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茶道空寂之美-蔡荣章

茶道空寂之美-Beauty in Emptiness and Solitude

蔡荣章-Rong-tsang Tsai

(2007.08《茶艺》月刊社论)

艺术上所说的美有很多种类型,一种是接触后让人欢娱,一种是接触后让人兴奋,一种是让人感到悲壮,一种是让人兴起哀伤之情,一种是激起人绵延不断的哲思,一种是让人沉静,并多少带点凄凉感…。最后的这种沉静,并或多或少的凄凉味就是本文所要谈论的空寂之美1,这是茶道2在艺术领域上很特殊的一种特质。

茶道的艺术领域爲何存在此空寂的原素,我们认爲与茶的基本成分有关,那就是构成茶主味「3」与「4」的咖啡因与儿茶素,拿掉了这两项成分,茶几乎不成其爲茶了,茶的傲世功能也将消失殆尽。制作精良的茶,苦涩等味与香气搭配得恰到好处,不但隐藏了苦涩的锐气,而且形成非常让人喜欢且耐人追寻的茶味,这样的香与味可以让人喜欢一辈子。

这样的茶喝进肚子里,血压开始微幅下降,肌肉开始放松,注意力开始凝聚,让喝它的人逐渐沉静下来。这样的生理状况是空寂之美呈现的良好环境,只要有点空寂概念与修养,这样带点凄凉味的美之意象,就容易步上意识舞台。或许因爲如此,自古爱喝茶的人,尤其是文人、艺术家们,记录了许多茶在空寂之美的文献,于是空寂逐渐形成了茶的人文成分;茶人们更将之表现在品茗环境上,而逐渐有了草庵茶席5的称呼,还将之与禅结合,而有了茶禅一味6的说法。

茶道与禅学自古连结得很密切,我们认爲其中的原因就是彼此在空寂境界上的一致性。空寂的状况是修禅的人必须学会进入的境界;空寂的状况是茶人们体会、享受茶境之美的一条道路。陆羽在《茶经》7上强调的「精俭」8也被我们认爲是他体悟茶境空寂的一种方式,而禅学上的空寂与陆羽茶学上的精俭在日本珠光、绍鸥、利休等大茶人9的茶道上都表现得非常具体,我们现在是从美学的角度再度将艺术、茶道与禅学在空寂特质上作番描述。

—–

以下为文内之编码 Coding in the text:

空寂之美 beauty in emptiness and solitude1

茶道2   the Way of Tea2

bitterness3

astringency4

草庵茶席5  ‘thatched-hut tea ceremony setting’5

茶禅一味6  ‘oneness of Zen and Tea’6

《茶经》7 Classics of Tea7

精俭 conviction and simplicity8

大茶人 great tea gurus9

说明:

茶的“美”、茶的“性” 、茶的“境”是认识茶、享受茶的重要途径,但这部分不容易表述。有关茶道思想方面的文章,无论那种语文,都颇缺乏,现在我们试着用华文描述,再请专人译成 英文,使我们想要表达的尽量以其原始面貌呈现,让各地的读者能一起共享喝茶的乐趣。我们也认为这是当代很重要的茶文化推广工作。本茶道术语翻译及审定工作 始于2010.01月,一直持续进行中。英文翻译:Katharine Yip。(文內之编码系方便中英对照之茶道术语)

  (1250)