反应如头晕、胀风等不适感。

挑六堡茶,且是十年、八年老的,因我估计(一)初二的饭局多又乱,肯定吃无定时,大鱼大肉超量,(二)怡保新年时节的天气超闷热,出汗奇多,(三)舟车劳顿之后疲累不堪。老六堡茶性属温,我最对胃,怎么喝怎么好。

人家说别一大早喝茶、别空腹喝茶、喝多了会如何如何等好言相劝,放在老六堡和我的关系上统统宣告失效。饱食之后喝它,有助消滞已成理所当然的表现,它是年菜的好伴根本不必赘言,但亲爱的老好老六堡,它还是我一早匆匆忙忙准备行程,不必吃任何食物即饮之的早餐,它给我一阵微微饱腹的感觉,也有清肠胃通便之作用。

老六堡喝起来的口感醇陈爽口,略甜,就是这一丝甜,令嘴巴两颊部分不断涌出唾液,仿如有一潭泉水在供养着滋润着我的臭皮曩。不断生津所产生的解渴、去暑、清凉等效果,最後变成宁神作用,我的胃就会告诉我的脑袋,我很愉快舒畅。

幸福示范单位的师奶们听说我要泡茶,都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直至我要求像平常那样做即可,她们马上变回成太后模样,谈笑用兵用煮“拜神茶”的方法指挥我,娥师奶用一把非常漂亮的不锈钢嘟嘟壶烧热水,递给我一个“麦角”,吩咐我自己找杯。娣师奶用超大的一个煮水煲烧热水,给我一把中小型不锈钢壶自己搞定。英师奶将“麦角”递到我面前,着我把茶叶丢进去,加水後直接往煤气炉上煮,然后站一边看火候汤。

 

  (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